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柯小树的求道之旅 > 第15章 这世道太难,心绪未平酒入肠

第15章 这世道太难,心绪未平酒入肠

    本来柯忆杨按照计划,今天应该是要到达一个附近的驿站那里歇息的。可是就在临近驿站的一个小村子里,柯忆杨的心情不平静了。本来之前柯忆杨就因为心绪万千翻涌而陷入过昏迷之中,就是因为思虑过度,心力交瘁昏迷了。

    后来恢复了之后,柯忆杨也想明白了自己需要在这个奇迹般的大唐里做些什么。

    可是当自己真的看到了那些大唐子民的现况之后,柯忆杨的心情也无法平静下来了。

    可能自己看到的只是这个时代的一角。或许某一个片段之中的光芒掩盖了所有的阴暗,所以后来看到的只是一个盛唐风光,万国来朝。可是那些只言片语的记载,关于那些真实的民众生活情况真的从始至终都那么美好吗

    并不见得。所以柯忆杨在看到了那个瘦弱的小女孩努力的在身边的尖酸刻薄的女人辱骂拍打之下,费劲的在进行田地的松土时,感觉自己的心里某根弦被拨动了一下,意气不平,当出手平之。

    于是柯忆杨对车夫说:“这位长兄,在下需要稍停片刻,处理一些小事。”

    车夫听了点点头,“称呼鄙人张某即可,少年郎不必如此。”

    马车停下之后,柯忆杨整理了一下思绪,就下了马车走向那个看起来十分邋遢的女孩。

    当柯忆杨这个意气风发的少年郎走近了那个有些淤泥的田地时,在一旁对女孩指手画脚说个不停的女人似乎注意到了柯忆杨的到来,暂时停下了对女孩的指使,而是慢慢的上前打量这个有些奇怪的陌生面孔。

    “不知这位少年郎有何事”刻薄女人用一种自认为温柔的语气问道,似乎很好奇柯忆杨的到来。

    她浑然不觉得自己的语气会让柯忆杨觉得有些反感。

    “在下是途径此地,见这位丫头辛苦劳作,心生好奇,于是过来询问一二。”

    “少年郎竟是为了家中贱女而来。她可是个注定要嫁出去的赔钱货色。自然在家里讨不得好。”尖酸女子极为热情的解释道。似乎是发现了柯忆杨的兴趣,觉得这个别人的女儿可以找到一个好的买家了。

    “这位娘子如此冷漠。看来少不得黑心黑肺的。”柯忆杨冷笑一声,讥讽道。

    对于柯忆杨的嘲讽似乎充耳不闻,尖酸女子似乎是看到了机会,热情的介绍起来。

    “看来少年郎心性善良,不如就把这个丫头收为陪读侍婢如何”尖酸女子满脸笑意的问道。看出来柯忆杨对自己称呼贱女的不满,就改了口。

    柯忆杨对于这个尖酸女子的无耻有了新的认识。于是知道自己说多了也是无用。

    “看来这位娘子似乎有意让丫头卖身做婢”柯忆杨冷冷的说道。似乎怒气在不断的积攒。

    “这个丫头虽然说瘦弱邋遢,但是个美人胚子。所以少年郎你看是不是……”尖酸女子似乎有意抬高价格。

    只是对于柯忆杨这个自小就见惯了讨价还价的普通人家的孩子而言,对于这样的伎俩早就见多了。

    他冷冷的看着这个尖酸女子,一脸平静。

    似乎是看出来柯忆杨的不好欺骗,于是尖酸女子为了尽快摆脱这个丫头,咬牙说道。“五两银子,少年郎,这已经是很公道的价格了。如果不是找不到合适的人,这个丫头也不会一直在家里受气了。”

    似乎在思索着这个价格的柯忆杨对于这个尖酸女子的话语无动于衷。

    他暗中给身后的树林里用那面特殊的镜子晃了几次,然后开口道:“欺负在下不谙世事吗?这等出身,这等身材,值五两银子吗?”柯忆杨不满的说道,对这个价格无法接受。

    就算自己,身上带的盘缠也就一两银子而已。这已经算是很多了。

    可能说购买婢女的价格会高一些。毕竟是一个没有报酬的劳动力。可是一个小村子里的丫头,你可以指望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

    一号一身麻布衣裳慢慢的接近了柯忆杨。走到身边时,“主上,有何吩咐”

    这个时候价格已经降到了二两银子。看样子这个尖酸女子还是猜到了自己的价格预期。

    “阿一,你给这位娘子二两银子,领这位丫头回去梳洗干净,整理行装带上我的马车。”柯忆杨平静的说道。

    可是一号可以感觉到自己的主上心里的波动。因为对于柯忆杨的观察已经七年了。哪怕是表面上没有什么表情,可是微微握紧松开的拳头已经暴露了。

    “是!”一号没有说什么。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那个邋遢的丫头。她还在继续费劲的松土,身上的泥水和衣服混在一起,看起来很怪异。

    柯忆杨说完就离开了。自己还不适合参与这样的事情。尽管说自己有能力这么做。

    可是根本上改变这样的情况,现在还差的太多了。要想改变这样的卖女卖子的事情。也许只有让大唐真正的从下到上的所有人,都提高生产力才行。

    现在对于其它方面的需求还不大,因此柯忆杨解决了粮食问题,那么这个情况就可以得到极大的缓解。

    一脸不开心的柯忆杨回到了马车边上,坐在了前面的踏板上,靠着车厢发呆。

    身边的车夫张某看出了柯忆杨的心情不好,也没有说什么。没有问柯忆杨去做了什么。哪怕他看在了眼里。

    这个世界真的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好。但至少也不算太坏。因为有了自己,所以现在它可以变得更好。似乎想通了,柯忆杨的身体似乎轻松了许多,长舒一口气。

    “张某,再等一个丫头过来就可以继续上路了。”柯忆杨心情好了之后,语气也没有那么沉重了。

    刚刚他也感觉到了自己的不一样。心情或者是语气都很陌生。

    他也明白自己应该是出于所谓的青春期了或许这个时代没有这样的说法。只是柯忆杨也没有想到,自己会以这样的身份重新经历一次自我认知和认知世界的过程。

    “好嘞,少年郎进去歇息片刻。外面还是有些凉风的。免得冻着自己。”车夫张某对于柯忆杨的心态转换也是很有触动。似乎是看到了当年的自己

    很快一号就带着一个梳洗完毕的丫头过来了。

    “主上,一切处理完毕。”一号说完示意丫头上去马车里。她身上背着一个小小的贴着几个补丁的包袱。看起来很破旧了。

    不过梳洗之后,简单打扮了一下,以柯忆杨的眼光来看,确实是一个美人胚子。自然是说柯忆杨那个时代的标准。只是确实瘦弱了一些。

    手上和脸上还有一些青色的瘀血。看起来让人有些心疼。

    “小娘子先进来休息。一切等到了驿站再说。”柯忆让开位置,方便丫头进来。

    “是,主人。”丫头似乎很冷漠。

    后来到了驿站,柯忆杨喝了人生中第一壶浊酒。

    烈酒入喉,可是心绪难平。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