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战国策之公主列传 > 正文 26.第25章 旧事

正文 26.第25章 旧事

    如意站在院门口望着令狐远消失的地方久久没动,身后却传来一声轻笑:“呦,都看不见了,还看呢?”

    如意回过头,一脸冷淡的道:“吴公子,还不回去?这里还是魏国的领土。”

    吴名挑了挑眉,“我这有一桩与你母亲有关的旧事,本来想要告诉你。既然你不想听,那我便走了。”说着抬脚真的向院门外走去。

    “等等,把话说清楚。”如意的声音陡然冷冽起来。而吴名也并没有真的走出去,只是勾着嘴角一脸玩味地走到如意面前,然后抬手将如意额边又被风吹起的发丝掖到耳后。如意猛地侧过头不让吴名碰触。

    吴名却笑得恶略,“怎么他碰的,我就碰不得了。”

    如意没说话,只是冷冷地瞪视着吴名。

    吴名无奈地举起两只手后退一步,“好,好,不碰你了。”然后笑着接着说道:“你不想知道你母亲是为何而死?”

    吴名也不等如意回答,然后就接着说道:“当年那场大火,其实就是你的好舅舅武侯听信公叔痤的谗言命人放得。”

    如意蹙了蹙眉,没有接话,等着吴名继续说下去。吴名却不再往下说,只是又一脸似笑非笑地看着如意,“怎么样,亲手救走了杀母仇人,而你的令狐大哥又救了你的另一个杀母仇人这滋味怎么样啊?”

    如意抿着嘴一言不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吴名看如意这么快就冷静下来了觉得没趣又接着说道:“当然我这里还有些新消息不知道你感兴趣不?不知道你的令狐大哥有没有告诉你。”

    如意不想再听他挑拨,侧过身想绕开他进院子回房。

    吴名却不给她机会,不着痕迹地往右挪了一步,挡住了她的去路,然后接着说道:“你不感兴趣,但我却想告诉你,你哥哥回齐国了,现在正和你的杀父仇人拼杀呢。令狐远着急回去也是得到了这个消息。”

    如意愕然抬头,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吃惊地望着吴名,随之眼波流转燃起一簇小小的火焰。如意带着一丝惊喜有些焦急的问道:“我哥哥现在在哪儿?”

    吴名看着如意眼中的小火苗,笑着说道:“你最好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不然我可能会改变主意,不放你走了。”

    如意心知这个吴名心思极深,若他不想告诉你,你问也没用,若他想告诉你,你不问他也要说。想明白如意便表情淡淡的,不再言语。

    吴名见如意恢复镇定自若,也就不卖关子,说道:“你哥哥在齐魏边境上。”

    如意虽然不太喜欢吴名这个人,但还是客气道了谢。

    “吴公子若没别的事,我该回去休息了。吴公子还请自便。”如意不想再同他周旋说道。

    吴名看了如意一会说道:“我是来和你告别的,今日一别以后可能不会再见了。”

    如意点点头说道:“一路顺风,后会无期。”

    随即两人侧身相错而过,一个向院里走去,一个向院外走去。

    第二日一早,如意便叫来袁飞,想要联系令狐远,得到的答复却是,令狐远昨夜已经连夜离开。

    其实如意并没有想好要问令狐远什么,问他为什么不告诉她哥哥的消息,还是问他杀母仇人的事情。可是无论是哪件事,他身为魏国大将军的身份这么做都没有任何问题。

    无论理智再怎么说服自己,但如意心头还是有些挥之不去的阴霾。明知道那些旧事都是她和他无能为力的,但心里就是有些难过。如意想可能自己难过的正是自己的无能为力,束手无策。

    就在如意以为令狐远不会告诉她什么的时候,袁飞却带来了一封信。信是令狐远留给她的,字迹有些潦草,显然是仓促之间写成的,信上写了关于那场大火的阴谋,以及一些他还没来得及调查的猜测,后面还提到她哥哥田因齐还活着,以及他昨日得到的军报,田因齐正在齐魏边境上和齐侯军队交战,虽然他知道田因齐不可能和齐侯联合,但还是要做好防备准备,为防止他们合谋魏国,他连夜赶回了桂陵。

    如意心中的阴霾瞬间便散去了,他没有瞒她,没有让她猜,而是如实的将自己已知和所想毫无保留的告诉了她。

    如意有些小感动,从令狐远的立场来看他瞒着自己也无可厚非,但他还是选择了告诉自己,和自己站在了一起。刚才的束手无策感便也没有了,不再是一个人孤军奋战,有人和自己站在一起的感觉真的挺好的。

    如意想明白,既然现在她不能去报仇,也不能去找哥哥,那就安心的跟着师父学习,让自己变得强大,强大到不用母亲的牺牲来保护自己,强大到可以和哥哥一起去复仇。如意心中的小火苗前所未有的热烈地燃烧着。

    如意每天跟师父学习排兵布阵,兵法奇书,社会纵横,谋略定国,探宇宙天地之玄妙,窥六道诸门之法。

    对于如意,鬼谷都是亲自来教的,如意也试着问过师父关于那场大火的事情,师父也不清楚其中内情,但是不难猜测,武侯为了自己的利益与齐侯合作出卖了自己的妹妹,欲致自己妹妹于死地。

    如意在宿舍看书,想着算着日子自己已经回来四天了,孙宾师兄却还没有回来,如意有些担心,不知道孙宾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危险。

    夏荷从门外急匆匆地跑了进来,“小姐,你快去看看吧,孙师兄回来了,还带回来一个姑娘。”

    “师兄在哪?”如意急着问道。“那姑娘受伤昏迷不醒,孙师兄带着她正向先生的后院去了。”

    两人匆匆向师父的竹楼跑去。竹楼外已经有些师兄弟围在那里了。只见袁飞从竹楼里走出来,挥挥手让大家都散了。袁飞看见人群后的如意和夏荷叫道:“安师兄,夏师弟快来,先生正找你们呢。”

    “袁飞,师兄可还好?”如意忙走过去问道。“孙师兄也受了伤,但还好,那个姑娘伤势有点重。”三人边说边向内室走去。

    一进内室便是扑面而来的血腥气。只见孙宾一身月色长衫已被血色浸染,污垢不堪。再看榻上俯卧着一名少女,衣服更是让血色染透,披散的发丝遮住面颊,看不清容颜。

    但如意一眼就认出这个姑娘就是苏睿卿。如意不知道师兄路上遇到了什么情况,怎么会伤成了这样。

    师父见如意和夏荷进来忙说道:“快过来帮忙,别看着了!把她衣服脱了。”

    如意和夏荷赶紧过去把苏睿卿的上衣褪下一些露出伤口。伤口正是后心位置,看着很是凶险。夏荷出去打水清洗伤口。如意帮着师父配药。

    师父看了一眼傻站在那一瞬不瞬的看着苏睿卿的孙宾,对袁飞说道:“带你师兄去偏房清洗一下。”

    三人忙活了大半天,好不容易把伤口包扎好。

    师父确定了伤口没事,擦着额上的汗意边向外走边说道:“你们轻些给她换身衣服吧,我去看看你们师兄。”

    “师父,苏姑娘会没事吧?”如意叫住师父问道。“能不能活就看明天能不能醒了,师父已经尽力了。伤口擦着心脏太近,失血又太多,端看命了。”师父说完摇了摇头向偏房去了。

    “小姐,你认识这个姑娘。”夏荷见鬼谷先生走远悄声问道。

    “见过,希望她能好起来。”如意在心里默默祈祷。

    偏房里孙宾已经清洗干净,袁飞正在给他身上的伤口上药。最深的一处要属左肩,皮肉翻飞,深可见骨。孙宾愣是咬紧牙关,一声不吭,额上全是汗,紧握的拳头指甲已经掐进了肉里。

    “疼就叫出来,别忍着了。”鬼谷看不下去的说道。孙宾摇摇头还是没有吭声。

    等所有的伤口都上好药包扎好,孙宾已经虚脱的靠在了榻上,好一会才缓过来。

    鬼谷见他缓过来才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孙宾这才把他和如意分开后发生的事情说给师父听。原来在茶棚之后苏睿卿决定带着孙宾去找如意,后来得知,吴名带如意回了云梦山,孙宾打算自己回来,让苏睿卿回去就好。结果就遇见了丞相派来追杀的人。无奈两人一路躲避追杀,每一次都险险的避开,终于快到云梦山时他们还是遇到了埋伏,两人腹背受敌困战许久,最后在紧要关头,苏睿卿为了救他,替他挡了一剑。

    孙宾说完木木的抬头看着师父,眼神里满是痛苦,“师父,睿卿,她会死吗?”

    苏睿卿醒来时,觉得自己浑身都像是散了架似的。她转了转头看着周围的景致,记忆才开始慢慢回笼,她记得自己最后替孙宾挡下了那一剑,那一剑还真是疼。后来她便什么也不记得了。

    他们这是得救了吗?她还活着?

    夏荷进来正看见苏睿卿睁着迷惘的大眼睛打量四周,夏荷高兴地叫道:“你醒了?太好了!我去叫大家。”

    “等等,我这是在哪儿?我睡了多久?”苏睿卿开口问道,声音却暗哑不清。

    “你先别急着说话,等一会儿让先生检查一下再说,你已经昏睡三天了,这里是云梦谷。”夏荷说完,赶紧跑出去叫人。

    苏睿卿一听这里是云梦谷便放心了,心事一放下,由于伤势未愈,身体虚弱,便又有些昏昏欲睡。

    等大家赶来时,苏睿卿已经又睡了过去。这次是真的睡着了,没有昏迷。

    等鬼谷检查完苏睿卿的身体,知她已经度过了危险期。孙宾这才松了一口气,压了三天的大石头总算在这一刻卸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