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修真小说 > 书瑾烟 > 第三十章 糖和毒药

第三十章 糖和毒药

    为了早日收复暮灵一部,苏伯陵召集了都姜等几位朝堂重臣,还有慕容恒及亦墨影在议事厅商量具体计策。在我的强烈要求下,苏伯陵让我待在帘子后旁听。对于这个安排我也不说什么,犹记得都姜当初也是十分反对我和苏伯陵婚事的,若是再让他知道我要参与进来暮灵部的事,指不定会做出什么来。其实我挺不解,为什么他们抵制女子参政?有时候女子性格上的细腻,会显示出强大的洞察力,看问题更独到,考虑事情更周全。这时候我才能稍稍感知,鬼晓得前辈那时候的行事做派承受了多少压力。

    不过,我很欣慰,苏伯陵一心一意对我,尊重我,我的想法我的意愿,他都会认真参考仔细思虑。

    我忽的回忆起来,在我询问苏伯陵关于这些事时,他曾对我说,“阿烟,你是一个见解很独到的人,总会找到旁人找不到的关注点,我很愿意你为妖界做一些努力。”

    我虽然看起来不谙世事,但我也是一个很有野心的人!做出的努力能够被看到甚至被夸赞自然欣喜不已,“比如呢?”

    苏伯陵挑了挑眉,“比如……”他停了好大一口气,我眼巴巴期待着他接下来的话,结果,我很想揍他一顿!“比如侍女们总在暗地里赌钱你便在骰子上施了加重术让她们成功放弃了这个娱乐活动老老实实的回归本职,又比如玄宇部丝蚕娘子送来秋衣布料你为了体恤她的辛劳赐了一**桑树生长液而不至于在冬日没有粮食,再比如……”

    “停!”我适时打断了这个男人,这语气确定是在夸我?于是我便向他解释道,“施加重术的真正目的是为了锻炼侍女们的腕力,骰子越重越有效锻炼腕力与灵力!桑树生长液的事不过是怕丝蚕娘子冬日吃不到新鲜的食物罢了,再说,那**生长液还是蕙兰特意给我的呢!”

    想到这些我便忍不住笑意,突然一双大手捂住我的嘴将我瞬间拖到暗处,是“拖”。我正想着是何方神圣敢在观海楼内抓人,那人放开我我定睛一看,居然是锦城。

    “锦城,你找我有事?”我按下心中的疑惑,锦城对我,实在说不上友善。

    我对亦墨影,对慕容恒,甚至对剑南,都是像对待朋友一般,从没摆过高人一等的姿态,唯独锦城,我只想敬而远之。

    锦城没有说话,径直带我走向那唯一的光亮处,四周一片黑暗,一片寂静。等到视眼稍微开阔一些,锦城停了下来。

    看起来,这个地方是一间地底密室。光线很暗,里面东西很多并且陈旧,有些年头了。

    “我不绕圈子了,苏瑾烟,如果你执意要参与妖界政事,那么这粒药丸你最好必须要吃下去。”

    锦城从陈旧的桌上拿起一个盒子伸向我,什么也不说。

    “这是什么?”

    记忆中,锦城似乎从未称呼过我,不管是名字或是王后一词,今日举动让我猜不到他的意图,但是可以明确一点,这不是一件好事。

    “妖族的特制毒药。”

    “只要你服下,你就可以在朝堂上做任何你想做的,说任何你想说的。”

    “原来你是不相信我?我是灵,我也是妖界的人,就算我曾在崇灵修仙门学过艺我也不可能做有损自己母族的事情!”

    “那可说不定。”

    锦城的脸隐藏在黑暗之下,仅凭他的声音,就能感到明显的怀疑之意。显然,我的说辞并没有说服力。可此时的我十分坚定,我决对不会做伤害妖界的事,所以无论别人在背后怎么议论我,没关系,我会用行动证明给他们看。

    不过现在,锦城不打算给我行动的机会。

    我刚要离开,后背一阵冷风袭来,我闪身躲开,再欲前进时,他没出鞘的剑横在我身前。

    “你有两个选择。第一,好好做你的王后,莫在过问前朝之事,然后安然离开;第二,服下这颗药,然后大大方方坐在妖王身旁。”

    “我选第一种,我发誓,我不管了。”都说大丈夫能屈能伸,小女子也能进能退,先口头妥协一下又怎么样。

    “你太不会伪装了!你这像不管了的样子?”

    “只要你没有背叛妖界,这粒药不过就是一颗糖而已。”

    “我凭什么要因为你一个人的不信任服下这颗毒药?”

    “我一个人?想必你也知道,自你出入禁阁起,有多少人在揣测!而妖王,又承受了多大的压力!”

    怪不得苏伯陵那个时候会出现在寝殿!他一定是怕我听到了些风声而感到难过,他是特地来看我的!尽管他事务繁忙,却还是记得照顾我的感受。

    此时,面前之人态度强硬,左右我在他手下也没有任何逃走的可能,罢了,为了安他的心,为了让苏伯陵不为难,不就是一粒药嘛,吃就吃!虽然我仍旧觉得憋屈,我明明是一心一意想为妖界做些什么的……

    “王后,请!”

    我怀着忐忑的心情走出密室,难道我的立场表现的不够坚定?同时又不得不感叹,妖界有锦城这样的人,是一件幸事。

    随后我又掐了自己一把,忍不住骂自己,居然夸奖威胁自己吃毒药的人……

    回到地面后,苏伯陵独自在议事厅等我,看见我出现之后,松了口气。

    “刚才去哪儿了?突然走了也不暗示我一声。”

    “我……我……没事!”

    “你们讨论的怎么样?准备怎么做?我想帮忙。”这个时候我挺赞同锦城之前说的那句话,我不会伪装。我不想让苏伯陵知道,不想让他分心为我担心,所以为了不引起苏伯陵的怀疑,只好尽快转移话题。

    “既然现在外部条件已经无法让他们归顺,只有从暮灵内部着手。听闻他们的首领暮灵早先因为其强硬的手段与很多人结怨,不妨就让灵君暗中煽动一番,到时候内部争端无法控制,我们再施以援手,不管是威胁还是协议,我们都能借此收复。”

    我看的痴了,他正儿八经处理事情的样子真是诱惑人,尤其是得意之时向我勾起的嘴角。

    说完他敲了敲我的额头,“暂时还不用你帮忙。”

    哼,又是这样,待会我自己找灵君问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