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恐怖小说 > 煞气逼人 > 十一章 神通在身困务住(上)

十一章 神通在身困务住(上)

    毫无意义的闲聊中,时间缓缓流逝,不知不觉到了中午10点,张初九因为下午还要去武馆报名,等的烦躁起来,皱起眉头道:“大天怎么回事,昏过去了吗,这时候了还没睡醒。”

    “就是的。”张腾飞闻言瞥了一眼墙上的电子挂钟,随口应和道:“都快到中午了,等我爸妈回来,咱们就走不了了。

    我去叫他。”,站起身来,走进了自己的卧房。

    几秒种后,一声悲鸣传来,“王天宇你个王八蛋,怎么把我的‘劲爽’全喝光了!

    那可是30多块钱一**的运动功能饮料,我留着健身后喝的,每次也就舍得喝一**而已。”

    话音落地,一个奚落的声音响起,“你瘦的肋巴骨都看的见,皮肤又晒得那么黑,形象简直就是非洲干鸡,还健什么身。

    放弃吧,赵静是不可能喜欢你的。

    人家开学后好好一个初三艺术生,成绩那么好,肤白貌美,身材高挑,怎么可能看得上你。

    我喝光你的‘劲爽’是为了让你幡然醒悟,不要白费力气。”

    吵闹间,张腾飞和蓬头垢面的王天宇一前一后追闹着从里屋跑了出来,看见张初九在,王天宇眼睛一亮,笑嘻嘻的说道:“呦,这不是张初九同学吗。

    多日不见今天终于出关了吗?”

    “闭嘴,”张初九望着脏兮兮的王天宇装出一脸厌恶的样子道:“你看你那要饭的样子,还不去洗洗。”

    听到这话王天宇露出一副‘虎落平阳被犬欺’的表情,叹口气道:“唉,我这不是英雄落难了。

    几千块的本,最辉煌时赢得一辆‘凌风’就剩下四个轮子,结果运气不好,一把输光,惨、惨、惨啊。”

    凌风是华国最畅销汽车的品牌,普通家用型号最少也要5万元左右,王天宇几千的本钱,赢到只差四个轮子便能买辆凌风汽车,那就是翻了10倍以上,自然算大赢特赢。

    可惜最后贪心不足不懂收手,还是输的精光,以一个10几岁年龄的初中生来说,玩这样大的牌局,早已脱离了娱乐的范畴,而是单纯的赌博了。

    感慨了一会自己时运不济,王天宇转身熟门熟路的走进了张腾飞家的卫浴间,只留下已经无力劝阻其戒赌的张初九和张腾飞留在客厅,面面相觑无言以对。

    几分钟后,王天宇冲完凉湿漉漉的回了客厅,第一句话就问张初九道:“九啊,闷在家里这些天,省了不少零花钱吧。

    今天重出江湖,身上带了多少票子啊?”

    十几天前因为‘大阴阳五行衍煞法’奠基成功,祖孙两个过于兴奋的关系,装裹许贺年尸体的费用张初九没有交公,张显刚也忘了向孙子讨要,等于被张初九昧了下来。

    再加上张初九获得金煞之力,成为超凡生命后,张显刚开始将孙子当成了成年人对待,吩咐他报名武馆隐藏跟脚后,直接便将**交给了张初九,让他自己去办。

    所以此时张初九的身上前所未有的富裕。

    钱是英雄胆,听死党问他身上带着多少票子,张初九不由露出一副‘土豪’神情,大大咧咧的摆摆手道:“我一个初中生能有多少零用钱,攒了这两周,也就两、三千的现金,几万块钱的卡。”

    “多少,几千、几万,真的假的,不是吹牛b吧?”王天宇瞪大眼睛半信半疑的惊呼道。

    “当然是真的,你以为我是你啊。”张初九从口袋里掏出一叠现金来亮了亮,“先说好,这钱‘嗨皮’花光都没关系。

    就是绝不能拿来助纣为虐,给你当赌本。”

    “知道,知道,知道你的臭毛病,真是精神洁癖,”王天宇眉开眼笑,点头如捣蒜的说道:“我跟你们在一起的时候,最多玩玩游戏厅的牌机,什么时候赌过博了。

    走,有好地方带你去。

    腾飞去过了,爽的不得了,就是有点贵,不过现在不是问题了。”

    张初九听到这话,露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道:“你看你那猥琐的样子,什么好地方,不用说我都能猜出来,肯定又是那些个下流的黄色场所。

    你啊,你啊,黄赌毒你都快凑齐了你。

    我可先说好,今天我出门的主要目的是要去‘煜邦武馆’报名习武,努力上进,成为一名超凡者,未来为母星争光,没那么多闲工夫陪你们耍那些龌蹉玩艺。

    广告上说,煜邦武馆晚上12点钟关门,现在是早上10:21,还有13个小时,我就勉强陪陪你们一会,免得你们太堕落了。

    走吧,go、go、go!”,一脸兴奋的一马当先,冲出了客厅。

    张腾飞、王天宇两人见死党先行一步,笑闹着,“就你那身体还13个小时,我看一会你13分钟都坚持不了。”;

    “九啊,你之前连个广播体操都不练,现在突然要报名‘煜邦武馆’,真的假的啊,怎么一阵风,一阵雨啊?”,紧随其后的跑了出去。

    三个人只有两辆脚踏车,好在张腾飞偏瘦,就由他带着王天宇,张初九独自骑自己的车子出动。

    3人冒着酷暑,在王天宇的指引下穿过半个荆南县城,来到城西飞艇站旁边一条狭窄的巷弄。

    巷子不长却颇为繁华,道路两边开满了按摩、足疗之类的暧昧小店,间或还有几家经营**的专门店。

    王天宇安排着两个死党将自行车放在巷口一家小超市的门前,大步流星的走进巷子,在一家没有招牌,仿佛民居的3层小楼前停下了脚步。

    望着楼门外一位半躺在房檐凉阴的仰椅上,一边用紫砂壶喝着茶,一边打着蒲扇的干瘦老头对暗号似的问道:“大爷,二哥在吗,我带两个朋友来开开眼界。”

    老头耷眼看了看王天宇,感觉有点眼熟面花的意思,又瞧瞧站在他背后的张初九、张腾飞两个学生蛋子,点点头道:“啊,老二在,进去吧。”

    王天宇闻言朝那老头干巴巴的笑笑,领着张初九、张腾飞两人走进了小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