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江宜家的重生日常 > 35.第 35 章

35.第 35 章

    听到这句问话, 江宜家立马笑了出来,“琳琳,我说的高人, 就是住在我家隔壁的郑叔郑婶家的儿子。他只是比我大了两岁, 就已经把高中的数学课本都看完了。”

    说道郑道安,她还真有些想他了, 也不知道他这个寒假会不会过来。

    虽然,她暂时不需要补习高中的数学, 但是,江大哥需要啊。

    点了点头, 刘琳琳了然的微微一笑, “哦?原来是郑副局长家的儿子啊。我倒是听别人说起过,他对数学很拿手。”

    上上个周末她去江家的时候, 正好遇见了从隔壁院子里走出来的郑副局长和他夫人。也就是在那时候, 她才知道江家和郑家做了邻居。

    因为曾经在自己家里见过郑家两口子几面, 她还有些印象,所以, 就上前打了个招呼。

    只要一想道她和他们交谈时,他们话里话外的对自己同桌袒护的样子, 她便为她感到由衷的高兴。

    毕竟, 能够得到郑家两口子的喜爱,对自己同桌来说, 只有好处, 没有坏处。

    听了这话, 江宜家一脸恍然大悟的说道,“哦,对哟,你认识我郑叔郑婶,肯定也知道我道安哥哥。道安哥哥他比你说的还厉害一些,他不只是对数学拿手,他的物理、化学也学得很不错。”

    刘琳琳摇了摇头,不太在意的回话道,“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我和他只在小时候见过一面,还真不怎么熟悉。再说了,远水解不了近渴,他数学再好,对我也没什么用,我们就不说他了。”

    说完,她便话题一转,“小家,我以后中午就不回家了,你记得给我补习代数啊。”

    江宜家笑眯眯的点了点头,“好好好,谨遵刘大小姐的命令。”

    孙园园听完后,也在旁边提醒她道,“还有我的英语。”

    无奈的看了她一眼,江宜家同样答应了下来,“行,忘不了你的。”

    *

    他们两个,不,应该是三个人,自从那天之后,为了提高自己的成绩,中午的时候果然都不回家吃饭了。

    江宜家见状,便遵守着诺言,给自己的两个好朋友补起课来。

    一开始,她讲解的内容还局限在代数和英语上,后来,她见她们俩在其他科目上,也有一些不明白的地方,就干脆九门功课一块儿讲解了起来。

    时间就在他们一天接着一天的补课中,走过了小雪,送走了大雪,迎来了冬至。

    民间有一首歌谣是这么说的:一九、二九不出手,三九、四九冰上走,五九、六九沿河看柳,七九河开,□□燕来,九九加一九,耕牛遍地走。而冬至,就是开始“数九”的第一天。

    在他们北方,冬至这一天是要吃饺子的。

    江妈白天的时候需要出摊,晚上回来后还要准备各种食材,实在是没有时间包饺子,所以,江家的饺子都是江宜家包的。

    她提前一天包好后,就放在屋顶上冻着,等到第二天需要吃的时候,直接下到开水里煮熟就可以了。

    如今,江家多少赚了点儿钱,又是做着吃食的买卖,以至于江爸江妈更舍得在吃上面花钱了。

    比如这次的饺子,江宜家包的是猪肉白菜馅儿的,以前她也就往馅儿里放个一两层的猪肉,如今,馅儿里的猪肉放得比白菜还多。

    把当天中午来她家里吃饭的三个小伙伴,撑得路都走不动了。

    就连她自己,平时都是吃七分饱的,可是那天,也吃了个十层饱。

    冬至一阳生,过了冬至之后,天地间的阳气便会慢慢地回升,白天也会变得越来越长。

    俗话说,冬至黑,过年疏;冬至疏,过年黑。说的是冬至这天如果是阴天的话,过年那天就是晴天;而如果冬至那天是晴天的话,过年那天就有可能是阴天,甚至可能下雪。

    虽然今年的冬至那天是个大晴天,但是,第二天一大早,天倒是阴了下来。

    这一天中午放学之后,江宜家他们一行四个人出去拿饭的时候,阴沉的天空突然飘起了雪来。

    这是今年入冬后的第一场雪,大家看见后都很是喜悦。孙园园更是兴奋地退下了手套,伸出手去接起了落下的雪。

    可惜这时候的雪才刚刚下,她接到的只是一些小雪粒儿。

    它们落到她的手上后,因为接触到了手上的温度,不过几秒钟的时间,就融化了,使得她的情绪低落了下来。

    向阳见到了这样的情形,便张口安慰她道,“这时候的雪还没有成型呢,没什么好看的。等一会儿下大了,才会变漂亮。

    还有,一会儿你接雪花的时候,一定要记得带上手套。不然,就会像你刚才那样,还没来得及看两眼呢,雪就先融化了。”

    他这样别扭的关心孙园园的样子,一下子就把江宜家和刘琳琳给逗笑了。

    她们两个人就这么笑嘻嘻的看着这对青梅竹马在那里交流,心里直呼:太有趣了。

    孙园园倒是没笑,她听完之后,然后就赞同的点了点头,“你说的对,现在下的只是雪粒子,还不是完整的雪花,确实没什么好看的。”

    回忆起往年下雪后的情形,向阳的嘴角儿微微的翘了起来,“如果这场雪下的够大的话,明天你就可以堆雪人了。”

    高兴的笑了笑,孙园园迫不及待的说道,“对,明天我们一起堆雪人,而且,还可以跟以前一样打雪仗。”

    听到这些,江宜家对着刘琳琳挤了挤眼,笑眯眯的插嘴问道,“园园,要是我们四个人一起打雪仗的话,你准备跟谁一组啊?”

    孙园园完全没动脑子,习惯性的说了一句,“当然是跟向阳一组了,我们从小就在一组。”

    刘琳琳听了,装作不可置信的样子问她,“你居然想着和向阳一起组队,欺负我和小家?我们还是好朋友吗?”

    这会儿,总算是回过神儿来的孙园园为难极了,一边是自己的哥们,一边是自己的好朋友们,选哪一边呢?

    她左看看右看看的,最后一咬牙,说道,“我以后在学校里就跟你们一组,回家之后再跟向阳一组。”

    这话一说出口,向阳的脸立马就黑了,他气哼哼的背着孙园园,偷偷地瞪了江宜家和刘琳琳两眼,就差指着她们的鼻子,说她们跟他强人了。

    江宜家满不在乎的瞧了会儿向阳的黑脸,才十分满意的笑着建议道,“园园,真到打雪仗的时候,我们四个人可以组成一个队伍,找班里的其他人当对手。这样,你就不用为难了。”

    孙园园很是松了口气儿,她赶紧高兴的答应了下来,“小家,还是你聪明,咱们就这么办。”

    听完这话,江宜家和刘琳琳对视了一眼,都笑了起来。

    至于跟在她们后面的脸色阴转晴的向阳的意见,谁管呢,反正在他们这个四人小队里,他是最没话语权的那个。

    他们一行人说着说着,就出了校门,来到了江家的摊位前面。

    经过了这两个多月的沉淀,江家的午饭、晚饭的买卖已经稳定了下来。

    在这三样吃食中,基本上每天都是炒面卖得最多。

    因为里面用的面条是用油炸过的,所以,比炒饼、炒米吃起来更香,不过,它的价格也比另外两样贵一些。

    炒米就如江家人预料的那样,卖得最少。大家也只是在想要换换口味的时候,偶尔买上那么一份。

    好在江爸江妈从一开始就想到了它不会大卖,从来就没准备过太多,也就没有造成过什么浪费。

    今天,江爸江妈还是同往常一样忙的不得了。

    江宜家过来之后,并没有过多的打扰他们,只是在跟他们打过招呼后,就和其他三个人拿起他们各自的搪瓷缸子离开了。

    回教室的路上,孙园园一边抱着缸子蹦蹦跳跳的走着,一边很高兴的说着,“你们看见了吧,这样一个下雪天,还有好多人却得在那里挤着买饭呢。还是咱们四个人好啊,可以拿回教室慢慢的吃。”

    说起来,自从他们三个人中午不再回家之后,江宜家也留了下来。

    虽然大家不回家了,但是,饭还是得要按时吃得。可是,学校食堂里的饭品种单一,难吃的很,然而,去外面吃又要挤来挤去的,大家也不好意思天天去江家插队,怕给江家带来麻烦。如此一来,他们的午饭倒是成了重中之重。

    到了最后,还是江大哥给他们想了一个好办法:

    就是他们提前把想要吃的东西告诉给江宜家,等到江宜家回家的时候,就把他们吃饭用的搪瓷缸子拿回去,然后,跟江爸江妈说一下他们点的饭。

    到了第二天吃午饭的时候,江爸江妈提前给他们做好,装到缸子里。

    到时候,他们直接过去拿了,回教室里吃就行了。

    这样既节省了时间,又不用跟别人一样挤在摊位上受罪了。

    向阳点了点头,接话道,“现在这个天儿,外面太冷了,淋了雪还容易生病,还是回教室里吃安全。说来说去,还是多亏了江叔叔和江阿姨照顾我们,提前把吃的给我们做好了。”

    孙园园脚步一顿,立马停下来附和道,“你说得对,我们确实挺占便宜的。”

    话比较少的刘琳琳没说什么,只是满脸赞同的点了点头。

    听完他们三个人的话,江宜家笑了笑,说道,“一只羊是赶,两只羊也是赶。反正,我也是要吃中午饭的,他们准备我一个人的是准备,准备咱们四个人的也是准备。

    所以说,你们三个人只是顺带的,不用天天觉得感激的不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