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战国策之公主列传 > 21.第20章 戏耍庞涓

21.第20章 戏耍庞涓

    庞涓喝完茶,又将水壶灌满水,将茶钱放在桌上,起身准备继续赶路。走到拴马的树前却没有找到马,按理说拴马的地方离他喝茶的地方并不远,如果有人偷马一定会有声响,怎么会悄无声息的马就没有了呢。

    庞涓问了店家,店家也说没注意。庞涓不敢再耽搁,还好东西都在身上,只得拔腿向前跑去,由于奔跑速度快,带起身后的滚滚尘烟。

    这时从茶棚后面走出一个俊俏的少年,看着撒丫子就跑的庞涓勾起了嘴角,随后“哈哈”地大笑起来。茶棚里的其他人也都笑了起来。

    笑够了以后,俊俏少年打了个呼哨,过了会从树林里传来唰唰声,走出几匹高头大马来,除了几人骑得马还多了一匹。正是刚才庞涓来时骑得那匹马。

    “走吧,我们去前面的镇子上等他。”俊俏少年率先上了马又回过头来对其中一个年轻侍从说道:“阿壮,你牵着那匹马,一会儿还有用。”

    “少主,庞涓一路都没有进城,都是绕路而行,这次会进城吗?”叫阿壮的青年问道。

    “他会去镇子上买马的,总不能跑到函谷关啊。”俊俏少年笑着说道。其他几人也笑了起来。

    庞涓跑得累的不行,终于看见了前面的镇子,已经耽误了好几个时辰,他必须快些买匹马来,可不能把大事耽误了,这可是关系到生死存亡。

    进了镇子很热闹,正好赶上了集市。他一眼就看见街角上有个卖马的青年,他本来还以为要颇费些周折才能买到马,没想到却这么容易。

    “这匹马多少钱?我要了。”庞涓高兴的走过去。

    “抱歉,公子,这匹马不卖,它在等有缘人。”青年客气地回道。

    庞涓绕着马看了一圈,发现并不是良驹神马,只是一匹很普通的成年马。他又看了看卖马青年,该不会是想坑他,借此抬价吧。

    “别以为我不识货,你这马很普通。”庞涓不客气的说道。

    “公子误会了,它确实是匹普通的马。但是它并不是谁都跟着走。它自己会选主人。”青年淡定的回道。

    “这么神奇,我来试试。”说着庞涓走过去欲牵住马的缰绳。马儿见他靠近不安的踏着两只前蹄,扬起脖子喷着粗气,不想让他牵。

    “大哥,看来你不是它的有缘人啊,还是让我来吧。”一个娇俏的小姑娘清脆的说道。

    庞涓看着身边不知何时多了个小姑娘,一身利落的胡服,圆圆的小脸上一双大大的眼睛,非常俊俏可爱,年纪不大约莫十五六岁的样子。仔细看正是之前躲在草丛里的少年,原来也是个女扮男装。

    小姑娘走过去,马儿温顺的低下了头,小姑娘顺了顺马脖子后的鬃毛,马儿很享受的向小姑娘靠近了一步。

    庞涓看着这场景有些呆愣,一时也不知该作何反应。

    “这位大哥,看你很喜欢这匹马,要不等我驯服它再给你送去。”小姑娘忽闪着大眼睛俏皮地看着庞涓。

    庞涓看得一时失神,反应过来忙掩饰地咳嗽了两声,“其实我是着急用马。”庞涓有些结巴地说道。

    “这样啊,那你雇我和爹爹帮你驯马送你去吧。我爹爹可是北地的驯马高手,一般人可是请不来的。”庞涓看着小姑娘小得意的指着旁边一个中年壮汉,骄傲的夸赞着她的爹爹,竟第一次的发现原来女孩竟可以这么古灵精怪,俏皮可爱。

    本来庞涓大可不要这匹马再去客栈买一匹别的马骑,但是他竟鬼使神差的同意了。为此付出了一大笔银两不说,还耽误了不少时间。他也搞不懂自己当时怎么想的,走到一段路又开始后悔,因为速度太慢了。

    “姑娘,钱付给你们了,剩下的路我自己走吧。”庞涓犹豫地说道。

    “公子,我们北地人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不能做那失诺的买卖。传出去以后我们就没法在江湖上混了。”小姑娘一副江湖人士的口气说道,与她娇滴滴的外表形成鲜明反差,怎么看怎么有趣。

    庞涓正不知该如何接话时,后面官道上传来急速奔跑的马蹄声。庞涓护着小姑娘往官道旁让了让并解释道:“后面有疾驰的马,我们往边上先让让。”

    说完两匹马疾驰而过,跑出一小段就听马儿嘶鸣,马上的两人紧紧的拉住缰绳,马上的人惊呼一声,“师兄。”又驱马折返了回来。

    两人正是多日不见的如意和孙宾。小姑娘不动声色的打量着二人。如意作男装打扮,一身月白长衫,俊俏清雅,只是年龄看着偏小。孙宾一身灰蓝色长袍,俊逸的面庞,一身文质彬彬的书卷气立刻吸引了小姑娘的目光。

    “师兄,总算找到你了,师父吩咐我们下山来帮你。”孙宾高兴地说道。

    “见过庞师兄。”如意也跟着说道。

    庞涓在心里暗自思忖良久,师父向来以神机妙算著称,定是算到了自己有事,才派师弟们前来,虽然他很是忌惮孙宾和如意,但是为了稳妥起见还是接受这样的安排为好。

    “真是多谢师父挂怀。有劳二位师弟了。”庞涓客套地说道。庞涓转身对父女俩说道:“我的两位师弟来了,就不劳烦二位再护送了。庞涓在此谢过二位的相护之情。”

    小姑娘看着庞涓大眼睛滴溜溜的转了一圈,笑道:“既然这样,那好吧。我们钱货两清也不相欠了。”说完走到孙宾身前,“这位小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啊?我叫苏睿卿。”

    孙宾向来羞涩腼腆,哪里见过这样直接的,瞬间脸色绯红结巴地说道:“我……我叫孙宾。”

    小姑娘高兴地笑道:“好的,我记住了。咱们后会有期。”说完朝着她爹爹摆摆手,“爹,我们走吧。”

    走出一段路,那个被称作爹爹的中年男子问道:“少主,他多了帮手现在怎么办?”

    苏睿卿没说话,笑着从怀里掏出一个腰牌,上面刻着一个罂字。苏睿卿拿着腰牌在男子面前晃了晃,“我早就拿到了。”

    中年男子转忧为喜,高兴地说道:“原来少主已经拿到了他们的信物。”

    苏睿卿把腰牌重新塞进怀里说道:“只是书信没有拿到。不知道司马厉是否会信了他们。”

    “那我们是否还要继续跟着他们,伺机拿来?”

    苏睿卿犹豫了一下说道:“他那两个师弟不是一般人,我们还是去魏国都城找师兄看看有什么要帮忙的吧。”

    再说庞涓师兄弟三人,三人轻装简行,一路快马加鞭,终于赶到函谷关大营时,还不算太晚,大军刚整装待出,还没有出营。庞涓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自己鬼使神差的差一点误了大事,幸得师父派师弟们前来相助,心中暗自庆幸了一番。

    见了司马将军庞涓将信拿出来给他,却怎么也找不到了作为信物的魏罂的腰牌。司马厉看完信将信将疑,笔体对得上,言辞措句也没问题,只是他不认识庞涓,又没有信物他不敢轻易确认真伪,现在形势这么危急,还是不要轻信的好。

    “这位庞兄弟不是我不相信你,只是没有信物我也不好确认,希望你能理解。”司马厉说的还算客气,但言外之意就是不相信了。

    庞涓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干着急。“师兄,你再好好找找,腰牌怎么会不见了呢?”孙宾说着焦急的帮忙把包袱又翻了一遍。

    “是啊,师兄,你别着急,你好好想想是不是忘了放在哪了。”如意也附和道。

    庞涓出了一身冷汗,第一次帮殿下做事,就出了这么大的纰漏。如果找不到腰牌,事情办砸了,回去肯定是必死无疑了。他在心里盘恒着退路。

    司马厉看着手忙脚乱的三个人,心里冷笑一声,但面上没有表现出来,“三位别着急慢慢找,只是大军将拔还有很多事务要安排,我先失陪了。”

    话说的虽然客气,但怎么听怎么有一种暗讽的味道。

    如意一听急了,她知道大军开拔意味着什么,她稍微犹豫了一下叫住了司马厉:“司马将军,稍等一下。”

    如意做了决定,不再犹豫,走到司马厉身前站定,“司马将军,我有信物。”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成色极佳的羊脂白玉佩,像极了腰牌,上面刻着繁复的花纹。

    司马厉一看玉佩大吃一惊,赶紧行了大礼。孙宾和庞涓离得稍远不明就里,怎么司马厉变化这么大,也都凑过来看这块玉佩。孙宾不认识这块玉佩,傻愣地站着,庞涓一看心下一惊,赶紧拽着孙宾也行了大礼。

    原来这块玉佩比庞涓弄丢的腰牌还厉害,这块玉佩代表着大殿下亲临。庞涓心中五味陈杂,他不知道如意手中怎么会有大殿下这么贵重的玉佩,但现在看来师父要师弟们帮的忙是指的这个忙了。

    此刻庞涓的内心很是沮丧……送信这么简单的事还出了这么大的纰漏,还欠下了这么大的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