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恐怖小说 > 煞气逼人 > 一章 ‘豆芽’少年张初九

一章 ‘豆芽’少年张初九

    对于一个星球或者文明来说,百年时光不过是短短一瞬,可在某些特殊的时刻,100年的光阴流转,也可能引发沧海桑田般的剧变,比如蓝星最近百年就是如此。

    100年间,先是东方神话传说的‘建木’,西方神话传说中的‘奥林匹斯山’破地而出,直冲霄汉,插进某个和蓝星不在同一个宏观宇宙的神秘位面,将两个位面连接了起来,导致无数虚界依次出现,远古神话时代重新降临。

    随后又有本宇宙的外星高等生命,探测到蓝星文明,将其接纳进了宇宙文明的大家族,令这颗本来处于电气时代初期的落后星球,一下子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由‘科技文明’逐渐转变成了所谓‘神话、科技混合型文明’,并成为‘银河联盟’七阶文明等级分类中的第五阶成员。

    暂新的时代就此开启。

    银河历39995年,蓝星公元历2018年,亚洲华国腹地齐鲁省一个名叫荆南县的小城。

    时值盛夏,天气炎热,虽然已经是下午五点多钟,但室外气温仍在30c以上。

    建设在县城中心位置的‘荆南第一人民医院’外科大楼1层,从天花板上散出森森凉气的中央空调大力的吹着。

    走廊上,来回穿梭的白大褂医生、护士,满脸郁气的病患、家属中,一个年纪十三、四岁,个头不高不矮,长相不俊不丑,脑袋略大,身躯却有些干瘦,瞧着像是豆芽菜般体型的少年,一屁股坐在医院科室外专供人等待就诊的塑料椅上,摆出一副瘫痪的样子,再也不动。

    和他走在一起的是个年龄相仿,一脸精明相的少年,看到死党又是一副摆烂的姿态,不满的小声说道:“张初九,你这家伙又装死卖活的耍贱。

    不就是让你帮忙捡几个药**吗,能累死了。”

    “累到是不累,但就是太损了。”张初九抹着满头大汗,有气无力的说道:“你小子从垃圾箱里捡点滴**子,灌上水当葡萄糖卖,早晚遭报应,我可不跟着遭殃。”

    神话时代复苏,蓝星宗教势力一下子变得膨胀了起来,现在提起漫天神灵来,不管人迷不迷信,心里都有些发怵。

    但那精明少年却显得毫不在乎,撇着大嘴道:“满天神明的事多了,谁有空报应我。

    再说了,我灌得是直饮纯净水,无菌无毒,就比葡萄糖水少了点糖分,对病人那是无害的。”

    张初九不耐烦的摆摆手道:“行了,行了,王天宇你就做吧。

    这么大热的天,好不容易吹吹空调,我不跟你废话。

    你赶快去捡医疗垃圾坑人去吧,不然一会等到你老妈值班,逮住你,非出大事不可。

    就真应了报应了。”

    王天宇听到这话,气恼的指着死党脑门发狠道:“行啊张初九,你这家伙仗着跟在爷爷身边,没人管没人问,家里还开庙,大把的赚死人钱,零花无数,就揄我们这些靠头脑吃饭的可怜孩子。

    行,行,你行,等报应真来了,我也一定拖着你一起倒霉。”,蹿去一边开始偷偷的翻医院科室门口放着的垃圾桶,不时拣出个点滴**子,放进书包。

    恰在这时,一群**着胳膊,身上纹龙绣凤,尽头满面煞气的年轻人吵吵闹闹的冲进了医院。

    领头的几个满脸是血,却擦也不擦,急吼着,“医生,医生呢,快来救人…”

    普通病人家属看到这架势,早已有多远躲多远,只门厅的警卫碍于职责,硬着头破迎上前去,“别吵,别吵。

    有伤看伤,有病看病,找医生的话,往右就是急诊室…”

    话没说完,那群凶神恶煞的年轻人一个被人搀着的青年笑着说道:“医院是救死扶伤的地方,你们都别吵吵,也别瞎几把紧张。

    我就是有点腿软,肚子里想拉屎,其他没啥毛病。”

    听到这话,四周的不良青年顿时发出一阵哄笑,有人嚷道:“还是老大牛啊,干翻了十几个人,挨了几十铁棍都没倒下,就想拉泡屎。”;

    “这一仗下来,咱们‘红衫社’也算是打响名头了,以后跟着老大吃香的,喝辣的,也不枉兄弟们干了那么多场的狠架。”;

    “快扶着老大去急诊室,赶快包扎、包扎,拉完屎,咱们去搓一顿。”…热热闹闹赶集一样拐进了急诊室中。

    旁人见到这样看病的奇景,自然是个个侧目,偷偷议论,张初九却眼睛一亮,朝王天宇喊了声,“我忘了今天还要替老头看铺子,先走了。”,撒丫子跑出了外科大楼。

    出了医院,他拐进紧贴着内科病房大楼而建的一条辅街,来到街中间一座老旧的门脸前。

    那门面修的是华式风格,走着飞檐,大门上方挂着木匾,上书“纵鹤观”3个大字,两侧却又写着‘张家白事大全’、‘诵经、安魂、装裹’的广告牌子,庙宇不是庙宇,商铺不是商铺。

    进门后前房面积不大,呈长方形,正对面便是个道龛,里面供着一尊泥胎塑成的太上老君像,已经被香火熏得斑驳。

    道龛后面摆着两节玻璃柜台,里面放着几本花圈、元宝蜡烛、寿衣、骨灰坛款式的画册,再后面则是摆满了叠好的花圈、挽联。

    这种神神叨叨家庙兼着操卖白事用品的铺子,最大的好处就是绝没人来偷,张初九进门见前柜没人守着,也不惊讶,直接穿过前堂走进后院,大喊道:“爷爷,爷爷在家吗,我遇着好事了。”

    喊了几声,后院偏房里一个满脸长着老人斑,一脸苦相的老头走了出来,正是张初九的祖父张显刚。

    咳嗽着问道:“你平素的一放假就撒欢,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遇到什么好事了?”

    “爷爷,我刚在医院里蹭空调,”张初九笑眯眯的说道:“遇见一伙道上的兄弟刚刚打完场狠架来急诊。

    其中的老大挨了几十棍,身上一滴血都没留,就是觉得腿软肚子疼,想拉屎,八成是内脏破裂,内出血充满腹腔后产生了假性饱胀感。

    这么严重的内伤,在咱们这个小县城的医疗水平下那是死定了,最早今天晚上,最迟明天早上就得发送。

    一个亡于刀兵之祸,心狠手辣的魂魄这么平白到手,您说幸运不幸运,开不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