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恐怖小说 > 煞气逼人 > 十三章 神通在身困务住(中)

十三章 神通在身困务住(中)

    不知过了多久,‘小姐姐’们的虚拟影像终于隐去,黑影院观众们略微变粗的喘气声也慢慢变回了正常。

    这时,已经很久未发一言的王天宇终于开口,意犹未尽的朝身边的张初九道:“这感觉,绝了吧。”

    “还不错。”心系它物的张初九愣了一下,回过神来,漫不经心的答道。

    “又装蒜,又装蒜,你这样会没朋友的。”王天宇闻言撇撇嘴道:“我看的都需要补充营养了。

    现在得中午12点多了吧,该吃午饭了,我现在身上一毛钱都没有,支援几个去买盒饭。”

    张初九正想从裤兜掏钱,坐在他右手边的张腾飞已站起身来道:“还是我去买吧。

    天这么闷,盒饭不凉不热吃起来又麻烦,还是喝冰可乐,吃汉堡吧,简单方便。”,转身朝楼下走去。

    “那我要辣烤鸡腿堡。”王天宇见状急忙喊道,因为声音太大,四周顿时响起一片‘嘘…’声。

    这时新的电影已经开始,看序幕应该是部喜剧爱情片,才看了开头,突然间一阵骚乱声从楼下传来,“干什么的,你们干什么的,怎么往人家家里闯!”;

    “我们是税务、文化、公安稽查联合执法。

    怀疑你们非法经营影视娱乐事业,请控制情绪,不要暴力抗法,免得把小罪闹大。”…

    做影院生意需要一定的经营环境,比如卫生、消防、用电布局等等方面都需达标,投入巨大。

    而黑影院自然便不用管这么多的条条框框,又可以无需纳税,不用顾忌影片的文化版权,使用不合法的外星走私高科技放像设备,利润极为丰厚。

    因此也时时面临着官方相应管理机构的打击,一旦被逮到,经营者往往会被处以巨额罚款。

    观影者如果是成年的话,也会因为轻微自愿参与违法行为,被刻以罚金,当然数额就会减轻很多,一般也就300元以内,无伤大雅,只是传闻出去,面子有点难堪。

    观影者若是未成年的话,则会被免于罚金,可是要诫勉教育然后,通知家长领回。

    这样的处罚,对于张初九来说可比罚钱要严重得多,想到还以为他已在‘武馆’报完名,辛苦练功的爷爷,知道自己其实将宝贵的时间用在和死党鬼混看‘毛皮’上。

    还被警察抓了现行,张初九头皮就一阵阵发麻,藏于肺腑中的金煞之气,不由自主的运转了起来。

    不过这种蓄势待发,只是他进化成超凡生命后,遇到紧张局面时下意识自我保护的做法,并不代表失去了理智。

    无论如何,因为在黑影院看毛皮这种芝麻绿豆大的违法小事,就使用超凡力量和政府强制机关爆发武力冲突,都是疯子才会干的事。

    张初九万万不可能这么疯狂,只是慌张的想着主意。

    走楼梯已经不行,必然会和政府稽查人员正面冲突;使用金煞之力破墙而出太过荒唐,很可能节外生枝,造成难以预测的后果。

    瞬间,他心中闪过许多念头,却都不可行,这时稽查人员却已经冲上了2楼,开始控制局面。

    随着“所有人都不许动,投影仪在哪,让老板上来,关投影仪。”;

    “大家一起找找开关,把灯打开,动作快,快。”…的命令声,‘超现实拟像器’很快便被关闭,所有投影瞬间消失,四周顿时变得漆黑一片,紧急着刺眼的灯光亮起。

    而就在旁人眼睛因为这一黑、一亮,瞳孔适应光线变化的刹那,借着贯通眼窝的金煞之气,目力始终敏锐的张初九已扫视周围,寻找到了能够逃跑的路径。

    那是距离他5、6外的墙壁上,一扇蒙着黑布,离地超过2米,贴着天花板的小窗。

    黑影院2楼这种将正常采光用的窗户完全砌死,烈日当空都没有丝毫光线可以透进的奇怪格局,无疑是为了尽可能创造一种接近,‘超现实拟像器’正规放映环境的环境。

    至于还保留那扇小窗恐怕是因为,两百多平方米的空间完全靠空调换气,单单电费就花销惊人,放映时因为没有办法只能忍受,歇业时却不能如此浪费。

    留一扇小窗和通畅的楼梯口形成对流,自然换气无疑更好的办法。

    而如今这扇小小的窗户却成了张初九的救命稻草啊。

    一瞬间,他的身体比大脑先做出了反应,以‘金神可立’调动超凡力量,双脚蹬地向前一纵,整个人宛如水中游鱼般平直的在半空划过一道弧线,越过数米距离,撞向小窗。

    就像是滚热的餐刀切向黄油一般,随着‘波’一声几乎微不可谓的脆响,金煞之气毫无阻碍的先将蒙窗黑布从中间破开,之后把窗户上镶着的玻璃切成了无数碎片。

    瞬息之间,张初九已穿窗而出,等到黑影院里的众人眼睛经过零点几秒钟的瞳孔变化,适应了光线剧变,重新恢复视力,他早已消失的不见了踪影。

    不过张初九动作再快,也不可能避过所有人的耳目。

    稽查人员中有个穿着警服的青年,似乎直觉敏锐,灯亮起后,疑惑的看向小窗,望见地上有些许飞溅的碎玻璃,眼睛一亮,疾步走到一名矮胖的中年警官面前,请功似的指着小窗道:“黄队,好像有人跳窗跑了。

    窗玻璃都碎了。”

    “是吗。”那中年警官闻言朝青年警员手指方向瞧了瞧,眉头微微一皱,随口说道:“小刘啊,那么高的窗户怎么过人。

    应该是风吹坏的玻璃,不要草木皆兵吗。

    去跟海涛、大镇、阿庆他们检查、检查观影人员的**,看看有没有未成年人,做好登记。”

    青年警员闻言脸上露出不服的神色,却被身旁一位满脸精明的同侪一把拉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