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恐怖小说 > 煞气逼人 > 十四章 神通在身困务住

十四章 神通在身困务住

    避开领导,那同侪向脸上尤有不服之色的青年警官,低声解释道:“刘啊,你看那窗户那么高,那么小,咱们刚才又是连1秒钟都没耽误,直接冲上楼查抄的。

    一般人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反应过来,跳窗逃跑吗。

    根本就不可能,所以这八成是超凡者干的,追上去万一激情犯罪了,谁都不知道是什么后果。

    如果要是杀人、抢劫这样的恶性罪犯,没说的,和他干上就干上了。

    死了、伤了那是活该,谁让咱吃的是这碗饭。

    可今天只是取缔个黑影院,你逮住他也就是罚个200块钱,为这让兄弟们冒那么大的险,你自己说值不值?”

    听到这话,青年警员张口结舌无言以对。

    与此同时,逃出室外的张初九却已经绕出了楼后面的暗巷,一眼看见提着满满一大袋汉堡、可乐的张腾飞正朝黑影院走去,距离已经不足10米,急忙一面大步流星追去,一面高声喊道:“腾飞,腾飞你小子去看什么热闹。

    我都饿死了,还不快过来。”

    张腾飞听到张初九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一脸错愕的转身望着飞奔而来的张初九道:“九,你怎么也出来了?”

    张初九追到张腾飞身边,凑在他耳边解释道:“完蛋了,刚才你一出去,警察就冲进来吧放映厅给抄了。

    我刚好出来上厕所,逃过一劫,大天陷到里边了。”

    听到这话,张腾飞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再望向黑影院时才发现,门口守着的老头早已不见了踪影,门内人影晃动,不由咽了口吐沫,轻声说道:“那咱们怎么办?”

    “怎么办,凉拌呗,”张初九小声答道:“难道还为这点小事对抗公家机关,把大天劫出来啊。

    这家伙被警察抓了也好,反正是小事,挨顿训,连钱不都用罚就能回家,通知家长还正好有个梯阶下。

    要不然的话,难道让他一整个暑假都住在你床底下,老天还不得急死。”

    张腾飞冷静了下来,琢磨了一下张初九的话感觉极有道理,,随手从塑料袋里摸出一个汉堡递给了张初九,然后自己也拿了一个,用嘴巴撕开包装纸,边啃,边点点头道:“这么说倒也对。”

    这时黑影院里,被押着犯事人已经排成一队,鱼贯而出,最前面自然是老板等组织者,后面便是观众而其中自然有王天宇的身影。

    看到他蔫头耷脑的样子,张初九、张腾飞两人忍不住暗自偷笑起来。

    而被抓了眼睛还四处乱转的王天宇,也看到了混迹在瞧热闹人群中,吃着汉堡,喝着可乐,笑的乐不可支的两个死党的身影,顿时露出痛不欲生的表情,无声的用唇语谴责道:“没义气,没人性!”

    张初九、张腾飞见了,越发快乐,一直追着目送王天宇被押上警用大巴才作罢。

    不过笑闹归笑闹,被公家这么一惊,两人终究是丧了兴致,吃过午餐后再没心情胡混,闷闷的各自散去。

    独自一人了,张初九本想去‘煜邦武馆’报名,可想到不久前看到的电影情节,心中一阵阵发痒,最终骑车直奔向‘道口商城’。

    荆南县虽然在华国连4线城市都算不上,但却是老牌工业强县之一,虽然限于经济规模没什么大型重工业支柱企业,但小商品制造业却异常发达,轻工业产品远销齐鲁各地。

    这也导致小小县城内,建有几处大型批发市场,而‘道口商城’便是其中之一。

    张初九一身大汗的骑进市场,放好自行车,靠着入口巨大的‘商城经营区块示意图’铁牌的指引,在数百家商铺组成的街道中找到儿童同品区,来到一家专门贩卖旧式儿童玩具的店铺门前。

    铺子面积不大,只有二十平方米左右,各种各样的玩具盒子都挂在墙上。

    卖货的是个年龄大约五十岁左右的大妈,守着节柜台,酷热的天气连电扇都不舍得用,手里摇着个蒲扇,热的满头大汗。

    看到张初九在门外张望,虽然觉得他丝毫不像批货商,但本着‘苍蝇再小也是块肉’的原则,大妈还是热情的招呼道:“小伙子要买什么吗。

    不买来看看也行,怀旧玩具,现在很流行的。”

    张初九闻言试探着问道:“大妈,你们这有‘溜溜蛋’吗?”

    ‘溜溜蛋’是荆南县的土语叫法,其实就是以前曾经在华国非常风靡的儿童游戏,弹珠。

    胖大妈一听,连连点头道:“有,有,还有好几种呢,来看看吧。”

    “是吗。”张初九闻言眼睛一亮,惊喜的走进了店铺。

    大妈找了一会货,便将几盒子各式各样的弹珠,摆在了他的面前。

    弹珠,有樱桃大小和鹌鹑蛋大小两种,通常由中心镶嵌有各种彩色花纹、图案的硬化玻璃制成,此外仿真玉石制造的琉璃弹珠和不锈钢制成的钢珠也很常见。

    望着琳琅满目的弹珠,张初九掂量掂量这个,摸摸那个,笑的合不拢嘴,开口问道:“每样都要100个,总共多少钱?”

    弹珠单价很低,卖几百个也谈不上什么有赚头的生意,不过对于许久没开张的怀旧玩具店来说,总算是笔营收,大妈喜滋滋的嘟囔着,“玻璃珠小的1毛2,大的3毛,100个就是42…钢珠小的3毛5,大的8毛…”,按动计算器,不一会就算出了总价,283。

    张初九也没还价,直接付了钱,提起用塑料袋装好的弹珠,急不可耐的跑出商铺,一路狂奔着骑上自行车,朝张腾飞家的方向冲去。

    进了废弃工厂的院子,他穿过杂草地,骑到厂区东南角一间早已停产的车间门前。

    车间大门把手上缠着一道道生锈的铁链,锁链又被一把同样锈住的大锁锁着,就算是有钥匙,恐怕都已经没办法打开。

    不过张初九却自有办法。

    只见他将自行车放倒在草丛中藏好,提着装满弹珠的塑料袋,运转肺腑金煞之力,施展出‘金神可立’双足蹬地,腾空而起,飞跃起3米多高,单手抓住开在铁门正上方的换气扇口,脑袋一顶将早已锈迹斑斑的扇叶撞飞,就这样绕开锁着的大门,钻进了车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