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原来我是朱砂痣 > 37.第 37 章

37.第 37 章

    此为防盗章, 请提升本文订阅率至70%  唐栀点点头:“谢谢陈老师,我会多自己揣摩的。”

    “你的牛肉干我收到了,谢谢, 很好吃, 听说是你父母手工做的?”陈庆关心地问,得到唐栀肯定的答复后, 他又说:“伯父伯母的手艺很不错,你和家里通话的时候, 帮我带声谢吧。”

    唐栀想起曹香梅交给她的任务,连忙厚着脸皮趁热打铁:“我父母是陈老师的铁杆粉丝, 您能不能再给我两张签名?”

    陈庆还没说什么, 萧觅坤先笑了,唐栀像上辈子一样, 条件反射地瞪了他一眼, 他立即板起脸, 假装严肃。

    “行,我一会让助理给你送几张来。”陈庆好脾气地说。

    接受开机后第二次探班群访的时候, 唐栀拿到了仅此于萧觅坤和陈庆的话筒,和梁琼丹持平, 站在萧觅坤左手边的梁琼丹从分发话筒起就脸色就不怎么好看, 和她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萧觅坤右手边笑容灿烂的唐栀。

    谁胜谁败,一目了然。

    “赵导, 刚刚我们也看到唐栀的表现了, 很惊人, 说实话超出了我的想象。”一名记者向赵亭轩提问:“请问当初你是怎么决定让唐栀这名新人来出演重要的女三号呢?”

    “唐栀是毫无经验的素人出身,这一点大家都知道,当初试戏的时候,她其实不是表现得最好的女艺人,但她的确是最符合我心目中施霓形象的人,谁刚生下来就会走呢?所以我决定给她一个机会,事实证明我的选择没有错,我挑到了一个非常有天赋,并且十分刻苦的女演员,等第一个片花放出,我相信大家也会和我有相同的感受。”多日来的努力有了成效,上辈子对她闭口不提的赵亭轩在媒体面前对她大加赞誉。

    问过赵亭轩后,唐栀本人也接到不少提问,多是关于刚刚那场《霓虹羽衣舞》和唐栀面对两个实力派男演员如何做到毫不怯场,唐栀得体地一一应答了。

    话题转到梁琼丹那里时,有记者提问:“和萧觅坤拍吻戏是什么感觉?”

    梁琼丹避重就轻地回答:“还没感觉到什么就结束了。”

    “你是说萧觅坤很快吗?”

    唐栀看了眼提问的记者,这个问题就很讨厌了,一次性得罪三个人,一个自然是被提问的梁琼丹,一个是被指“快”的萧觅坤,还有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唐女士。

    唐栀的性格一直都特别护短,别看她天天在心里给萧觅坤穿小鞋,一旦有人想要欺负萧觅坤,她护得比谁都快。

    唐栀刚刚开口,想起自己现在的身份,又用力闭上了,她拿什么身份去为萧觅坤出头?前天才婉拒萧觅坤,今天就急着为他说话,在别人看来,她怕是有病。

    好在梁琼丹也不是省事的主儿,她皮笑肉不笑地说:“萧老师快不快,我不清楚,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在周遭一片轻笑中,萧觅坤带着笑容开口:“我理解媒记的难处,也希望你们能换位思考,理解演员的难处,想搏版面,直接冲我来,不要去为难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再有人提出类似似是而非的问题,我会客气地请他离场。”

    有了萧觅坤的警告,接下来的群访顺利无比,大家都提的是规规矩矩的问题。

    群访结束后是单独采访环节,唐栀作为女三号,也捞到一个单独采访的机会,因为她今天表现突出,原定五分钟的采访时间硬是在记者的几次三番请求下延长到二十分钟。

    媒体探班时间结束后,记者们带进片场的媒体车陆续驶离,剧组重回正轨,紧张有序地重启了拍摄。

    唐栀当天下班后,没有去舞蹈工作室,而是给自己放了开机以来的第一个假——直接回宾馆躺床上收看最新一期的《致富经》。

    看完最新一期通过售卖玉米及其附属品达到年入过亿的《致富经》后,唐栀拿着手机的手微微颤抖,觉得发家致富的时刻终于来了,按照《致富经》的思路,除了售卖玉米以外,还能将玉米芯加工成饲料添加剂的载体,玉米皮卖给养殖大户,玉米秸秆做成青贮饲料,一根玉米,几乎全身都是钱!

    赶紧的,玉米种植基地开起来!

    她打开电子账户一看,余额109元。

    掏出钱包和行李箱隔层里的所有现金,余额501元。

    唐栀恨!初始资金这个拦路虎残忍地阻拦了她发家致富出任ceo之路,两辈子加起来无数人夸她演戏有天赋又怎么样,她志不在此!

    她始终单纯地、坚定地、一如既往地想回到她的本职工作上去,成为一名家财万贯的成功投资人,在各大上市公司股东席上都留下她的大名。

    说起来,她和萧觅坤真是天生的冤家,她拼命想去做职业投资人,奈何手气臭,投谁谁倒闭,买谁谁跌停,萧觅坤倒是慧眼识精,凡是他入股的公司,几乎无一例外一线长虹,手气这么好,天生的投资人,奈何他就是铁了心要做演员!

    唐栀对他的金手嫉妒到丑陋,萧觅坤也对她的表演天赋垂涎不已。

    每当想到这里,唐栀就会欲语泪先流,造化弄人啊!

    眼看着种玉米发家的梦想破碎了,唐栀难过地打开微博,来到特别关注“cctv致富经”的官微下特意给这一期的节目点赞并转发:

    “梦想清单no7号。”

    “我晨练了一会。”唐栀皮笑肉不笑的说:“别这么叫我,别人会误会的。”

    “有什么误会的,大家谁还不知道你现在是导演跟前的红人。”肖央砸吧砸吧嘴,吃着枣子出去了。

    唐栀收起笑容,走向自助餐台,和昨天早上吃的一样,拿了一点清粥小菜后,坐到一张无人的小方桌前。

    减肥的第三天,唐栀觉得自己急需一点重油重辣的东西来给她续命。

    这稀饭,淡出个鸟,唐栀一边幻想着赤红的火锅,一边生无可恋地喝着清汤稀饭。

    她还记得上辈子孙岩逼她背常规问答题,其中一道就是“你最喜欢吃什么东西?”

    按照唐栀自己的想法,她最喜欢吃的当然是火锅、串串香、冒菜、小龙虾、烧烤等一切重口味的川派路边摊饮食,孙岩非逼着她说甜甜圈——

    真是见鬼了,光吃甜甜圈能吃饱吗,更何况她根本就不喜欢吃甜甜圈那么甜的东西!

    吃完早餐后,唐栀乘坐剧组的大巴前往片场,虽说今天没有她的戏,但是观摩别人的演出同样重要,别的不说,萧觅坤和陈庆的重要戏份她必须到场。

    碍于肌肉酸痛,她一上午都是能坐着就不站着,要不是片场没床,她还真有躺下观摩的心。

    她看了一上午,直到中午用餐时间的中场休息时才从折叠椅上起身,刚拍完问责刑部尚书一幕的陈庆从场中走出,看见唐栀,主动向她打招呼:“今天有你的戏吗?”

    “没有——”唐栀受宠若惊,连忙站起来答话:“我是来学习前辈们演技的。”

    陈庆笑着点了点头,眼角露出明显细纹,他对完完全全还是个新人的唐栀没有丝毫架子,温和地说:“我的戏路比较窄,对你可能作用不大,你取长补短就是。”

    唐栀就像面对偶像的小年轻一样,激动地点头,陈庆笑了笑,刚要离开,唐栀忽然想起曹香梅的拜托。

    “陈、陈老师!”唐栀忙出声把他叫住。

    “还有什么事吗?”陈庆耐心地问。

    “您……您能不能给我一个签名?”唐栀说这句话的时候,感觉脸上温度正在上升。

    她明明也是明星,去找另一个明星要签名……搞得像个没见过市面的群演似的,真是大瓜皮。

    陈庆笑了:“可以。”

    唐栀连忙在身上摸来摸去,纸纸纸——

    “给。”

    一本线圈本连着一根签字笔被递到唐栀面前,她抬头一看,笑意吟吟的萧觅坤站到面前,他没看她,看的陈庆,打趣道:“陈老师到哪儿都能遇到粉丝啊。”

    “你可就别叫我陈老师了,”陈庆无奈地摇头笑着,接过笔记本签下他的大名,说道:“后生可畏啊。”

    陈庆把笔记本和笔递给唐栀,她忙接住。

    “我先走了,你们也赶紧去吃饭吧。”陈庆拍拍萧觅坤的肩膀,和迎上来的经纪人及助理一起离开了。

    唐栀正要把笔记本上签名的那一页撕下来,萧觅坤开口:“拿着吧,以后说不定还会用得着呢。”

    唐栀顺势就收下了,反正她也没有合适的笔记本。

    “我马上要去赶一个通告,可能下午都不会回来了,你的午餐给你放在化妆车里,别忘记吃饭。”萧觅坤说。

    唐栀愣了愣:“你不带化妆车吗?”

    “带化妆师就行了。”萧觅坤笑了笑:“昨天练那么猛,今天肌肉酸疼吗?”

    “还好吧。”唐栀含糊地说。

    萧觅坤笑了笑,没说什么,和她简单告别后走了。

    果然,萧觅坤的车队没一会浩浩荡荡地开走了,只有他的化妆车还留在停车区域里。

    唐栀偷偷摸摸地开门拿走她的午餐口袋,不敢在这附近多停留,赶忙走了。

    “你看,我说的没错吧,他们关系肯定不简单。”刘瑶说。

    梁琼丹看了一眼满脸殷切,邀功似的刘瑶:“我爸近期要参加一场重要的商业晚宴,有不少大导和制片人都要参加,你要是想去,我就和我爸说一声。”

    “我要去!”刘瑶激动地说。

    “去可以,”梁琼丹忽然逼近,冷笑着看着她:“什么人该碰,什么人不该碰,你应该明白吧?我可不想再看见娱乐圈出现第二个白瑛了。”

    刘瑶脸色一白:“知道,我知道……”

    白瑛,娱乐圈著名的疯女,三年前还是一颗冉冉升起的影视新星,三年后就已经去精神病专科医院入院治疗了,据说变得疯疯癫癫的原因就是因为勾引了光荣传媒的老总。

    光荣传媒的老总就是梁琼丹的父亲。

    梁家母女都不是省油的灯,她才不会像白瑛那个傻子一样,逮着火坑跳。

    威慑了刘瑶后,梁琼丹让她离开,自己则拿出了手机,将刚刚拍到的唐栀上车的照片,和昨夜刘瑶传给她的照片一并发给了林宗霑:

    “给你通个气,你的帽子好像绿了。”

    几分钟后,她收到林宗霑的回信:

    “帮我提醒她避孕,我妈应该不愿意喜当奶。”

    梁琼丹气得脸都歪了。

    千里之外,上京东区的一间由公寓住家改造的游戏室里,林宗霑把手机往桌上一扔,一万三的苹果最新款裸机直接从桌上滑落,摔到地上。

    手机落地发出的声音让桌边的四人都不由侧目。

    “哟,谁惹我们霑哥生气了?”其中一人取下头戴耳机,笑着说。

    “还不是梁琼丹那个傻\\\\逼。”林宗霑不耐烦地拿出烟盒和火机,拿出一根香烟后,叼在嘴里点燃。

    “好好珍惜现在的生活吧,以后你要和那个傻逼天天见面的日子多了去。”还在游戏的一人头也不抬地说道。

    林宗霑被这个未来恶心得皱了皱眉头:“有没有什么办法让我家的老太婆改变心意?只要不是梁琼丹,丑女我也能接受。”

    “你妈给你挑梁琼丹还不是希望她能制住你。”

    “做她妈的梦。”林宗霑冷笑。

    “霑哥,还玩不玩啦?你再不来支援,老子一个远程快被对面日死了——”

    “死就死吧,我打个电——”他一伸手,发现手机在地上,啧了一声,手肘打了一下旁边的人:“手机给我,我打个电话。”

    朋友解锁手机后递出,林宗霑接过,在拨号键盘上丝毫没有思索地拨出一个号码。

    电话震动起来的时候,唐栀正拿着手机看吃播下饭,她看了眼屏幕上亮起的名字,咽下口中因为红烧肉而分泌出的口水,接起了电话:“喂?”

    “亲爱的,你在做什么呢?”林宗霑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

    “吃饭,干嘛?”

    “什么干嘛,想你了行不行啊——”

    “呵呵。”唐栀对天翻了个白眼。

    唐栀和林宗霑废话了快十分钟,直到结束通话时也没搞懂他这通电话的目的是什么。

    她吃完轻食盒饭,将空盒子放进纸口袋时,忽然瞅见袋子底部有几张银白色的东西,刚刚她光顾着拿吃的,没注意下面还有乾坤。

    她拿出那几张东西,发现是治疗肌肉酸痛的撒隆巴斯药贴。

    唐栀闭着眼睛也知道是谁放的,她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去洗手间贴上了药贴。

    萧觅坤有罪,药贴无罪,她给自己找了借口。

    即使是现实派的唐栀,也曾偷偷幻想过中一个“重生”的彩票,让这失败的人生有机会重头再来。

    她有无数个合适的重生时节——

    可以是黑心肠的职业经纪人孙岩蛊惑着大学刚毕业的她,签下一份十分不利的经济合约时;

    可以是狡猾的前夫萧觅坤甜言蜜语哄得她脑子进了水,在事业上升期的时候不顾经纪人和妈妈的百般劝告,义无反顾地和他走进民政局时;

    甚至就连她和萧觅坤离婚后,带着年近三十的离异女星标签跌跌撞撞地走在娱乐圈时,也能算作一个合适的重生时节,功成名就的她有信心重回旧副本,在困难模式里打出一片更宽广的天。

    但……为什么,偏偏是今天?

    “我早就提醒他了,当时他就该那么做!唐栀,你说对不对?”

    酒桌上一位正在高谈阔论的男士朝唐栀忽然抛出问题。

    “呵呵……”唐栀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她哪知道对不对?她上一秒还在戛纳的颁奖舞台呢!

    那奖杯眼看着就要到她手里了,眨眨眼,拿着奖杯的纤纤玉手变成男人又短又肥的手,奖杯也变成了一杯白酒。

    唐栀摆摆手:“不好意思,我在服抗过敏药,医生嘱咐我不能喝酒。”

    男人讪讪地收回了手。

    不用拿出手机查看时间,她依然清楚她回到了过去的哪一天。

    酒桌上的都是她的初中同学,坐在她旁边的是文娱委员龚艺宁,当初如果不是她百般请求,她根本不会来参加这场虚情假意的同学会,坐在她右边,和她敬酒的是初中班里成绩最差的男生杨成伦,高中毕业后辍学去了越南做木材生意,如今身价数千万,衣锦还乡后立马组织了这场同学会。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

    唐栀从包里抓出手机,心急难耐地打开桌面上的微博。

    这时候的她,到底发出那条脑残微博没有?

    没关系,她在心里默默安慰自己,就算已经发出去了,只要她在萧觅坤转发,登上热搜前删掉,就能尽量减少影响。

    上辈子,萧觅坤在她发出微博六小时后,转发了她那条原本没多少水花的微博,直接导致她瞬间登顶热搜第一,粉丝数量是涨了几十万,但同时也为她招来不少“蹭热度”、“抱大腿”的攻击,网友们都说这是萧觅坤在为她“挽尊”,将她和其他想抱萧影帝大腿的十八线女星们归为一类。

    唐栀打开微博后,看到自己的大号首页上,一条最新微博大喇喇地躺在最显眼的位置:

    “@萧觅坤除了恋爱,我什么都不想和你谈[喵喵]”

    隔了快十年再度看到这条微博,唐栀依然按耐不住想要抽死自己的心。

    现在没有捶胸顿足的时间,唐栀看着这条微博下依然为0的转发和30的阅读量,立马往右上角的“v”按去。

    手机忽然一震,特别关注的微博推送来了。

    “@演员萧觅坤:荣幸之至。//@演员唐栀:@萧觅坤除了恋爱,我什么都不想和你谈[喵喵]”

    瓜皮啊!

    唐栀拿着手机的手微微颤抖。

    距离她发出这条微博还没过去一分钟,这辈子的他怎么转得这么快?

    这时间差不是更让人浮想联翩了吗?!

    不行不行,现在还来得及,赶紧删除原微博!

    唐栀第二次往“v”按去。

    手机又震了一下,这次是新浪新闻的推送。

    第一排是加粗的字体:“萧觅坤公开恋爱?”

    第二排是内容提要:“萧觅坤首次正面回应女星告白,“荣幸之至”!对象是即将在新戏中展开合作的新人女星唐栀,详情>>”

    数声微博推送的提示声在酒桌上陆续响起,有一个女同学的手机正好放在桌上,那人看了一眼,立即瞪大眼朝她看来。

    唐栀对她扯了扯嘴角,想笑又笑不出来。

    ……呵呵,天要亡你,你不得不亡。

    “唐栀!你和萧觅坤在一起了?!”

    那位叫饶冬的女同学扯着大嗓门,成功用一句话点燃了酒桌上的气氛。

    “什么?你和萧觅坤在一起了?!真的那个萧觅坤?!”有人艳羡。

    “你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天啊,我的初中同学居然和那个萧觅坤谈恋爱了!”有人震惊。

    “怪不得你大学毕业没找工作居然进了娱乐圈,原来是和萧觅坤在一起了……”有人酸溜溜。

    唐栀否认的声音被一连串的质问给淹没,她失去耐心,拿起自己的包:“我还有事,先走了,你们慢慢吃。”

    唐栀不顾同学们半真半假的挽留,提包走出包间,身后传来他们迫不及待的八卦声:

    “想不到啊,南方来的土包子居然傍上了萧觅坤这条大腿,太好命了吧。”

    “你也不看看人家长什么样?套麻袋也比你穿巴宝莉好看!当初她刚转到我们班的时候,你没看窗子外有多少男生整天路过?”

    “哈哈哈哈,你好意思说别人,你还整日在人家课桌前来回路过呢!”

    唐栀关上包间门,隔绝了里面的哄然大笑。

    手里的手机再次震动起来,她心烦意乱地拿起一看,上面显示着经纪人的名字:“孙岩”。

    唐栀接起电话,往有化妆间标识的方向走去。

    “你和萧觅坤怎么回事?!”孙岩惊疑不定的声音从手机中传出:“你什么时候认识他了?”

    “一个误会,我们不熟。”

    “不熟你还发那种微博?不熟他还会这么回应你?想抱大腿的女星多了,为什么就你抱上了?”浸淫娱乐圈多年的老油条根本不相信她的说辞:“你当我没看见过你手机里的萧觅坤壁纸和输入法?你老实交代,你们是不是谈恋爱了?”

    “你到底在说什么,什么微博?我不知道啊,我今天没发微博。”唐栀装傻:“是不是被盗号了?”

    “我不管你是不是被盗号了,反正这大腿既然你抱上了,那就死也别松手。”孙岩说:“我已经给你打点好各大营销号炒一波,这次我给你下了血本,你别拖后腿就行。”

    唐栀脱口而出:“不行!”

    唐栀说什么也不愿意再像上辈子那样,糊糊涂涂被孙岩炒作成了红颜祸水,更不想让唐栀看了会流泪,萧觅坤看了会沉默,类似“萧觅坤自爆为何对唐栀情有独钟,合作男星无一例外全数陷入情网,唐栀居然有这样秘技”的通稿遍天飞了。

    “为什么不行?你和别人恋爱了?”孙岩狐疑地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