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他敢撩教练[电竞] > 41.第 41 章

41.第 41 章

    天使们, 为防止盗文,v章购买不足50%的,要48小时后才能看  面对那句“你输给我不是正常么?我是lpl第一中单啊”, 她忍不住抬眼瞥他, “知道了,第一中单你最厉害好了吧!”

    陆昀泽满意地点了点头, “嗯。那请问能以我的维克托为核心制定战术了?”

    “知道了!”她忿忿地挪了下椅子,起身上楼。

    陆昀泽继续点了排位, 漫不经心道:“lpl选手的差距其实很小,你打别的中单也是一样。”

    时谊默了一下, 继续往楼上去。

    他又说:“记得发微博哦。”

    这下她没搭理, 气呼呼地风一般刮上了楼。

    陆昀泽继续单排,这一盘他依然选择了维克托。

    其实从前几天开始就练这个英雄, 他现在已经打得快吐了, 但始终还是觉得差了点什么。

    这点什么是对这个英雄使用的领悟, 英雄改版之后,他觉得他还没有悟透。精益求精也好, 吹毛求疵也罢,没有把握的英雄在赛场上亮出来是危险的, 作为一个职业选手, 他必须把风险降到最低。

    今天这场solo,一方面是想借时谊实验一些打法, 另一方面, 他正好给她提个醒。

    她是创造了奇迹, 带领了一支几乎不可能夺冠的队伍夺取了ldl的冠军,但次级联赛和顶级联赛是很不一样的。甚至是在lpl,强队和弱队之间的差距也很大。像ldl大部分队伍那种毫无运营,通过打几波团就能赢比赛的方式,在lpl基本行不通,或者说不可能走得长远。

    lpl经过数年的发展,因为粉丝数量庞大且消费群体年轻,消费**强烈,已经吸引了大量的资本投入,聚集了很多的顶尖教练和选手。

    她是很有天赋,但有天赋的人,并不是只有她一个。

    作为新加入km战队的一员,她必须尽快意识到lpl对手的强大,这样才有可能激发自己更大的潜力,帮助战队取得更好的成绩。

    况且,他除了是职业选手以外,也是个商人,买下她归根结底是笔生意。

    她想证明自己,他也想看到回报。

    *

    时谊回到房间,忿忿地关上门,倒在床上忧伤地看着自己的手机。

    行吧。输就输了,虽然不爽,但是她认。

    可是为什么还要发条夸他的微博,到底该怎么发……

    愁。

    没想好怎么发,她干脆就先把手机丢到一边,打开笔记本干她的活。

    英雄联盟这款游戏,基本半个月就有一次版本更新,在春季赛开始前,拳头公司又把游戏更新了。时谊看了官网的说明,新版本的改动还不小,好几个英雄都重做了技能。

    昨晚开始,她就把这些新技能特性都整理了一下,跟以前的做了对比。现在她要在这些数据后面再加上备注:在什么阵容里好发挥,克制哪些英雄及被哪些英雄克制等等。

    时谊想,等做完了这些,她会再结合队员们的英雄池、使用习惯和团队配合等因素,设计几套阵容打法,提供给阿全和青山做参考。

    春季赛马上就要开始了,km要打首场揭幕战。对于km来说,每个赛季首场比赛有个玄学的说法,但凡是首场失利的,那个赛季他们都进不了季后赛。

    所以不管是迷信也好,为了打出士气也罢,第一场比赛他们都不能输,要做好充足的准备。

    忙了一会儿,一旁的手机提示来了条微信。

    时谊捋了下耳边垂下发,瞄了一眼,本以为是陆昀泽催她发博,打开一看,却是李敏贤。

    时谊盯着屏幕,思绪有些浮动。

    李敏贤是gkd的队员,而gkd队的冯元差点就把她推到了火坑里……再面对他时,她心情有些复杂。

    但她跟他聊过几次天,又觉得他跟冯元并不是一路人。

    他是他,战队是战队,他不过是受雇于人而已,那些人不好跟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这么想着,时谊又觉得释然了。

    其实时谊平时不怎么化妆,更重要的是,她没有多余的钱买包包和衣服。

    不过她还是觉得他很细心,人很好。

    结束了聊天,时谊继续投入数据分析的工作。不一会儿,微信又来了。

    这回是冤家陆昀泽。

    时谊:“……”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都是男人,都是顶尖的职业选手,他为什么就不能有人家李敏贤一半的温柔体贴善解人意?!

    也罢,早死晚死都是个死。

    时谊认命地关掉微信聊天窗口,登微博。

    她先随便翻了翻,终于找到了灵感,于是立马编辑,发送:

    配图:

    五分钟后,时谊的房门被“咚咚咚”敲响。

    她叹了口气,慢悠悠从床上爬起来,开门,外面果然站着陆昀泽。

    他倚在门边看她,举着手机,“这什么意思?”

    时谊假笑,“嘿嘿,我夸你比我优秀啊!”

    陆昀泽也学着她假笑,然后瞬间恢复面无表情,“真心呢?被狗吃了?”

    “有真心啊。”时谊戳戳他的手机屏幕,“你看,‘真心’优秀,有这两个字啊。”

    她,怎么就,这么聪明!

    陆昀泽冷冷瞥她一眼,长腿绕过她进了屋,从床头柜上拿起她的手机,“你小学语文没学好,我帮你发。这么写,本人与陆昀泽单挑输了,陆昀泽在本人心中是宇宙最强中单,没有之一。从今以后,本人一定尊敬他,爱护他,不挑衅,不作死……”

    “你还给我!”时谊越听越不妙,急得要去抢手机。陆昀泽拿了手机就高高举起,一副慢条斯理气定神闲的模样,垂眸看她。

    时谊身高一米六五,在南方人里算是标准身材。可架不住陆昀泽长了一米八七,胳膊一伸,她只能够到他的小臂。

    技术不如人还是一回事,身高不如人才是真的致命。

    “还给我啊!这是我手机。”她不满道。

    “微博改不改?”他问。

    “不改!发出去的微博就是泼出去的水,覆水难收!”

    陆昀泽点点头,“行。从今以后,本人一定尊敬他,爱护他,不挑衅,不作死,以他为榜样和楷模鞭策自己,凡事听从他的指挥和教导,不反驳,不违抗……”

    时谊急了,身高不够,只好弹力来凑。

    直可惜跳了几次也没够到。

    陆昀泽仍旧面无表情,幽黑的眸子就这么瞅着她,语气不冷不热的,“死心吧,这辈子你都摸不到。小矮人还想摘月亮?你问过月亮的感受么?”

    “……”

    时谊哪经得住他刺激,卯足了劲最后一跳,缺乏运动的下盘却不够给力,落地时没站稳,直楞楞地往他身上扑。

    男女授受不亲,陆昀泽这点本能的意识还是有的,回避地往后躲,结果还是架不住她猛然一冲……两人双双倒在她的床上。

    她把他压了个结结实实。

    时谊:“……”

    陆昀泽:“……”

    她呈大字型倒在他身上,身子正好卡在他的双腿间,脸贴着他的胸肌,胸贴着他的腹肌,小腹贴着他的……不可描述之处。

    他的呼吸拂过她的耳朵,是急促而微热的,身上晨起沐浴的香味,直钻她鼻尖。他的身体因略僵硬而绷紧,厚实的胸膛一下一下起伏着。两人这般贴着,也不知道是谁的心跳声,怦怦怦怦直响,在静谧的空间内清晰而突兀。

    到底是谁的?

    陆昀泽轻轻推了一下时谊的胳膊,她这才回过神来,猛然抬头去看他,只见他垂眉敛目地望着自己,瞳孔渐深。

    她的脸唰地一下就红了,羞赧地从他身上爬起来,低头小声说:“不是故意的。”

    陆昀泽坐起来,理了理略显凌乱的头发和衣服。

    静默片刻后,他把手机丢还她,“我先出去了。”

    她撞得有点狠,以致于不可描述之处不可描述。

    人走后,时谊立刻把门关上,背靠着门板长舒了口气。望着那略有些凌乱的床铺,她不由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丢skr人了。

    刚才的姿势也太羞耻了。这要是让人看见了,还以为她在……囧。

    下午一点,雨停了,天气终于恢复晴朗。

    时谊结束了早餐店的工作,买下了店里剩下的包子和馒头,带回大杀四方战队基地。

    队员们已经睡醒了,此刻都坐在电脑前打排位赛。不大的空间里,雨后的阳光透过窗子,落在五个带耳机的小孩身上,桌子上的键盘鼠标被他们按得噼里啪啦响。

    决战将至,队员们都没有懈怠,大家都在为他们这个可能会创造奇迹的团队而努力着。

    马公鸡不在,兴许是又去哪个网吧忽悠小孩去了。现在大杀四方进入了决赛,他顶着战队经理的名号,忽悠的成功率无疑又更高了。

    时谊没有打扰他们,把包子和馒头放在微波炉里加热,又用冰箱里昨天买的食材做了几道菜。

    菜做好后,时谊擦了擦汗,到了队员的身后静静地看他们排位的情况。几局rank都才刚开始不久。

    “小宇,阿宇,宇哥,宇爷——别这样,下路来一下啊,要被打穿了。”大杀四方的辅助连连高喊,向身边的打野请求支援。游戏里,跟他配合的adc也在疯狂发着求助信号。

    “穿就穿啊。”打野樊宇一脸冷漠,“这把排到的adc太菜,帮他浪费我时间。”

    “别……宇爷,我很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