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地球隔壁有魔物 > 32.重回灵魔界

32.重回灵魔界

    此为防盗章  滴答,滴答……

    击碎巨鸟脑袋的拳头还在不停的滴着血, 男人一步一步走来, 停在了满晴身前几步远的地方。男人的目光先是扫了一眼满晴, 微微诧异之后继续打量了一下四周,这时才仿佛有了几分把握一般的问道:“地球人?”

    废话, 不是地球人,难道你是火星来的。

    都这种时候了, 满晴还是没忍住在心里吐了一句槽。

    “你……你是谁?”满晴此时也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

    眼下的场景实在太过诡异了,满晴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几步。

    男人没有理会满晴, 他必须尽快离开这里, 刚才和利齿鸟战斗的时候, 他就察觉到了这里有一处结界。虽然他已经很久没有来过地球了, 但是基本的规律他还是知道的。

    灵魔界在地球设有魂师监察局,用来保障地球不被魔物袭击。一旦地球出现魔物, 监察局就会派遣魂师过来处理,而处理的第一步就是设立结界,防止普通人类闯入。所以只要有结界出现的地方,就一定有魂师。他本以为眼前这个女孩就是那个魂师, 不过此时看来对方只是一个误入的普通人而已。那么现在这个情况就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魂师早就来过了,只是因为某种特殊的原因不能立即清除魔物, 所以只是先在这里布下了结界。不过对方应该很快就会赶过来处理, 所以自己必须尽快离开, 只是……

    自己居然来到地球了?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呢。

    “喂……您好……请问……你知道怎么出去吗?”她刚才趁着男人不注意的功夫, 早就悄悄的往来时的方向走了回去。只是刚才她轻轻一靠就掉进来的墙壁,此时忽然结实的不得了,俨然一面真正的墙壁一般。把她牢牢的困在里面出不去。

    “那你是怎么进来的?”男人终于开口说了第二句话。

    “我……我就那么轻轻一推,然后不知道怎么就进来了。”满晴指着自己来时的方向说道。

    轻轻一推?虽说这种结界外松内紧,但是没有魂力的普通人是根本不可能进入结界的,难道……

    男人再次细细的打量了一遍眼前的女孩。没有,没有一丝魂力波动。

    忽然,男人察觉到有三股魂力正在快速的靠近这里,是地球监察局的人。意识到这一点,男人忽的扯过身前女孩的胳膊,带着她朝前跑去,一把穿出了结界。

    满晴忽然被男人抓住,刚想要张嘴喊一嗓子什么的,结果眼前一花,她忽的就看见了自己刚刚停在外面的哈雷机车,这是……

    “出来了?”满晴欣喜的叫道。

    “你家在附近吧。”男人忽然问道。

    “你……要干嘛?”问我家干嘛,满晴的神情不由自主的戒备起来。

    察觉到满晴的戒备,男人先是轻笑了一下,随即说出了一句让满晴无法拒绝的话:“我刚才好像救了你。”

    ……

    十分钟后。

    龙湾小区的湖滨别墅里,男人一身血衣却毫无自觉的就要往客厅纯白的布艺沙发上坐去,吓得满晴急忙冲过去把人拦住:“别坐,别坐,你一身的血呢。”

    一身的血呢,刚回来的时候保安看自己那眼神,满晴都怀疑对方是不是报警了,明天还是去解释一下吧,就说自己搞行为艺术好了。

    男人看了一眼纯白的沙发,此时也反映了过来,不过他也不觉得尴尬,只是回头瞅了一眼女主人说道:“你也是。”

    满晴一愣,转身朝客厅的镜子里一打量,对着镜子里满身血污的女孩就是一声尖叫,然后就头也不回的往二楼卧室的卫生间跑去。满晴蹬蹬蹬的跑上去又蹬蹬蹬的转了回来,随后趴在二楼拐角处朝站在客厅中满身血污的男人说道:“你左手边第二个门是浴室,你也去洗个澡吧。”

    说完,满晴又顿了一下,不确定的补充了一句:“你会用吗?”

    没错,满晴不是很确定这人到底是不是地球人,毕竟哪个正常的地球人也不会开场第一句话就问你是不是地球人。

    “会用。”男人微笑,目光也跟着柔和了不少,虽然依然是满脸的血污,不过看起来不似之前那么锐气逼人了。

    “那就好,那个……柜子里有浴袍,你先将就着穿。”说完满晴就不再理会男人,转身继续朝楼上跑去了。不一会儿,男人就听见了二楼传来的水声。

    真是毫无防备心啊,看来魂师监察局把地球保护的很好。

    男人感叹着,照着满晴刚才的指示去了一楼的浴室,简单的冲洗了一下之后,裹着乳白色的浴袍重新回到了客厅。

    男人这边已经洗好了,但是二楼的水声还在继续,果然无论是哪个世界,女孩洗澡的速度永远要比男人慢的多。男人百无聊赖的在客厅里转着,然后目光停留在了沙发背面的墙壁上,那里挂着一大一小两副弓箭,以及一把弩。

    男人目光再转,然后在另一面墙上看见了几张照片,照片里是刚才那个女孩,她穿着更为简洁的衣服,正在拉弓射箭,眼神锐利,看起来颇有些气势。

    姿势不错。

    男人忍住暗赞了一句。

    “喂!”

    就在这时,楼上忽然传来一声呼唤,男人闻声转头,一张列显苍白的俊美容颜,就这样猝不及防的撞进了满晴的视线里。

    好帅!

    洗掉满身的血污,披着半湿的长发,男人仰头站在客厅里,回眸时眼里还带着刚才来不及收回的一丝欣赏。

    这种长相的人,肯定不会是坏人,满晴就这样肤浅的说服了自己。不过她心里更清楚的是,即使这人是个坏人,就凭对方的武力值,对方要是想干点什么,自己那真是干什么都没用,所以还不如相信颜值。

    鉴于家里有陌生男人,满晴没有换上睡衣,而是穿着一套运动服跑下了楼。

    “我叫满晴,满意的满,天晴的晴,我朋友都叫我满满。你叫什么?”满晴先做了自我介绍才开始打听对方的名字。

    “满满?”男人低声呢喃了一句。

    突兀的,满晴就有些脸红了,实在是,她还从来没有被成年男性这样亲昵的叫过。

    “我叫炎启。”男人回道,“双火炎,启程的。”

    “那我叫你炎启吧。”

    男人点头,表示同意。

    “那个……你是地球人吗?”终究还是没忍住,满晴张口问了出来。

    “你确定想知道?”炎启挑眉反问道。

    这话说的,什么叫你确定想知道,这种台词在电影里,那绝壁是傻逼主角不听劝非要知道某件事情,然后就一定会被卷进某种麻烦的神操作啊。满晴当然不能犯这种低端错误,于是连忙摇头道:“没事,没事,我就是好奇问一下,不说也没关系。”

    炎启微笑,看着满晴欲盖弥彰的表情,意味深长的笑了,那表情仿佛就差在脸上写着了:知道你怂。

    满晴尴尬极了,她迫切的需要转移话题,忽的,她一眼扫到炎启雪白的袍袖底下一道鲜红的印记,满晴顿时紧张的说道:“你手臂受伤了?”

    炎启抬了抬自己的左手,肘部以下,一道长约十厘米的划痕缠绕在手臂上,皮肉翻出,鲜血不断的往外涌着,不过出血量不大,应该是撕扯利齿鸟翅膀的时候被骨刺划伤的。

    “没事,过几天就好了。”炎启淡定的回道。

    “我给你上点药吧。”说着,满晴就回身去拿医药箱了。

    炎启一句不用还没出口,满晴就又带着医药箱转了回来。无奈,炎启只好配合的坐在沙发上,让这个叫满满的地球女孩,帮自己敷着地球的伤药。

    但是,他的伤是被利齿鸟的魔气所伤,没有净化魔气,普通伤药是止不住血的,只能等伤口的魔气慢慢散去,才会逐渐愈合。

    “伤口挺大的,不过出血量不多,敷点药应该就能止住了。”满晴一边给炎启上药,一边念叨着,“现在天气热,包扎了可能透气性不好,我看你伤口也不是特别深,要是血止住了,应该就能没事了。”

    “要是没止住呢?”

    “那就得去医院了,不过你放心,我这个药效果很好的,肯定能止住。”满晴信誓旦旦的说道。

    咦……

    一阵清凉忽然拂过炎启的手臂,不是止血药带来的清凉,而是那种久违的,纯净的,从伤口深处传递而来的清凉。炎启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手臂的伤口,那上面刚才还萦绕着的一丝黑色魔气,竟然在白色药末下,渐渐的淡了下去。

    “你看,血已经在止住了。”满晴发现伤口的变化,欣喜的抬起头来,然后就撞进了一双深沉的眸子。

    “这是什么药?”炎启正色道。

    “云……云南白药啊,我们这里一个特别出名的药厂生产的,止血效果特别好。”满晴连忙移开视线,顺手把还把药箱里的云南白药盒子塞给了炎启,让他自己看说明。

    炎启看着手里的药盒,又看了一眼旁边茶几上那用了一半的药**,药**口没有半丝魂力。所以这并不是净魂师炼制的净魔药,那么,净化我魔气的只能是……

    炎启看着面前正在细心的为自己上药的女孩,这个浑身没有半点魂力的普通的地球女孩。

    难道,是净魂师?

    因为这诡异的遭遇,满晴回到学校的时候仍然有些恍惚,一直到上午的课程结束,满晴的两位室友从教室回来,才让满晴暂时转移了注意力。

    “满满,你回来了。”满晴居住的宿舍原本有四个人,只不过其中一个女孩在大二刚开学的时候就和男朋友出去同居了,所以寝室里就只剩下了她们三个人。进门的两个女孩,长发的叫李彤,短发的叫小亚。两人抱着书本刚从教室里回来,看见坐在寝室里的满晴都有些惊喜。

    “下课了?”

    “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大一的时候,满晴父母回来,小亚记得当时满晴可是请了一个礼拜的假在家没来学校的。

    “我爸说让我不要耽误学业。”满晴不想和室友解释自己那有些复杂的家庭关系,于是随口敷衍了一句。

    “哦,我知道了,是不是你爸这次会在家待很长一段时间。”李彤猜测道。

    满晴笑笑,没有说话。

    “正好,下午第二节大课是秦教授的,我们正头疼怎么帮你糊弄过去呢。”秦教授不常点名,但是他有一项特别恐怖的才能,能分辨出课堂里是不是有人帮忙点到。所以尽管他不常点名,但是逃他课的人却很少。

    “辛亏我及时赶回来了。”满晴配合着做出一副庆幸的表情。

    “我们出去吃饭吧,顺便去把护身符买了。”小亚提议道。

    “护身符?”出去吃饭满晴并不奇怪,学校食堂里的饭菜虽然便宜,但是味道很一般,所以学校里的学生们经常会去校外的餐厅换换口味。但是吃完饭为什么要去买护身符?

    “对了。”李彤表情忽然变的兴奋起来,她从兜里掏出前天满晴送给她的护身符,难掩激动的说道,“满满,原来这个护身符真的管用,那道士不是骗人的。”

    “是吗?”满晴怀疑道。

    “真的,真的。”李彤不住的点头,接着就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给满晴说了一遍。

    原来昨天晚上,两人从校外回来又走到了那个巷子口。两人好奇心起,决定做一个实验,验证一下这个巷子是不是真的那么邪门。于是两人决定分开穿过这条巷子,结果李彤拿着满晴送给她的护身符安然无恙的穿过了巷子,而空手的小亚,则在巷子里又结结实实的摔了一个大跟头,把好不容易结痂的伤口又给摔裂了。

    “真这么邪门?”满晴听得目瞪口呆,不过又想到自己昨晚的遭遇,满晴忽然就觉得也不是那么难以相信了。

    “嗯嗯嗯。”两个女孩疯狂的点着头。

    “那我们一会儿去多买几个。”满晴觉得比起摔跤,自己差点被巨鸟一爪子爪死的操作更需要护身符的保护。

    “嗯嗯嗯。”两人又是一阵点头。

    三人意见一致,书本一放,手挽着手就从学校后门出去了。简单的吃了一顿午饭之后,几人就继续去找那卖护身符的老道士了。

    “以前那老道士不是都在校门口卖吗?”满晴奇怪道。

    “早不让卖了,学校说老道士宣传封建迷信,让保安给赶走了。”李彤说道,“后来那老道士就和前面书店的老板谈了个合作,在书店门口支了个摊子,顺便帮忙寄卖。”

    “书店和道士,这搭配也是够奇特的了。”满晴忍不住吐槽。

    说着话,三人已经渐渐的接近了书店,隔着二十米远三人就看见了一条长长的队伍,这是……排队买护身符。

    “呀,来晚了。”小亚顿时一惊,松开李彤就跑了过去。

    “干嘛这么着急。”满晴不解道。

    “你不知道,现在护身符有两种,老道士咒语加持过的护身符一天只卖六十个,卖完就没了。其他的就都是普通护身符了,效果会差一些。我们也赶紧过去吧,要不然一会儿就没了。”李彤说着也跑了过去。

    满晴迟疑了一下,也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大姐?”

    满晴脚步一顿,回身望去,就见书店对面的马路上站着三个熟悉的身影,林皓,林月以及喻乘风。

    “小皓,林月?你们怎么在这?”看见这三人,满晴那叫一个惊讶啊。

    “我们来附近办点事。”三人从对面走了过来,林皓反问道,“大姐,你怎么在这?”

    “我学校在这啊。”

    气氛忽然有些尴尬了,这对话吧,听着都没什么问题,但是作为一家人是不是不应该不知道自己姐姐的大学地址呢?

    “原来姐姐就读的是s大。”林月表情有些不自然的说道。

    “是啊。”满晴干巴巴的回着。

    气氛继续尴尬着,满晴仿佛都能感觉到有一只嘎嘎叫的乌鸦正在几人的头顶飞过。

    好在这个时候,率先跑过去的小亚终于买到了心仪的护身符,一把挤出人群冲到满晴身边喊道:“满满你怎么还站在这里,护身符每人限购一个,咦……这几位是?”

    “小亚,这是我弟,我妹,还有我妹妹的同学。”满晴干咳了一声介绍道,“这是我同学小亚。”

    “你好。”

    “你好。”

    “你好。”

    三张面无表情的脸,三声冷冰冰的你好,那疏远的态度,即使是小亚这种自来熟都有些要hold不住了,只能也干巴巴的回了一句你好。

    “护身符?”林月忽然有些好奇的看向小亚手里的护身符问道,“做什么用的?”

    “哦,我们学校后面有个巷子比较邪门,所以我们就来买个护身符,其实也就是买个心安。”小亚说道。

    “能给我看看吗?”

    “当然可以。”长的好看的人总是会让人心生好感的,何况这女孩又是自己室友的妹妹,小亚几乎没有犹豫的就把刚买到手的护身符递给了林月。

    林月拿在手里,只看了一眼就还给了小亚:“谢谢。”

    “不客气。”似乎感觉自己一个外人站在这里不大好,小亚接过护身符后直接转头对满晴说道,“既然你弟弟妹妹来了,你就陪他们吧,我再去排队看能不能再买一个。”

    说完,小亚朝几人挥了挥手,就又重新跑去队伍最末尾排起队来。

    满晴见三人看着自己,顿时就难受了。你说这本来关系就不是很亲近,好不容易见一面就又被他们撞见了大型封建迷信现场,光林月和林皓就算了,偏偏这里还有个喻乘风,这场面真是比刚才还要尴尬几分啊。

    这时,林月忽然动了,她从自己的手腕上摘下来一串青色的手链,递给满晴说道:“那个护身符没用,你拿着这个吧。”

    “啊?”什么意思,护身符没用,所以你的手链就有用?

    “这个手链是……”林月顿了一下说道,“是一个大师送给我的,据说可以驱邪避凶。”

    “这么贵重,那我肯定不能要。”满晴急忙摇头道,“其实小亚刚才是瞎说的,这种事情怎么能当真,我也就是陪着她们来凑个热闹,没打算真的买护身符。”

    “你拿着吧。”林月拉过满晴的手,把手链一把塞进了满晴的手掌心。

    “大姐,你拿着吧。”林皓忽然也说道。

    “那……那好吧。”满晴见两人都这样了,也不好再拒绝,只得把手链带在了手腕上。手链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质的石头穿起来的,纯然的青色趁着白皙的皮肤,带在手腕上的样子非常漂亮。

    “你们吃过饭了吗?”满晴问道。

    “吃过了。”林皓回答道。

    “那……你们要不要喝奶茶?我们学校附近有一家特别好吃的奶茶店,味道超级好的,我请给你们吃啊。”满晴极力的推荐着,不管怎么说这里也是自己的地盘,自己多少都要招待一番的。

    “好啊。”回答的依然是林皓。

    林月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但是最终只是看了一眼弟弟林皓没有说话,而喻乘风则是从头到尾都沉默着,

    满晴带着三人往奶茶店的方向走去,到了店里,她询问了一下几人的口味,在得到随便的回答之后,满晴就自作主张的点了店里最火爆的几款奶茶。

    奶茶不一会儿就做好了,满晴贴心的帮林皓打开,一边介绍道:“你们常年在国外,应该很难得喝到这种东西,你们尝一尝,味道真的不错哦。”

    “谢谢,很好喝。”喻乘风喝了一口之后说道。

    满晴从对方的表情根本分辨不出来对方说的到底是不是客套话,但是人家能和你客套,就已经是一个懂礼貌的好少年了。

    “这个是拿什么做的?”闷头喝了几口的林皓忽然问道。

    “你这个是加了芒果和益菌多调配出来的。”满晴从林皓忽闪忽闪的眼睛里看到了他的欣喜。

    “嗯。”也不知道听没听懂,林皓点点头就又继续喝起来。

    三人是来附近办事的,所以并没有和满晴在一起待多久,很快就找了个借口和满晴分开了。三人一人一杯奶茶回了车里,喻乘风看着手里的脑茶杯忽然说道:“怪不得阿杰总是说地球的东西好吃,确实味道不错。”

    “阿杰的魂力体系到现在还没有完全稳固,就是因为吃了太多不该吃的东西。小皓,你的魂力体系还没有练成,少吃点。”林月说着就朝还在埋头喝奶茶的弟弟提醒道。

    “嗯。”林皓点点头,低头又喝了几口。

    “……”算了,反正过几天就回去了。

    关我屁事!

    满晴扫了一眼直接删掉消息,为了防止林家的人再烦她,满晴更是直接把所有和林家有关的人的联系方式全部拖进了黑名单。反正,这些人的电话,她一个也打不通,留不留着也没什么意义。

    “这是我们店去年冬天剩下的库存,你怎么会忽然想到买冬天的衣服。”店员一边费力的拆着开刚从库房搬来的箱子,一边问道,“是不是要去北极旅游啊。”

    “啊,是的,我这个朋友要去看北极光。”满晴随口应着。其实哪里是要去看什么北极光,她来买羽绒服,只是因为昨天晚上炎启随口说了一句,现在的灵魔界是冬天而已。

    这炎启提前要走,满晴算了算省了不少生活费,于是合计着给对方备一套冬天的衣服,就当是临别礼物了。

    满晴拎着新买的羽绒服回到别墅的时候,炎启正打算打电话叫外卖,看见满晴给他买回来的衣服,炎启没有说什么,只是笑了笑,吃完饭就直接给换上了。虽然大夏天的穿着羽绒看起来傻的不行。

    炎启把开启界门的地方定在了郊区的森林公园,也就是上次满晴带他去冥想的那片竹林。夜晚的森林分外的安静,树木茂密的几乎都看不见山外公路上的路灯,黑漆漆的竹林里只有零星的几点月光洒落下来。

    满晴把锁了车,把车钥匙塞进衣兜里,打开手机的手电筒跟着炎启往树林深处走去。

    “就这里吧。”炎启停在了上次两人冥想的竹林里,这里有一片不小的空地,正好适合用来开启界门。

    “就这啊?”满晴用手电筒照了一圈,并没有发现这里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一会儿我开界门的时候,会跑出来几只魔物,不过你放心我会处理的。”

    “我知道了,你也放心,我肯定不会中断魂力的输送,一定帮你打开界门。”满晴保证道。

    “……”我的重点是让你不要害怕,不过这话炎启现在是说不出口了,半天居然憋出来一句,“谢谢啊。”

    “不客气。”满晴笑眯眯的回道。

    笑的这么开心,就这么巴不得我离开?炎启腹诽着,想了想又叮嘱道:“我开启界门会有庞大的魂力和魔力波动,魂师监察局的人肯定会第一时间赶过来。”

    “你放心,我早就准备好了,到时候你一走,我就骑着哈雷麻溜的离开。”满晴回道。

    “我还是建议你加入魂师监察局。”之前炎启送小易去魂师监察局的时候,也问过满晴要不要一起去魂师监察局登个记,不过满晴当时就拒绝了。

    “我好不容易把你送走,真是再也不想和魔物扯上关系了。”满晴可不傻,加入魂师监察局?他们是干嘛的啊,保护地球不被魔物侵害的机构啊,她要是加入了那以后地球上的魔物岂不是都要和她有关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