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恐怖小说 > 煞气逼人 > 二十章 以武犯禁(上)

二十章 以武犯禁(上)

    新星路,因‘新星影院’而得名,是荆南县最早的娱乐中心地段。

    二、三十年前当县城第一家电影院,在这条街上建成后,随着时间的推移,一家家饭店、零食店、街机厅…自然而然出现在了新星路上。

    尤其最近几年,因为人气聚集,一到晚上,更有各种各样走鬼小贩,拍档食摊会以影院为中心,左、右展开,占满整条道路,十分热闹、繁华。

    乘着夜色骑了10分钟的车,张初九到了新星路,顺着夜市拥挤的人流来到一家名叫‘大华’的游戏厅前。

    插空锁好了自己的脚踏车,他在路边一家专卖炸肉饼、麻辣串的摊子前,排队买了四个加蛋的肉饼吃着,迈步走进了游戏厅里。

    一进门,旁边就是卖‘游戏币’和饮料、零食的柜台,一个剃着平头的中年汉子,正坐在里面,叼着根细雪茄,玩着手机游戏。

    再进去几步,30多台大型街机,错落有致的摆放着大厅中间。

    这些机器规格统一,都是高4米,长、宽3米见方,四面装着一高、一低两片的液晶屏幕,低一些的屏幕供玩家游戏时使用,高一些的屏幕则在半空中即时播放着游戏过程,吸引人气。

    那紧张、刺激又有些血腥、暴力的画面和激昂的游戏配乐、配音掺杂在一起,让人一下便亢奋了起来。

    此外游戏厅靠墙的位置,还摆着一排排配着座椅的扑克、麻将、骰子之类的赌博机;

    夹娃娃机和投篮、棒球、钓鱼等体育模拟类机器,专供不好刺激的玩家使用。

    张初九算是‘大华’的熟客,掏出30块钱买了30枚装在塑料碗里的游戏币,直接钻着人缝,朝自己最喜欢的格斗游戏‘铁笼之斗9’走去。

    来到机器旁,他看到机器正有人玩,便站着等候,抬头看游戏直播,见玩家技术低的可怜,操纵的角色几乎被满血虐杀,不由得撇撇嘴,小声道:“就这技术可得紧着练了。”

    正不屑的嘀咕间,突然有人在背后拍了张初九的肩膀一下,紧接着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九,你不是拼命上进习武吗,怎么舍得浪费时间来游戏厅了?”

    张初九听出说话的人是张腾飞,心里一喜,‘哈哈…’笑着转身望着死党道:“上进之余,我觉得也不能拉下你们这些普通人太多。

    所以故意颓废一下,来找找乐子。”

    “我看你之前是洗凉水澡激了脑袋,才会突然发疯报名武馆练拳。

    还那么努力,把大好暑假都浪费了,现在血管通了,幡然醒悟才对。”张腾飞揶揄着说道。

    张初九笑笑没有作声,指着头顶的游戏直播,改变话题小声说道:“不上去虐两把菜吗。

    好不容易遇上个你都能稳赢的对手。”

    张腾飞叹了口气,指着不远处那个全神贯注玩着游戏,因为战局不利,撅起屁股,激动的猛拍按键的少年道:“你说的‘菜’就是我堂弟,比咱们矮一级,开学初一,郓宁市中考第一名,脑子极灵就是学习学傻了。

    前几天来找我玩,我爸让我带着放松一下,结果什么都没玩过,笨的像猪一样。”

    “郓宁市中考第一!”张初九吃惊的道:“这成绩稳稳的‘别人家孩子’啊,还是你堂弟。

    啧啧…人家这样,你那样,还说人家像猪,却不知自己的成绩在人家看来才是基因突变,家门不幸啊。”

    张腾飞不满的说道:“什么这样、那样,你说绕口令呢,成绩咱们是半斤八两,何必这样互相伤害。

    那边有进的新机器,格斗过关类的可以双打,画面超级刺激,去试试手吧。”

    张初九眼睛一亮,“早说有新机器啊,走去试试。”,饶有兴趣的随着张腾飞走进人群之中。

    那新游戏名叫‘血狮狂战’,名字简单明了中二之极,受众群就是张初九这种刚进青春期,血气方刚喜欢刺激的初、高中男生。

    加上画面精良,角色丰富,尤其大招发出来动作华丽之极,引得张初九、张腾飞两人舍不得离开,游戏币玩完接着去买,直花了七、八十块,过足了瘾才作罢。

    消遣过后,张初九懒筋褪去,想到一个月来还从未中断过的‘炼珠连弹’瞄准练习,不由生出去意。

    摸出手机看了看时间,他朝张腾飞说道:“都10点多了,我也该回家了,你呢?”

    “9点多来的,10点就回家,”张腾飞嚷嚷道:“这可是暑假啊。

    不玩到12点,吃个宵夜…”

    正说着话,他突然哽住,望着几米外一个鼻青脸肿,抹着眼泪,在游戏厅哭哭啼啼游走着,像在找人的少年,张口喊道:“腾彦,过来。

    怎么了这是?”

    少年听到张腾飞的呼唤,像是鸡雏找来老母鸡一般,赶紧跑了过去,哭得结结巴巴的告状道:“哥,刚才有人问我要,要游戏币。

    我不给,他们就把我,把我打了。”

    但凡青少年聚集的娱乐场所,一定不会安宁。

    而街机厅这种说贵不贵,说便宜又不算便宜的中低档消费场所,最常吸引的便是一些‘烂仔’。

    这种人年纪不大,最多也就是20岁出头,十几岁中学辍学,开始混迹社会,又没单子真去混社团,赚黑钱,便说地痞不是地痞,说流氓不是流氓的挨着。

    大事不犯小事不断,以向人敲诈为职业,却不敢招惹成年人,只会去害学生,敲诈的数额说起来都丢人,也就是几枚游戏币、一点零花钱,能让他们玩个免费的游戏,再喝个酒、吃个饭、买包烟混个肚圆就成。

    而敲诈不成的话,也不会动真家伙,一般就是揍上几拳,扇几计耳光,骂两句脏话也就算了。

    这点事就算被抓,也不可能判刑坐牢,最多在看守所里蹲个十几天,就出来了,不疼不痒的毫无震慑力。

    加上这些烂仔很有眼色,对那些经常光顾游戏厅,花钱豪爽和老板相熟的客人反而不动,老板也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轻易不和他们计较,使得其就像游戏厅里的牛皮癣一样,无法根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