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恐怖小说 > 煞气逼人 > 八章 超凡之妙(中)

八章 超凡之妙(中)

    张显刚看到孙子听着自己的话,越来越眉飞色舞、心不在焉,有些无奈的皱皱眉头继续道:“超凡力量在生命自体拥有的数值基础上,可以通过穿戴装备,加载符箓增强。

    不过这两种方式增加的力量,除非极端机缘巧合之下和生命融为一体,否则终究是外物,不可过于依赖。

    此外关于生命自体拥有的超凡力量,还有一点特性需要注意。

    就像一个身强力壮的普通男人,在肾上腺素激发之下,理论上挥拳时都能达到150公斤左右的击打力量,但实际不经过专业训练,根本不可能做到这一点一样。

    1阶超凡生命**拥有的1烈度攻防力量,只是其潜能极限,并不意味着他真可以释放出这种数值的力量。

    所以超凡生命等级和经过严苛考核才能授予的‘超凡者等级’,绝不能够混为一谈。

    还有最后一点,你要牢牢记住。

    超凡生命的社会地位与其所处社会的文明程度呈反比,所以千万别觉得自己有多么的高人一等,惹下大祸。”

    “这是什么意思?”张初九一愣不解的问道。

    张显刚面无表情的答道:“在蛮荒时代,超凡生命在使用石器的普通生命面前几乎等同神祗,自然可以为所欲为。

    到了启蒙时代,普通生命懂得使用金属器具,驯服牲畜,组建军队后,就有了用数量堆积消灭低阶超凡生命的手段。

    这时除了高阶超凡生命外,其余超凡生命自然而然就由神祗下降成了天然的贵族阶级,只能享有一定的特权。

    以此类推,到了现代星际社会,不要说星际战舰、卫星轨道炮这样的战略武装,就算高斯炮、激光枪、电浆炸弹这种轻型武器装备在普通人身上,也足以威胁超凡生命。

    就算神话生命也拼不过热核武器,所以超凡生命早已不是特权阶级,你千万不要太自傲。”

    张初九闻言张口结舌无言以对,满腔热血顿时凉了半截。

    看到他一下变得无精打采的脸庞,张初九话锋一转道:“我刚才说的那些是为告诫你,莫要盲目自大。

    其实即便到了星际社会,成为超凡生命也还是有不少的好处,极为惹人羡慕。

    比如去虚境探险、开拓原始星球、位面冒险这种风险与收益成正比的活动,普通生命要接受极为严格的训练,花费大笔金钱武装才能进行。

    期间还得耗损装备、弹药,成本高的可怕。

    而超凡生命却只要接受一定的能力开发训练,就有资格进行,期间如果全凭自身力量推进,成本微乎其微。

    这其中的落差足以保证只要积极进取,同样的出身背景下,超凡生命成为富裕、精英阶级的可能性,远在普通生命之上。

    此外只要成为超凡生命,就算什么都不做,单单出卖身体都能保证小康。

    而且无论什么样的规则、秩序,其存在总有限度。

    星际时代低阶、中阶超凡生命的确没了什么特权,但等你成为10阶超凡生命或者更高级的神话生命,一拳就可抹去城市,动念便能毁灭宇航战舰时,情况自然又有不同。”

    听到这番话,张初九露出释然的表情,精神重新变得振奋起来,张显刚见了最后曼声说道:“好了,我该讲的讲完了。

    你试试自己的金煞之力吧。

    先用1成力量,再用3层,之后用5层,最后全力以赴,记得千万不可把实物当作目标,打空拳就可以了。”

    华国陆军标准的战术手雷才填充220克的**炸药。

    虽然手雷的杀伤力大部分是靠弹片崩射,但爆炸威力也足以在两米之内将人体炸裂成几截,攻击头部的话力量足以杀死一头成年亚洲象。

    12烈度的攻防力量相当于300克**当量,就算力量不能全部释放,小小院落也承受不住,所以张显刚的提醒很有必要。

    而听到祖父终于允许自己测试一下新获得的超凡力量,张初九急忙兴冲冲的站起身来,初次运转体内金煞之力。

    心念转动间,他肺腑收缩,金藏洞开,一股锋利的金锐之气贯穿上下,从周身亿万毛孔中透了出来。

    张初九从未感觉自己如此强悍,精力弥漫之下口中不自觉的低啸一声,金煞之力留于体表,充斥于周身毛孔之中。

    双掌一拍发出金石撞击的‘铛铛…’脆响,紧接着握拳连击,挤压的面前本来平静的空气化为一股烈风,撞在小院的围墙大,将一截砖头‘啪’的切成了几段。

    ‘大阴阳五行衍煞法’是凡人登仙化魔的修行功法,并非如何施展自身力量的秘籍,修的是‘大道’,而非‘小术’。

    修炼有成后,虽然可以让人脱胎换骨,超凡脱俗,但如何将这股子超凡力量最大限度的发挥出来,却需要另寻它法。

    可张初九洞开‘金藏’后,却于冥冥中领悟了一种神通,此时不由自主的施展出来,威力不凡,不由的一下愣住。

    而一直以来对一切都显得胸有成算的张显刚看到这一幕,眼中也首次露出错愕之色,心中暗暗思量道:“一方虚界之力果然玄妙无比,我还以为益处只能显现在力量强度上,却不成想对力量掌握也有着无穷助益。”

    一旁的张初九发了会呆回过神来,心里只剩下了惊喜,低头看了看自己握紧的拳头,乐滋滋的邀功道:“爷爷,您说我这几拳打的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