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战国策之公主列传 > 23.第22章 千面书生

23.第22章 千面书生

    其他人也都换好了衣服,俨然就是一个普通的世家公子出行的车队。二殿下走到白面书生面前说道:“多谢公子搭救。”

    “我们即为同路之人,二殿下不必客气。”说着朝身边的侍卫使了个眼色,“还要委屈二殿下了。”

    两边的侍卫迅速欺身上来,一边一个驾起魏缓,将他的手反绑上。魏缓奋力挣扎了两下,冷眼看着白面书生,“这是什么意思?”

    白面书生微微一笑,“如你所见,就是这个意思。”说着朝两个侍卫挥挥手。

    两个侍卫架着魏缓进了后面一个马车。然后又有两个侍卫架着绑住手脚的公叔痤走了过来,白面书生朝着公叔痤走近两步笑着问候道:“丞相大人,别来无恙啊!”

    公叔痤瞪着惊恐地双眼看着白面书生,惊呼道:“你是千面书生,吴名”

    “丞相大人,好记性,还记得小侄。”白面书生爽朗的哈哈大笑起来。

    “你师父……?”公叔痤犹豫地说道。

    白面书生收敛笑容肃容说道:“已经去了。”接着冷冷的问道,“丞相大人还满意吗?”

    公叔痤背脊出了一身冷汗,没有接话。吴名冷冷地盯着公叔痤的眼睛,“丞相大人,当初可想到了今日。”不待公叔痤回答,吴名不再理他,朝手下挥了挥手,手下的侍卫便架着一脸怅然的丞相大人也进了后面的马车。

    “师兄,我们现在去哪?”苏睿卿看吴名心绪不佳,轻声问道。吴名缓了缓心神,舒缓了表情看着师妹顿觉心头一暖柔声道:“我们也该回去了,我们回家。”

    苏睿卿不再多言,柔柔一笑,转身上马,吴名就喜欢苏睿卿这爽利的性子,该说的时候心直口快,不该说的时候一句也不问。

    吴名有些疲累,没有坚持骑马,上了第一辆马车。一大队车马穿过密林缓缓朝着前方的官道行去。

    苏睿卿走在吴名的马车旁,心思沉沉,她受师傅教导时间短,有些事情不是很清楚。但她知道师兄背负着师傅的遗志,肩上的担子甚重。

    她记得听父亲说起过,师兄是个孤儿,从小被师傅收养,随了师傅的姓,取名单字一个名。师兄对师傅的感情亦师亦父,遂将师傅的爱恨情仇都背负在了自己身上。

    师兄从小聪慧,心思敏捷,将易容之术学的更是出神入化,千变万化,故江湖人称“千面书生”。除了师傅大概没有几个见过他真正面目的了。就连苏睿卿都不敢确定她见到的师兄是不是他的本来面貌。

    由于乔装打扮行了半日一夜,并没有遇到追兵。一队人马就像普通的世家公子出游的车队,并没有引起注意。苏睿卿心里略略轻松了一些。晌午时分,他们行到一个县城门口,为了避免出现差池,大队人马并不打算进城,就在城外歇歇脚。

    苏睿卿骑了半日马有些累,正打算和师兄去挤马车,就听后面有人问路道,“小姑娘,去大都安邑的路是往这边走吗?”声音还有些熟悉。苏睿卿一阵头皮发麻,她和师兄为了甩开追兵绕路北上,没想到会遇上如意他们。

    苏睿卿不想理会,想假装没听见跃上马车。师兄却轻轻掀开车帘望了过来。苏睿卿朝师兄眨眨眼睛示意,却发现师兄并没有看着她,而是怔怔地看着庞涓后面的如意。

    此时如意扮得是男装,虽然很是清秀俊俏,倒也没有让苏睿卿误会师兄是被迷倒了,况且苏睿卿并不知道如意是女儿身。只是有些不解的看了一眼师兄。

    这样一耽搁,庞涓师兄弟三人都发现了苏睿卿。庞涓看着苏睿卿呆呆地问道:“姑娘又给人驯马呢?”

    孙宾没什么反应,如意看着苏睿卿暗自皱了皱眉,她不认为频繁的巧合是合乎情理的。苏睿卿并没有注意到如意的神情,却落入了吴名眼中,吴名没有说话放下了车帘。

    苏睿卿听了庞涓的问话,噗嗤一声笑出来,娇笑着跳下马车,坦然地承认道:“是啊,庞大哥,车上这位公子车队庞大,需要两个驯马师作保障工作,我和爹爹来混口饭吃。”说着走到如意身前转了一圈继续说道,“往前走过了这座城池再一直走就到大都安邑了。”

    庞涓谢过苏睿卿,上马带着两个师弟朝前面奔去。

    看着三人走远,苏睿卿再次跳上马车挤了进去。吴名笑着问道:“大名鼎鼎的‘妙手空空’又顺到了什么宝贝?给师兄看看。”

    苏睿卿不乐意的撇撇嘴,“什么都瞒不过师兄。”说着从衣袖里掏出一块成色极佳花纹繁复的羊脂白玉佩,正是魏罂给如意的那块。

    吴名看着玉佩眼神却一点点冷了下来,自言自语道:“看来老天也在帮我,这个筹码应该更有用。”苏睿卿不解地看着吴名。

    “派人去寻刚才的三人,务必在他们进入大都之前找到刚才那个年轻姑…年轻少年。”吴名吩咐道。苏睿卿狐疑地看了一眼吴名,但也没有说什么。

    而此时如意三人由于连日赶路,干粮和水补给不足三人决定进城休息一下。三人来到一个面摊,要了三碗面。如意也顾不得形象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吃完面如意满足的掏出绢帕擦了擦嘴,擦完又把绢帕塞回袖里,忽然她觉得似乎少了些什么,那块玉佩不见了。

    “不好,玉佩不见了。”如意沉声道。

    庞涓和孙宾惊愕地从面碗里抬起头来。孙宾最先镇静下来,“你再想想是不是放错地方了。”

    她一直贴身携带,不可能放错。“一定是刚才那个姑娘。我就觉得她不对劲。”如意略一回忆说道,“我们赶紧回去找她。”说着起身就要走。

    孙宾见如意起身,也跟着站了起来。只有庞涓犹豫道:“不会吧,那个姑娘人挺好的。”

    如意淡淡的说道:“师兄,你是知道那块玉佩的来历的,刚才只有那个姑娘近过我的身。而且你的腰牌丢失,很可能跟她也有关系。”

    庞涓一听这话知道事关重大也不敢再耽搁,付了面钱起身也跟他们往回追去。

    三人赶回城外时,车队刚启程不久。三人又追了一段路,才看见车队。此时,吴名也发现了后面追车的三人。吴名嘴角勾起浅浅的笑容,自言自语道:“果然机警,还有胆量。”

    苏睿卿没听见吴名的自言自语但也发现了车队后的三人遂高兴地对吴名说道:“师兄,你看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我们停车等会他们吧。”吴名笑着说道。苏睿卿迅速吩咐车队停下并跳下马车等着如意。

    “苏姑娘,是否多带走了一些东西?”如意跳下马冷声说道。

    苏睿卿调笑道:“公子说的这是哪里的话,不信你可以搜查。”

    不待如意再说什么,吴名挑起车帘看着如意说道,“公子,莫急,我们也是刚刚捡到的,正要去寻你呢。”如意在心里暗自腹诽:明明是偷去的,还敢说是捡去的,脸皮厚得可以当城墙了。

    如意一脸戒备地看着吴名,“既然如此,那请公子赶紧奉还吧。”吴名笑了笑刚想说些什么,就听后面的马车发出不配合的呜咽声。

    如意迅速转头看向后面的马车,如意有自己被绑架的经验,心里揣测一番觉得这些人很是可疑。心里暗暗警惕起来。

    如意又转回头来暗中打量着吴名,吴名倒未显出紧张,只是脸色有些不悦。孙宾驱马向后面的车厢靠近了几步,后面的车厢有明显的震颤,像是有人在里面挣扎。孙宾一声断喝:“后面是什么人?”

    苏睿卿几步向前拦住孙宾,“我劝公子还是不要多管闲事。”

    如意盯着吴名,吴名只淡淡的说道:“只是家里的两个罪奴。”

    如意也淡淡一笑,“公子还真是宽仁啊,连罪奴都坐这么好的马车。”

    吴名也一瞬不瞬的看着如意,声音冷冷地说道:“三位公子是打定主意要趟这趟浑水了?”

    庞涓见状忙过来想要打圆场,“师弟,我们还是先找玉佩要紧。”

    如意倒没有生气只平静地看着吴名回道:“难道我们不是早就掉入公子的浑水了嘛?”

    庞涓一听也反应过来,立刻怒气上涌。吴名反倒是笑了,“那我们就不绕圈子了,我们想请公子去做客。”说着朝手下摆摆手,三五个侍卫便团团把如意围了起来。

    如意点点头,“可以,不过我有个条件。既然公子是请我做客,那就让我的两个师兄走吧,而且车后的两个罪奴,我们愿意买下。”

    吴名轻轻地笑了,“如果我不答应呢?”话音没落,只听苏睿卿一声惊呼,已被孙宾掳上马去掐住了咽喉。苏睿卿委屈地轻叫了一声,“师兄。”

    吴名脸色阴沉的看着如意说道:“好默契,好胆量。好,我答应你的条件,不过罪奴只能给你一个。”说着对手下侍卫点头示意了一下,几个侍卫从后面马车拖出一个蒙着眼堵着嘴的老伯,头发凌乱,一身衣服更是皱的不成样子。庞涓接过老伯放在马上。

    吴名又转头看着如意说道:“放了睿卿。”如意看着自己的师兄点点头,才对吴名说道:“你放心定会保你师妹安全,不过要先借用一下了,不然我们怎么走的出去。”说着孙宾和庞涓一鞭抽在马上,两匹马便急冲出去。

    吴名也不意外,似乎早就料到他们不会放了苏睿卿,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如意,“他们都走了,公子也该上车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