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战国策之公主列传 > 18.第17章 观星说命

18.第17章 观星说命

    如意和夏荷被分在了单独的宿舍,本来两人还担心如果几人合住会不方便。询问之下才知道,是鬼谷先生的安排。

    如意暗暗心惊,师父果然发现自己是女儿身了,同时她又有些疑惑,师父不收女弟子天下皆知,那他现在单独安排了住处说明是接受了自己,是什么让师父改变的呢?是那顿饭吗?师父认识一个和我相似的人。

    吃过晚饭,如意和夏荷在花园散了会步便回房休息了,这是来云梦谷的第一天,还没有开始学习,如意拿出本书随便翻着看着。

    敲门声在门外响起,如意拉开门。

    “安师兄,先生叫你过去一下。”门外站着一个白净的小童。

    “好的,我这就来。你是?”

    “我叫袁飞”小童腼腆的笑了笑。

    如意随着袁飞向后院走去,苏秦正好经过想叫如意追了几步,旁边又有人闪出来拦住了他,“我劝你在这里还是不要乱走,少知道点事情不是坏事。”

    苏秦迷茫的看着张仪说道:“张师兄,你说的什么意思啊?我只是想问问安平住哪儿?”张仪抚额无语……

    这个小插曲如意并不知道,此时她已来到上次来过的竹楼门口,庞涓刚从里面出来,如意忙站好施礼,“庞师兄。”

    庞涓停下脚步上下打量了一番如意,“你就是安平?”

    如意恭敬的回道:“是。”

    庞涓没有再说话也没有还礼,转身离开了。如意倒也没在意随着袁飞进了竹楼。

    鬼谷坐在棋盘前手持白子正在对弈,袁飞恭敬的施礼:“先生,安师兄来了”鬼谷对袁飞笑着点点头,袁飞高兴地告退了。

    “师父”如意也恭敬的行了礼。鬼谷点点头,冲着如意招招手,“来,陪我下一局。”如意顺势坐在了棋盘的另一侧,拈起一颗黑子放在了棋盘上。室内很安静,只有清脆的落子声。随着几起几落,如意已经平复了心绪。亦攻亦守两人在棋盘上展开了激烈的厮杀。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月上中天,两人已对弈了上百回合,棋盘上布满了棋子。一颗白子落下,黑子失了半壁江山。“师父,我认输。”如意干脆利落的认了输。

    鬼谷笑了笑,“你的棋路大开大合,攻势很凌厉,守势稍显不足。”

    “谢师父指教。”

    “你母亲?” 过了一会鬼谷斟酌着开口想要询问却又不知从何问起。

    如意一听心下了然,师父应该也是母亲的故人。“师父也是我母亲的故人吧?对不起,师父,我隐瞒了我是女儿身。”如意惭愧地说道。

    “我知道。”鬼谷只说了三个字又不知该怎么继续问下去。

    如意只好主动交待道:“我失忆了,我也是前段时间才知道自己的身世。我母亲已经过世了。”说到此声音低沉了下去。

    “你母亲……”鬼谷声音颤抖,听上去很是痛苦悲伤。过了半晌鬼谷恢复平静,有些急切的看着如意问道:“当初令狐达不是救出你母亲和你吗?”

    “据奶娘说,我被救出来就一直昏迷不醒,我母亲为了照顾我日夜操劳得了风寒病重不治。等我再醒来已经失去了记忆。”如意有些哀伤的叙说道。

    “是我害了她,是我害了她。”鬼谷囔囔的说道,神思有些恍惚。如意不知道原委,更不知道师父和母亲是什么关系,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安慰他,只能默坐在一旁。

    过了很久鬼谷才慢慢讲述道:“我本名王诩,在魏文侯时任太史令,那时候我还年轻,她喜欢研究医理,正好我又略懂医术,她常向我请教一些问题,一来二去就熟悉了。有一天晚上文侯设宴宴请百官,酒过三巡我借故躲出去,躲到一处偏僻的宫殿处,我正靠着廊柱观星赏月,恰好她经过此处便和我一起看起星星来,我便跟她讲怎么观星。我们谈到高兴处,便也忘了忌讳,给她看了命相。她命相很好,命宫主星紫微,帝王之相,但命有一劫,过则久已不过则命不久矣。我当时并没有看见当年的太子现今的武侯也在附近,他听了我的话心里便开始有所忌讳,本来她与令狐达两情相悦,却被武侯拆散远嫁他乡。殊不知至她嫁给齐侯才应了我说的命相,自古帝后不分家。看来这一劫她还是没能渡过去。”鬼谷声音低沉而又哀伤,似乎有着深不见底的感情。

    这是如意第一次听说母亲年轻时的故事,原来还有这么多的因由在里面。她不知是该叹母亲应了命,还是该叹一句天道不公。难怪为什么是令狐达大将军救了母亲,而母亲又怕连累他独自带自己离开。

    一切事情皆由一句命相开始,可叹又可悲,如意不信命,她只相信自己的选择,没有命运,只有选择,如果命该如此,她也要与命争一争。

    如意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没有注意到鬼谷正用怜惜的目光看着自己。鬼谷站起来拍了拍如意的肩,“自那次以后我再不与人看命,也离开了大都。如今想是老天也想让我做些补偿。”

    如意抬头看着鬼谷,“师父,你不要内疚,不是因为你的错,不是命运,是人心在做怪,看似合着命理,其实比不过险恶的人心。”

    鬼谷神情复杂的看着如意没有再说什么。

    “你母亲有没有给过你一块六角形七彩晶石?”鬼谷犹豫了一会问道。

    “没有啊,师父。”如意迷茫地看着鬼谷。

    鬼谷心里嘀咕,但也没再追问。

    如意离开竹楼后,鬼谷站在竹楼外看着星罗密布的湛蓝夜空,他仔细的寻找着思索着,自言自语道:“果然如此。又是一个帝星将才之命。”说完转身进了竹楼。

    谁也没有注意到旁边的竹林后闪出一个人影,匆匆的消失在黑暗中。

    “康侍卫,殿下睡下了吗?我有点事找殿下。”“还没,进去吧。”

    庞涓敲门进来时,魏罂正在房间看书,“殿下,属下有要事禀报。”魏罂点点头让他继续说。庞涓把刚才在竹楼外偷听到的转述给了魏罂。虽然他并没有听到鬼谷和如意在屋里说的话,但是他却听见了鬼谷最后的自言自语。

    他知道这句话意味着什么,也知道帝王之家在意什么。所以当他一听见这句话就赶紧回来禀报给魏罂。但是魏罂却没有说话,只是眸色深沉的看着他,他忽然有些拿不准殿下的意思。他以为魏罂不相信又赶紧补充道:“我师父有通天彻地之才,精通日星象纬,占往察来,言无不验的。”

    过了会,魏罂眼神冰冷明显的带着杀气,声音冷冽地说道:“这件事不能再让第三个人知道,如果让我知道你走漏了风声。别怪我不留情面。”

    庞涓忙连连点头,心里一片哀嚎,早知道这样他多什么嘴。

    魏罂看着庞涓走出房间,但眼神还透着狠劲,他刚才真的动了杀心,他自是知道鬼谷的占星之名,所以这话一旦曝光肯定会给如意带来伤害,他要保护她,他才不在乎她是不是帝星之命,如果她真想要那个位置给她便是。

    *

    “将军,如意姑娘已经住进了云梦谷,我们的人不太方便保护了”青墨向令狐远汇报道。

    令狐远略一沉吟说道:“启用袁飞吧。让他保护如意。其他人外围保护。”

    “将军,那可是我们好不容易打进去的暗桩啊。”青墨有些迟疑的说道。

    “暗桩就是要留在需要的时候用,如果永不启用,那还有什么价值。”令狐远冷静的说道。

    “属下明白。”青墨继续说道:“将军,大公子带着庞涓明日起程回大都。我们要派人保护吗?”

    “派人暗中保护吧,如非绝对必要,不要出手。”令狐远想了想继续说道,“这个庞涓也调查一下。”

    “属下这就去办。”

    青墨告退后,令狐远漫步在院中,夜色越来越深,抬头望着变换的星辰,都说每个人就是一颗星星,不知道这万千星辰里哪一颗是你。你是否也会想起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