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修真小说 > 过龙门 > 第二十一章 大家都是本科文凭!

第二十一章 大家都是本科文凭!

    一切信息终于在唐徨的脑海里汇总:

    1全靠苗薇薇找她同学穿针引线,才能替自己约到这位柯老师。而苗薇薇大学四年里关系最好的同学,除小露还能有谁?

    2昨天同学们在学校后门外的“啃的鸡”替自己开追悼会,作为班上人气最高的小露,当时却并没有来。显而易见,因为她人在郊区的南塘滨湖大酒店,就在柯老师的酒店房间里。

    3柯老师的公众号文章里曾经提到,说他新招了一个美女助手,两个人之间还有许多少儿不宜的情节。这一设定显然是源自柯老师的现实生活。

    理清这些信息后,唐徨忽然回想起昨天“信生活”关于“年轻人就要有献身精神”的言论。

    既然已经考上了大学,就要最大限度地利用大学里的一切资源。

    他们其实没错,他们只不过是认同并且遵守了人类社会的游戏规则。

    作为一个兜里连200块都没有的男人,唐徨没有资格过问,更没有资格指责。

    如果说生龙活虎男科医院里的一枪爆头,仅仅只是摧毁了唐徨前世的肉身。那么他前世所经历过的一切美好记忆,就在这一刻被宣告了彻底死亡。

    …………

    “你认识我?”刚从卫生间出来的小露一脸惊愕,然后急忙检查自己身上的睡袍。

    幸好没有走光。

    “不是……我……我是……我是听苗薇薇提到过你,只是没想到你也在这里。”唐徨迅速恢复状态,急忙找借口掩饰自己的失态。

    再怎么说,自己也是一个“借尸还魂”的死人,这点小场面还能控制得住。

    况且只是曾经暗恋过的一个女生。

    注意,是“曾经”。

    “哦……”小露点了点头,不再说话,但眼神里显然存有怀疑。

    “饿了吧?那赶紧换身衣服,换好衣服我们就去楼下吃饭!”柯老师已经从自己椅子上站来,上前搂住小露的后腰,熟练地抚摸着。

    然后他对唐徨说:

    “年轻人,我女朋友要换衣服,不太方便继续留你在这里,要不你去外面考虑一下?当然,要是你觉得没有什么好告诉我的,那就可以直接离开,我就不送了。”

    说完,柯老师指了指房门。

    “……”唐徨。

    他只能离开,拎着自己特地买的橘子,还替柯老师和小露关上了房门。

    …………

    一道房门,隔出内外两个世界。

    门内有动静不断传出,有摇床的声音,也有喘息的声音。

    门外是空荡荡的酒店走廊,唐徨点燃第三支香烟。

    他觉得自己似乎有点窝囊。

    但是没办法啊,这毕竟是你情我愿的事情。

    自己总不能一脚踹开房门,将里面的柯老师拖出来打个下半身不能自理,然后将自己兜里仅有的一百多块砸到小露脸上,声情并茂地告诉她:

    “你清醒一点!我养你啊!”

    唐徨想起自己小的时候,常常感慨自己没有足够的能力。要是能像小说里那些练武的、修仙的主角,一定可以荡尽天下不平事,活一个快意恩仇、轰轰烈烈。

    但如今的自己有了足以和成龙媲美的杨炜身体,已经有足够的能力阻止房间里正在发生的一切,但到头来为什么还是这种憋屈的结局?

    更可恨的是,自己还要等在这里,替他们看门——因为这或许是唯一的线索,唯一能够查清自己遇害一案真相的机会。

    唐徨深吸一口烟。

    人生不如意者十之**,大抵便是如此。

    …………

    2个小时后,8824-14的房门终于开启。

    柯老师换上了一身笔挺的西装。

    虽然他长得有点奇怪,身材也惨不忍睹,但换上这身行头,一看就是个很有内涵、很有深度的知识分子。

    相比起来,小露的装扮就要随意得多。

    上身是低胸背心配长袖外套,下身一条牛仔短裤,露出两条笔直的大长腿,散发出一股浓浓的青春活力感。

    看到等候在门外的唐徨,她只是礼貌性地笑了笑,然后挪开目光。眼神里有一丝明显的疲倦,又好像有一丝藏得极深的痛苦。

    是因为“换衣服”换了2个小时,所以有点累了吧?

    “哎哟哎哟,我还差点忘记了!你还等着啊?对了,你还有其它事吗?”旁边的柯老师问唐徨。

    “……”唐徨。

    他活了整整二十二年,第一次有打老师的冲动。

    忍住!

    命案的线索还要从这只衣冠禽兽身上找寻。

    唐徨提醒自己。

    现代社会好歹也披着一件文明的外衣,自己总不可能像电影里的**一样,将这个死胖子按在地上摩擦摩擦,从他嘴里逼问出案情吧?

    除了暴力手段之外,现在摆在唐徨面前的,其实还有一条捷径:

    他完全可以利用“死者唐徨”和小露之间大学同学的关系,从小露身上来做突破。恳求柯老师的这位“美女助手”替她曾经的同学说话,让柯老师把他知道的事情告诉自己。

    只可惜唐徨丢不起这张脸。无论是前世的自己还是现在变成杨炜的自己。

    于是他决定背水一战,只能和柯老师这只老狐狸斗智。

    大学副教授又怎样?说不定也就一个本科学历,大家都一样!

    “生龙活虎男科医院枪击案的三名死者其实是同乡,和我一个老家,是西北一个名叫‘唐家屯’的小镇。当中的父子两人,也就是唐徨和他父亲老唐,他们家里其实还有一个奶奶,早在很多年前就成了疯子,住在当地的精神病医院里。”

    唐徨忽然开口,对柯老师说。

    “是么?”柯老师漫不经心地回答,然后搂着小露的细腰往电梯方向走去。

    “然而就在一个多月前,唐徨的这个奶奶忽然在老家精神病院里去世,据说是自己不小心滚下楼梯,当场撞破了脑袋。正是因为这件事,老唐才会从老家一路赶来莘城,找到刚毕业不久的儿子唐徨,一同前往生龙活虎男科医院拜访同为老乡的张医生。”

    唐徨紧跟在柯老师和小露的身后,手里还拎着那袋橘子,继续说。

    柯老师已经搂着小露在电梯门口停下。

    他伸手按下电梯按钮,并没有搭理唐徨。

    这里是南塘滨湖大酒店的24楼,电梯暂时还没来。

    唐徨还在说:

    “唐徨的奶奶忽然离世,按理说只是一个巧合。但是在收敛遗体的时候,老唐却发现唐徨奶奶的尸体有点不对劲,然后就在那天晚上……”

    讲到这里,他忽然打住,然后问前面的柯老师:

    “是黑色的,对吧?”

    “叮咚!”电梯恰好在这个时候抵达24楼。

    电梯门打开,电梯里面已经有一个推着餐车的酒店男服务生,还有一个满身名牌的中年贵妇。

    柯老师搂着小露进了电梯,然后按下电梯的关门按钮,朝外面的唐徨笑了笑:

    “年轻人的故事编得不错,确实是仔细看过我的公众号文章。”

    电梯门缓缓闭合,自动关上。

    “所以问题其实出在尸体的手臂上,对吧?”唐徨的语调很冷静。

    已经关上的电梯并没有启动,上面的显示还是停在24楼。

    “叮咚!”电梯门突然再次开启。

    “你进来吧。”

    柯老师按住电梯的开门按钮,对外面的唐徨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