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战国策之公主列传 > 17.第16章 春夜诉衷肠

17.第16章 春夜诉衷肠

    如意回客栈把东西收拾好,准备向几人告别。而此时田让,魏罂,盈曼几人也都在收拾东西,明后天也要启程了。短暂的相聚,亦要离别。再重逢不知要到何时。

    晚上几人一起吃了顿告别宴,每个人都喝了些酒,宴到尾声,大家都有些伤感,酒也越喝越多。如意算是几人中喝得最少的还算清醒。到最后田让张铁都喝趴下了,盈曼也头晕不适让彩霞扶回房间。魏罂也醉意醺然的非要拉着如意出去赏月。如意只得留下夏荷照顾田让他们。

    两人骑着马出了城,又来到上次两人看日出的山坡上。如意第一次晚上在山上赏月,的确别有一番韵味。

    如意站在山坡上,看了眼夜空,月明星稀,春风拂面。如意喝了酒,夜风一吹,酒气有些发散,夜风里都带着酒气,分外醉人。如意扶着树干慢慢地坐下,魏罂靠着树干的另一侧也慢慢地坐了下来。

    如意本以为魏罂是有告别的话要说,可是魏罂没有说,而是开始了回忆,回忆讲述得有些杂乱无章,应该是想到哪便说道了哪,但是如意还是听明白了。

    他在讲他和一个女孩小时候的事。回忆里那个女孩活泼可爱、天真又调皮,听起来岁数也不大,按时间算似乎和自己差不多大。他们应该是个大家族,两人应该还是亲戚。魏罂似乎喜欢这个女孩,但女孩岁数太小,他想等她长大……

    回忆戛然而止,魏罂久久没有再开口说话,如意侧过头追问道:“那后来呢?现在女孩也该长大了吧。”魏罂再开口时,情绪却有些悲伤,如意莫名的觉得心口一紧,似乎有些害怕接下来要听到的话。

    魏罂却没有再给如意反悔的机会,幽幽的开口继续说道:“后来家里走水,女孩再也没有出来。”魏罂停顿了一下,如意回过头去疑惑地看着他,魏罂也同样正看着她,神情晦暗不明,过了一会接着说道:“但我不相信她死了,我找了她好多年,前段时间终于在桂陵镇有了她的消息,可等我到那又出了意外,我们又没遇见。但我相信老天看到了我的诚心。”后面的话魏罂没有说完,魏罂默默地在心里说道:老天让我在这里遇见了你。

    如意彷如晴天霹雳,家里走水,桂陵镇,虽然前面的回忆她都不记得,但是这些是巧合吗?如意想着她对魏罂莫名的熟悉感,难道他们以前真的认识。难道他就是魏国大公子,她的表哥。

    夜风凉凉地吹来,吹得树上的枝叶沙沙作响,不远处的草丛里虫鸣声声。如意的思绪慢慢沉淀下来,心里默默地说道:表哥对不起,我还不能与你相认。我还有许多未完成的事情。等真相大白时我一定与你相认。

    “魏大哥不必感伤,我相信佳人一定感怀到了你的心意。”如意尽量平静的安慰道。

    魏罂看着如意,眼睛里有些如意看不懂的情绪,但最后什么也没说,从腰上解下一块上好的玉佩,与其说是玉佩更像是腰牌。“如果遇到什么事情去大都找我。”没有地址,没有说明,但是两人心里都清楚,只要去大都拿出这块玉佩,就一定能找到。

    “我后天也要离开了,你在这里遇到什么事情就给我写信,鬼谷先生知道怎么联系我。你自己多保重。”魏罂郑重地嘱咐道。

    如意点点头,眼睛有些酸涩,自从知道自己的身世后她一直隐忍着独自坚强着,但今天她知道还有亲人惦念着她,她心里很高兴,这种被人记挂的感觉很好。

    她很感激魏罂没有说破她是谁,也许魏罂已经知道了她是谁,但出于尊重她的选择,也许出于其他考虑没有点破这层关系,让她还能继续完成自己未完成的事。

    “魏大哥,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你也多保重,一路顺风。”如意真挚的说道。虽然有些话不能说,有些感情不能回应,但对于别人的关心和好意还是不要拒绝的好。

    两人没再说什么,魏罂起身去牵马,转身又看了一眼山脚下的小镇,虽然不像大城市火树银花,明亮如昼,但小镇上的点点星火看上去更温馨更让人恋恋不舍。也因为这里有他牵挂的人。

    回到客栈,康明已经等在了房间里,“殿下,后天庞涓随我们一同回大都。后续事宜都已安排妥当。”

    “好,可惜了孙宾不过还好有庞涓。这趟云梦山之行也算是收获颇丰。”魏罂冷静的说的,早已没有了刚才的柔情。“去把庞涓的消息告诉父王,让人来迎接我们。也好让魏缓投鼠忌器。”魏罂冷声吩咐道,俊美的脸上满是冷冽之气。

    “是,属下这就去办。还有一事,赵国传出已得到奇书《战国策》。”康明汇报到。

    “什么?这本书一直是个传说。到底是不是真的,你去查一查。”魏罂蹙着眉说道。

    “属下,明白。”说着康明利落的转身离开。

    魏罂坐在桌旁没有动,正想着回去以后要怎么做。门外又传来敲门声,魏罂以为是康明还有事情汇报,随意的说道:“进来。还有事情?”

    等了一下却没有听到康明的声音,回头一看却见盈曼婷婷玉立的站在门口,一脸的愕然。“原来是盈姑娘。我以为是我的侍卫。”魏罂站起来歉意的说道,解释完又问道,“盈姑娘,找我有事情?”

    盈曼有些羞涩的从袖里拿出一个做工精致的香囊,针脚细密、配色新颖,然后柔柔地说道:“我听说这边流行五月初五佩香草,我特意做了个香囊,不知公子是否喜欢?”

    魏罂不是没看出盈曼的意思,但是他不想接受,也不想回应。“盈姑娘,你有所不知,这边确实有五月初五佩香草的习俗,但香囊却不是随便送的,不过不知者不怪。”魏罂笑着解释道,“盈姑娘是北地人吧,山高路远,一路顺风,魏某就提前送别了,咱们后会有期。”说着还抱拳一礼。

    盈曼没想到魏罂拒绝的这么干脆,脸上有些挂不住,淡淡的说道:“那我们就在此别过了,明日我就起程了,就不再来向公子辞行。后会有期。”说着屈膝还礼。

    盈曼转身款款的走出房门,出房门的刹那眼圈泛红无声的落了泪。这是她第一次讨好一个男人,却被人嫌弃。平时不知有多少人想要讨好她,她都不会正眼看一下。她也不是没看出魏罂对如意的在意,可是她自持身份总觉得没有人会拒绝她的,哪怕是哄她,可这个男人连敷衍都不愿意。还有什么可留恋的,想到此盈曼随手便将香囊扔在了垃圾里。

    而此时夏荷正在田让的房间犯愁。田让确实喝多了,是几个人里真的喝醉了的那个。小姐走后她好不容易把田让扶回房间,伺候他脱了外衣,喝了水,刚想走就被田让一把抓住衣袖。田让并没清醒,还在床上睡着,只是嘴里不停地嘀咕:“如意,不要走。如意,不要走。”

    夏荷有些头大,原来田大哥把她当成小姐了,不过难道田大哥喜欢小姐。她对自己的猜测有些震惊,但随后又觉得自己的猜测很有道理。

    夏荷试着掰开田让的手,却怎么也抽不出自己的袖子,无奈只能在旁边的脚蹬上坐了下来。小姐确实很好,难怪这么多人喜欢她,然后又在心里把几个人暗暗比较了一番,心里美滋滋的想着,但她还是觉得将军和小姐最配。将军的信这两天也该到了吧。

    自从如意送信回去,两人便一直有消息传递,只是不频繁,因为令狐远派了暗卫保护如意倒是他知道如意的消息很方便。

    桂陵镇将军府里,令狐远正在写信,旁边已经有好几个绢纸团了,这可是千金难买的绢纸啊,就被这样随意丢掉了。他想恭喜一下她,替她开心。可写着写着就变成了表达思念了,他不想让如意有一丝为难。

    夜风柔柔的吹进窗子,像情人的手温柔的抚摸,风里带着春末特有的温度和湿度吹进每个人的心田,滋润着每个沉浸在其中的人们。真是一个醉人的春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