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战国策之公主列传 > 25.第24章 重逢

25.第24章 重逢

    令狐远追了两日便得到暗卫来报说,如意已经朝着云梦谷方向去了。令狐远知道如意应该是已经安全了,但是他想在回防前见她一面,便也快马加鞭朝着云梦谷方向追去。

    如意已经到了云梦镇,一路上吴名并没有为难自己,如意心里还是有些感激吴名的。“多谢吴公子送安某回来。就送到这里吧。”说着如意从马车上跳下来。

    “先别忙着道谢,我也很多年没有来过这里了,不知安姑娘可否带我转转。”吴名也从马车上下来并没有要走的意思。

    虽说刚刚夏初,但在太阳下走一段路也是汗水淋漓。如意擦擦额角沁出的汗珠,看着前面煞有介事左瞧瞧右看看的吴名,无奈的只得跟过去。

    “吴公子,是打算住上两日吗?前面那家客栈不错,不若公子先去休整一下。”如意指着上次他们住的客栈说道。

    吴名看着如意笑道:“既然姑娘盛情相邀,那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如意腹诽道,我什么时候盛情相邀了。但面上又不好说什么,只得将人安排在客栈。

    傍晚时分,外面总算不再烈阳当头,落日还挂在西边的天空,但已经没有实质的热度,晚风徐徐,丝丝凉意沁人心脾。

    吴公子经过一下午的休息,现在正精神满满的拉着如意逛街。其实云梦镇挺小的,也就两条主街,一条商铺林立,一条官府衙门。吴公子却逛得兴致盎然,如意只得默默地跟在后面。

    下午时,如意已经差人给师父送了信,告知了一下现在的情况。师父只回了四个字,好好招待。如意虽不想与这个吴公子多接触,但也没办法,师命难违。

    到了晚饭时,师父到底还是没有弃她而不顾,派了小苏秦来给她撑场子。“吴公子,在下苏秦,久仰公子大名,师父命尔等好好招待与你,粗茶淡饭还望公子莫嫌简陋。”小少年将一番话说得有理有据,不卑不亢。

    吴名颇为欣赏的看着孙秦,“果然英雄出少年。苏公子莫见外,你我兄弟相称即可。他日弟弟学成自可去找为兄落脚。”苏秦也不见外,从善如流的叫了一句“吴兄。”吴名也客气的回道:“苏弟。”一场认亲大会才告一段落。如意在一旁看得都快要憋出内伤来了。

    终于轮到如意说话,如意却问道:“不知吴公子打算何日启程。”相谈甚欢,相见恨晚的两兄弟听后皆是一愣,苏秦蹙了一下眉头没说话。吴名却似笑非笑的看着如意,“听说令狐将军不日便到。见完便走。”

    如意知道虽然吴名没有伤害她,但他终究是别国奸细,之前在魏都之乱时搅风搅雨,虽未得逞,但保不齐还有其他阴谋。此人看上去书生意气,但实际上却是个城府极深手段非常之人。师父不涉政治,可能因为私人关系也不便说什么,但是自己身世复杂终究免不了俗,而吴名又是知道自己过去的人,不得不防。

    如意也是昨日才知令狐远一直派暗卫保护自己,昨日令狐才传信于她,知他会来。而吴名得的消息有可能更早,不得不说这个人很危险,自己还是尽量离他远一点的好。

    如意想了想说道:“既然公子是有要事来此地,并非游玩,那在下和师弟明日便回山学习了,已落下不少功课,不好再耽误。”

    吴名看如意说得义正言辞,冠冕堂皇,也没说什么,只是勾着嘴角,挑了挑眉。

    第二日一早如意便带着苏秦回了云梦谷,也没和吴名告别,因为她知道吴名肯定还会找她。吴名知道她不告而别后,也没说什么只是笑了笑。

    如意回去便将最近一段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师父,师父只是沉吟了片刻,并未说什么。如意见师父没有其他吩咐便回去上课了。

    入夜时分如意正在屋里看书,夏荷在一旁絮絮地说着最近学的东西,眉眼中尽是开朗。如意很高兴夏荷的变化。正在这时只听门外传来两声敲门声。

    夏荷起身去开门左右看了看并未发现有人刚要关上房门,不经意间抬头一瞥,便看见院中树下站着一个一身玄色长袍的男子。夏荷兴奋地忙回身去叫如意,“小姐,将军,将军。”如意有些疑惑的看着夏荷。

    夏荷只得再解释一遍,“将军在院中。”

    如意知道令狐远会来,但没想到会这么快。如意忙起身快步向院中走去,走到房门口听见自己莫名的如雷般的心跳停顿了一下,她也不知自己怎么会心跳这么快,平静了一下才缓步走出了房门。

    只见院中令狐远长身玉立地站在月色里,月光将他镀上一层银辉,宛若天上的战神。令狐远也凝神看着这个自己朝思暮想的女子,他不敢靠得太近怕她像风一样溜走,但又忍不住的想要靠近她。

    “如意,还好吗?”男子低沉的声音,倏地响起,音调轻缓,似乎不带什么情绪,又似乎包含许多情绪。

    “我很好。”如意由衷地笑着说道。两人隔着漫漫月色,遥遥而立。却在见到彼此的那一刻心下很是安定。有些感情在初见时便已埋下了种子,时间就是最好的养料。

    “一起去看看你师父吧。”令狐远说道。“好。”如意边说边走过来,两人一起出了院子向后院走去。

    两人边走边聊起上次分别之后的经历,两人聊得投入。突然一道黑影却破空而出,剑锋直指如意而来,如意发现时已然来不及动作,令狐远却好像早有准备,长剑已然出鞘,左手一拽将如意护到自己怀里。右手长剑已挡开了致命一击,令狐远将如意推远了一些,然后和黑影对打了起来。

    两人缠斗的厉害,招招命中要害,又都险险的避开了,打了几十回合两人依然不分胜负。如意看得有些着急,但面上不显,凉凉地开口:“吴公子果然与众不同,这就是吴公子的邀客之道?”

    黑影明显停顿了一下,轻声嗤笑一声。两人打斗没停,但明显比刚才从容了一些,少了一些你死我活的杀气。又打了几十回合,黑影才慢慢开口道:“令狐将军果然名不虚传。”

    令狐远也悠悠地回道:“千面公子也不遑多让啊。”

    两人同时停手,一同跳出了打斗圈,隔着几米对视了片刻,黑影摘了蒙面的黑布说道:“不知令狐将军可否与吴某一叙。”

    令狐远没说话只是回头与如意对视了一眼,两人默契地看懂了对方的意思,如意开口道:“我去师父那等你。”

    如意慢慢地走进了师父的竹楼,“来啦。”师父说道,似乎早已洞察了刚才发生的事情。如意慢吞吞的坐到了师父的对面。

    师父看着一脸不高兴的如意笑着摇摇头才开口道:“当年魏文侯任命吴起为将,吴起改革兵制并屡立战功,攻克秦国河西地区。并一直驻守河西,抵御秦国。后来魏武侯继位,公叔痤任国相,他忌惮吴起才能,便用计让吴起失信于武侯,武侯听信谗言,致使吴起弃魏投楚”

    如意也是第一次听说上一辈的恩怨,犹豫的问道:“用的是什么计策?”

    这一次师父倒是笑了:“公叔痤跟武侯说吴起才能过人恐不能长久留住,不若将公主许配给他,若是他同意便说明他打算长期留在魏国,否则则不然,然后公叔痤又叫吴起来家里喝酒,故意惹怒公主让公主羞辱自己,吴起一看这样,回来就婉言谢绝了武侯的联姻。自此武侯就不再信任吴起,最终逼走了吴起。”

    如意笑着赞道:“公叔丞相果然好心计。”如意这才明白为什么吴名这么恨公叔痤,原来是为了替师父报仇。

    “哪有什么心计,不过是小心眼罢了,疾才妒能白白错失了一员大将。不然吴起变法强盛地必然是魏国,哪还轮得到楚国什么事。”师父冷嗤一声。

    两人正说着,令狐远走了进来,笑道:“先生这又是发什么牢骚呢啊?”

    师父假意生气道:“你这小子,少编排我。”说着大家都笑了起来。

    三人相谈甚欢,笑语连连,不知不觉便到了夜深之时。

    如意和令狐远起身告辞,鬼谷笑着送他们到门口并对令狐说道,“你小子以后还是少来吧,没得再拐走了我的徒儿。”

    如意被师父看穿有些不自在,令狐到爽快的回道:“那还不早晚的事。”

    两人往回走时,谁也没有说话,夜风柔柔的拂过肌肤,空气里夹杂着淡淡地花香,那是师父种的金银花,甜甜的味道暖到人心坎里。

    如意没让令狐远送回宿舍院子,走到院门口便说道,“令狐大哥,院中师兄师弟们估计都睡了,就送到这吧。你…什么时候走啊?”本来如意是想问他和吴名都谈了些什么?后来一想无外乎就是拉拢威胁一番,也就不想问了。

    令狐远似乎看出了如意的心思说道:“我们就是说了一下现今的时局。还说了一些当年的旧事。不用担心。”令狐远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我明天就要走了,可能没时间来和你告别了。”

    两人就这样静静地对望着,借着月光彼此清晰地能看见彼此眼眸中自己的倒影。如意觉得自己就要沉溺在令狐远深如潭水的黑眸里时,令狐远却轻叹了一声,然后说道:“袁飞是我的人,有事就去找他,他知道怎么联系暗卫。这里毕竟是先生的地方,我的暗卫不好进来随身保护你。”

    如意轻轻地点了点头,轻声道:“你也多保重。”

    令狐远一听柔肠百转,但也不好再多做停留,只是抬手将如意纷飞的鬓发捋顺了。随后转身走进身后漆黑的夜色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