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战国策之公主列传 > 24.第23章 秦国公主

24.第23章 秦国公主

    如意随吴名上了第一辆马车,没有绑手绑脚,也没有堵嘴蒙眼。一路上两人也没有说话,如意靠着窗棱假寐,吴名在另一边独自饮茶。

    过了许久,吴名才缓缓开口,“你没有什么好奇要问的吗?”

    如意睁开眼睛漫不经心的答道:“我问了,你就会回答吗?”

    吴名莞尔一笑:“这个还真不一定,你可以问问试试。”

    如意看着吴名略一沉思然道:“你认识我对吗?”

    吴名忽然哈哈的笑了起来,“好聪明的丫头!你小时候救过我一命。”

    如意不自觉的蹙了蹙眉,“你还能认出我来。”

    吴名略有些得意的说道:“我天生过目不忘,自然认得出你。”

    “那你就是这样报答救命恩人的?”如意斜瞥了他一眼。

    吴名没有回答,只是把玉佩还给了如意,冷冷地开口道:“你还是别白费心思了,老实地等魏罂来救你吧。”接下来的两天,两人交流也不多,在马车上也都是各干各的。

    在魏都之乱第五天的时候,魏武侯颁布诏令立大殿下为储君,娶秦国公主为妻。

    在一个偏僻的小镇上,吴名看完城门边张贴的诏令似笑非笑地对如意说道:“看来我赌错了,你看人家又另娶佳人了。”

    如意没说话转身回到马车上,知道表哥已经化险为夷她很高兴,其他的本来她也不想,所以没什么可被挑拨的。

    吴名回到马车上,低低的笑道:“看来他是不会来救你了,你打算如何?”

    如意挑挑眉正色道:“你打算放了我吗?我要去云梦山。”

    吴名一听云梦山追问道:“你和鬼谷什么关系?”

    “是我师父。”

    吴名沉思片刻开口道:“好,那我就卖鬼谷个面子,送你去云梦谷。”

    如意对他干脆的答复倒颇有些意外。吴名是一个让人看不透的人,几天相处他对自己都算礼遇有加。也说起了自己救他那次的事情。还是在自己失忆前无心的举手之劳。那时还是少年的他不知怎么滞留在宫中被人搜查,她将他藏在了自己的马车里带出了宫。

    吴名没有让如意沉思太久,吴名从随身的绣袋里掏出了两张□□递给了如意:“这个给你,算是还你的救命之恩吧。”

    如意接过面具仔细的端详了起来,面具薄如蝉翼,机理清晰可见,非一般的人所能做出。但如意心里有些膈应,不会是真的从活人面上揭下来的吧。

    吴名看出如意的犹疑,轻笑一声:“放心,这不是杀生来的。”

    如意也知这个实属难得,便放下心里的疙瘩,诚恳地赞道:“千面书生,果然名不虚传。”

    *

    庞涓和孙宾经过两天的赶路终于到了魏都,路上他们已经了解了老伯的身份是丞相大人公叔痤,也大致了解了魏都之乱的情况,也听公叔痤介绍了吴名,原来他师父就是赫赫大名的吴起,吴名也算吴起的半个儿子。

    三人刚一进城便看见了各处张贴的武侯诏令。公叔痤历经磨难,此时直呼苍天有眼。

    公叔痤带着庞涓进宫禀报,孙宾则带着苏睿卿在宫外驿站候旨。

    苏睿卿见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迅速想着对策。一路上孙宾待她还算客气。也许她可以试试。“孙大哥,我有些内急。”

    孙宾犹豫了一下说道:“好吧,我跟你去。”

    “孙大哥,你看我就是一个弱女子,当初安公子可是答应我师兄要保我安全,而且也说过只要你们安全就放了我。可如今看这情形,那老伯恨不得杀了我解恨,你们现在也安全了,是不是该放了我了。”苏睿卿的一番话说得楚楚可怜。

    言外之意就是一会公叔痤回来肯定会杀了她,而且你们不放我就是不守信用。孙宾也有些怜惜她,认真思索了一下苏睿卿的一番话,确实有几分道理。孙宾是一个正直认理的人。

    孙宾既然认定了理也不拖延道:“姑娘说得有几分道理,但我师弟还在令师兄手上不知是否平安,所以我还不能放了你,但为了你的安全起见,确实此地不宜久留。待我留书一封。”

    苏睿卿见说动了孙宾,心里很是喜悦,看着孙宾更顺眼了几分,“我信你,孙大哥。”

    孙宾留书给了庞涓,将情由简单说明了一下,就带着苏睿卿离开了驿站去找如意了。待庞涓回到驿站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封留书。庞涓有些恼怒孙宾的不告而别,但心里也有些庆幸,因为函谷关的岔子只有他们三个人知道,现在两个知晓内情的人都不在,那就没人知道了。只是没有跟苏姑娘告别有些可惜。

    魏罂知道如意被掳很是着急,迅速派出了精英队伍去寻。魏罂不知道如意是否看到了诏令,武侯的身体已经被掏空已不能再临朝,现在情势不稳,内有魏缓不知所踪,外有韩赵联盟蠢蠢欲动。魏罂不得不接受武侯最后的安排,答应娶秦国公主作为权宜之策。

    魏罂内心很是痛苦,但又不得不坚定的走下去,每当夜深人静时,坐在空荡荡的大殿里,一阵阵的无力感漫卷而来。魏罂有时颓然地想着,不知此生还能不能和如意在一起,有时又像打了鸡血一样给自己打气,等局势稳定了,整个魏国都是我的了,到时候我想和如意在一起谁还能拦我。

    魏罂就这样日复一日矛盾地煎熬着等待着如意的消息。关于迎娶秦国公主的相关事宜则被他全部丢给了刚刚被如意救回来的丞相大人。

    令狐远倒是没有魏罂内心的隐秘痛苦,但是焦急和担心甚至比魏罂还要多。只是城防军队等一系列的事情刚刚交接,军心不稳,令狐远根本走不开。

    待他不眠不休的整顿完军务已是在丞相大人回来后的第三天。一早他立刻进宫向魏罂请调回防驻守。

    “令狐,你也要弃我而去吗?”声音里有说不出的感伤,魏罂刚刚经历了一晚矛盾的煎熬,内心正是颓然之时,一时心情有些低落。

    令狐远并不知道魏罂的内心活动,组织了一下语言,理性的分析道:“太子殿下,现下国内局势初步稳定,但魏国周围强邻环伺,我们不得不防。”

    其实魏罂也知道令狐远不宜久留,魏国外围早已不太平,他刚才也不过是有感而发。现下早已冷静,也恢复了自持的样子,“令狐将军,说得极是。尔等速速回防。”

    令狐远也不耽搁,抱拳行礼,“属下遵命。”

    令狐远回去便开拔回防了,一刻也没有耽误。

    魏罂坐在父王的寝殿里,看着榻上昏睡的父王自言自语道:“我知道令狐是去找她了,我很想阻止他去找她,但我又更担心她的安危,更希望令狐能找到她。其实我也很想去找她,可是父王你把这一国的烂摊子都丢给了我,还塞给我一个秦国公主,我不敢去见她,我怕她会对我失望。”

    魏罂轻轻地闭上眼睛,一脸的失魂落魄,哪还像个意气风发的君王,只是一个为情所困的少年。

    令狐远安排大军正常行军,自己则带着青峰青影日夜兼程,不到两日便赶到了庞涓所说的分开的地点。令狐远在地图上看了看周围的环境,也不耽搁打算继续赶路。

    而此时孙宾和苏睿卿也在他们分开地点不远处一个歇脚的茶棚里歇脚。一路上孙宾都对苏睿卿照顾有加,她说渴了,孙宾立刻递上水来,她说饿了,就立刻递上干粮,她说想歇会儿,孙宾也会尽量找干净舒适的地方歇息,只是一路上话不多,并不多交谈,但苏睿卿心里依然暗暗欢喜,她觉得自己有些喜欢上这个内敛正直的男人了。

    她带孙宾来这里就是想找师兄留下的线索的,看看师兄有什么安排没有,她已经找到了师兄留下来接应她的人,也知道师兄留下的话是让她直接回赵国。可是她看着眼前这个俊逸白净的书生,内心竟生出了一丝丝的不舍。

    “孙大哥,接下来我们去哪里找他们?”苏睿卿试探着问道。

    孙宾在心里简单的勾勒一下自己熟背的地图,简略地说道:“我觉得他们应该是向北走了,姑娘没得到消息吗?”

    苏睿卿心中一凛,原来他看似温和无害,其实心如明镜。早知道她已经和自己人接上头了。心中的那一点点旖旎瞬时荡然无存。

    “既然公子都知道了,为何还愿意跟我来?”苏睿卿淡淡的问道。

    孙宾不解的看着苏睿卿,“我以为姑娘是想带在下去找他们。”

    苏睿卿一拳打在了棉花上,内心有些无力感,她也不知道孙宾这是大智如愚,还是在扮猪吃老虎。不过她倒真的开始考虑是否应该带他去找师兄,找到安公子。

    *

    秦国都城栎阳,一辆马车急速的穿过主街向王宫行去,车上年轻婢女好言劝道:“公主莫急,侯爷这么疼爱您,定有转圜余地。”

    主座上的女子,头戴面纱看不清容貌,也看不清表情,只听冷笑一声,轻声道:“疼爱?”

    秦王宫里太子渠梁正在父王秦献公的寝殿里,“父王,您真的打算让妹妹去和亲吗?”

    献公站在地图前默然良久,“你看河西这片土地如何?”

    渠梁走到地图前指着河西大片的土地说道:“这里大片土地,土壤肥沃,水草丰美,宜耕宜牧,更是西边通往中原的咽喉要道。”

    “这大片土地原本都是我们的,可是这里现在属于魏国了。”献公声音里透着遗憾和不甘,“东征收复河西失败,我们不得不休养生息,以待下次再战。我们需要时间,如果可以我也不想让曼儿去和亲。”

    听完父王的话,渠梁沉默了,他知道父王说得都对,只是一想到从小亲厚的妹妹要远嫁他国,心里就难受,一国之安危要靠一个女子去维系怎么想怎么憋屈,虽然感情上尚有些过不去,但理智上已经认可了父王。只是在心里暗下决心,绝不让妹妹白牺牲幸福,一定要收复河西。

    父子俩刚说完话,只听殿外宫人喊道:“公主求见。”随着话音尾落,一道娉婷的人影已到面前,“见过父王,见过王兄。”俯身行完礼后,缓缓起身抬头。此人正是秦国公主赢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