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红楼之林家小福宝 > 42.第 42 章

42.第 42 章

    小福宝飞走啦,购买50%才回来哦, 否则24小时后见啦~

    说起小女儿, 贾敏脸上不禁柔了几分, 然后,忽然想到什么似的, 让人端着点心便出了门。

    林二姑娘如今已是六岁了,以前双胞胎还长得颇为相似, 如今越发是张开了,即便是林家小哥儿再穿上姐姐的衣服, 也不会让人有一分一毫错认的机会了。

    看到小女儿一脸笑容地跑过来的娇俏可爱模样, 贾敏不由得习惯性自豪一把, 果然不愧是挑着她跟林如海优点长的小人儿, 就这模样,才六岁就能看得出日后如何的风姿了。

    “娘亲, 你来得可巧,再晚一步我就要出门啦!”

    只是这一开口,贾敏就无奈了,这人小鬼大的模样也不知道像谁, 还是个团子呢,就学着大人说话行事,还出门呢, 也不知能走几步。

    “福儿要出门呢?去哪里呀?可是方便告诉娘亲?”贾敏深谙同六岁的小女儿交流的技巧。

    果然, 林二姑娘点点头,  “方便的呀, 我要先去看弟弟扎马步,再去拜访长姐,若是长姐得了空,许是会用罢午饭跟晚饭再回来。”

    这话听得后面的丫鬟们都忍不住笑了,贾敏笑着点点她的脑门,还拜访呢,就隔了一道游廊,若是留了你午饭跟晚饭,那哪是得了空,那是空了一整日罢。

    “娘亲笑什么呢?”

    “娘亲看见福儿欢喜呢。”贾敏连忙解释。

    林二姑娘不觉有何不对,兀自点点头, “我知道的,娘亲喜欢我才笑,我也欢喜娘亲来看我的。”

    真真是个福宝,瞧这张小嘴惯是能说会道的,贾敏领着她进了屋,又让人都撤了下去,这才给小女儿投喂点心,一边不忘自己来的目的。

    “你弟弟今日不扎马步,许是看不成了,不过,他今日兴许跟着先生学论语呢,你可要去看看?”

    林二姑娘一副天塌下来的模样,“不扎马步了?”

    贾敏依旧稳坐,“嗯,不扎了。”

    “还要学论语?”

    “嗯,是呢。”

    林二姑娘瞬间耷拉下来脑袋,“那,那我便不去了罢,改日得了空再去。”

    林二姑娘不喜欢学字,也不喜欢读书,林大人与林太太为此废了不少劲,连退隐在扬州养老的范老先生都请了过来,也仅限于教会了林二姑娘识字罢了,一想到沈老先生握着自编的启蒙书卷一脸的痛惜,林如海与贾敏也觉得心都在滴血。

    那可是范老先生,是曾教过皇子皇孙的老太傅啊,可不是谁都有这个荣幸的,自然也不是谁有机会的,若不是当初林二姑娘少不更事许愿想要个顶厉害的先生,这等好事还轮不上他家呢。

    另外,说到许愿,时隔三年,林家的几人也总算是知道了林二姑娘的福气了,偶尔许个愿成真不算什么,但如果是只要许愿就能成真呢?都心想事成了,可不就是天大的福气么!

    只是,出于对林二姑娘的保护,到现在为止,除了林如海,贾敏,还有黛玉,就连林二姑娘自己,对自己的这个能力都一知半解。

    而这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林家主要的几个主子很少给林二姑娘机会“许愿”,一般而言,他们会选择各种迂回与诱哄,比如现在。

    “这雨都下了几天了,你爹爹出门来回颇是不便,连带你弟弟也没法子在院子里扎马步了,只能在屋子里读书……”贾敏又例举了种种下雨的不便,这才看着小女儿, “倒叫娘亲的福儿也无趣了,娘亲真真是发愁。”

    林二姑娘最不愿娘亲难过,见状连忙安慰她, “娘亲莫要担忧,这雨定是不会下许久的,或许,或许明日便会放晴呢?”

    她后面那句也不过是为了加大说服力罢了,而那也恰巧是贾敏希望的,闻言便笑了,也没待多久就准备回去收拾明日要晾晒的衣物了。

    没听她的福儿说么,明日天便能放晴呢。

    是夜,贾敏又跟林如海说了此事,林如海倒是没说什么,只第二天,果然一大早天就放了晴,观青石板上的湿印,怕是半夜就已经停了。

    不过,这皆是后话,不提。

    自从李先生走了后,林如海又为大女儿请了一位德高望重的先生,有了林二姑娘的话,这位先生自是稳稳当当待了三年,最近贾敏正在考虑让小女儿再说点什么,好让先生再多留任几年。

    黛玉素来对自个儿要求严厉,除了读书,琴艺与围棋也学了不少,最近刚得了一本难得的琴谱,每每午后定是要焚香练上一遍。

    这日,黛玉刚从琴室出来,路过大院,远远的就听到了贾敏的声音,听上去不是有事吩咐,倒像是在训话,黛玉本来要走过去的脚步不由得便停了下来。

    她母亲最是亲善不过的人,不仅时常放粮接济外面的穷苦人,在家对待下人更是亲厚,往日里不知多少下人暗地里叫活菩萨,竟也有给下人们训话的时候?

    担心是出了什么大事,黛玉略一停顿,便转而往那边去了。

    许是已经训完了,等黛玉赶到大院,下人们正在散去,临了几个还冲黛玉施了个礼,黛玉点点头,见她们模样,也不似是被训后的样子,先是安了心。

    “这是谁惹母亲不高兴了?”

    贾敏方才就看见了黛玉,此时见她走过来,满眼都笑开了,哪里还有方才的厉色。

    “玉儿来了,刚练完琴,怎么也不回房休息休息?”贾敏笑着说完,作势就要怪罪丫头们伺候得不尽心。

    黛玉知道自己身体不好,一家上下均是格外在意,连带着自己身边的丫头做事都要小心几分,忙是解释, “娘亲莫要担忧,玉儿没事,只是听到声音这才过来看看。”

    到底还是不过十来岁的孩子,再怎么端着,这么一急,连“母亲”也顾不上叫了。

    贾敏倒是越发高兴了些,她这大女儿什么都好,就是对自己太过严厉,两个小的整日里“娘亲”叫得人片刻不得安生的时候,她却早早就帮着自己打理家事了,一想到自己那个小混世魔王,真真是不能比。

    不过一想到两个小的,贾敏方才看到女儿过来的好心情又少了几分,“玉儿过来,陪娘说说话。”

    贾敏这边将大女儿带进了屋里,这才说了方才的事。

    “玉儿可还记得娘跟你说过的姑苏老家城里原先的葫芦庙?”

    黛玉一怔,她自是记得的,姑苏是她们祖籍老家,几年前那葫芦庙炸供,连累了附近好些乡宦,听说那段日子,姑苏城里夜间报更的连“小心火烛”都要多喊几句呢,只是,她却不知道这与她家有何关系。

    虽然姑苏是祖籍,但毕竟去的少,故而,她也自是不解其中缘由了。

    “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听了些闲言碎语,一时多想了些。”

    原来,今日贾敏与几位官家太太一起闲聊时,偶然说到了最近城中人拐子的问题,当时便有人提起了当初姑苏发生的一件大事。

    姑苏葫芦庙隔壁有户甄姓人家,说到那户人家,是当真不幸,先是被拐子拐了闺女去,接着就被烧了房屋,在当初可是闹得人尽皆知,闻者无不叹句可怜见的,如今拐子又开始在扬州猖獗起来,各家有孩子的,都不免有些惶惶。

    贾敏前一段时日忙着家事,好些时日不曾与众官家太太聚过,起初还不知最近城中拐子的事,这一听了,家里还有两个不省心的的林太太顿时坐不住了,回来头一件事就是敲打下人,万不可带着姑娘哥儿出府,这不,刚巧就被黛玉听了。

    黛玉听完整件事情后也是不禁感叹,那甄家的事她也是有所耳闻的,算起来,那家被拐去叫做“英莲”的女娃也不过比她大上两三岁罢了,听说长得颇为俊秀,眉间天生长了一颗朱砂痣,那是谁见了都赞一句可人的。如今又听了母亲详细说来,更是多了几分同情。

    却说从贾敏那里回来的黛玉想着想着,不免又担心了起来,弟弟还好,就只怕那个小混世魔王又无法无天了起来。

    心里想着事,黛玉刚回房间没多久就又开始去寻人了。

    谁料快将府里找了一圈,这才从厨房里将人逮了出来。

    “都多大的人了,整日里也没个正形。”

    黛玉嘴上说着,一边领着人回去,一边还不忘取了帕子给她擦去小脸蛋上蹭到的煤灰。

    姐妹俩手牵手回去,黛玉又是将从贾敏那儿听来的事一说,没指望她能听进去,只希望能管束一二。

    却不想,本来还仰着脑袋让长姐给自己拭脸的若水忽地就蹙了眉头。

    “甄英莲,怎么叫这么个名儿?难怪连累一家子都这么倒霉。”

    “你这小人儿,又在寻思什么,人小脑袋小的,想那么多也不怕受不住,你当谁都像你这般取个名都要费这么多事?”

    旁人只当林家的小女儿取名从了她的双胎弟弟,谁料想这其中还有个典故。

    黛玉回想起妹妹的取名过程,又见她像个小大人似的蹙着一双小眉毛显得格外地可爱,此前压着事的心都舒展了几分,忍不住就掩唇笑了起来。

    只见她小嘴一撇,满眼不高兴,“长姐休要拿我说事,咱们好歹也是官宦人家,即便不是那什么大门大户,在姑苏扬州这块也是有名有姓的,取名一事,怎可马虎?”

    黛玉一听这话又忍不住笑了,却又担心她又恼了自己,只好压下,又回到了两人之前讨论的话题上, “是我的不是,那你倒是说说,怎的‘英莲’这等名字在你眼中竟是马马虎虎不成?”

    “自是马马虎虎的!‘英莲’,‘应怜’,应是怜惜,长姐听听,可不是大大的不妥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