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恐怖小说 > 煞气逼人 > 二十一章 以武犯禁(中)

二十一章 以武犯禁(中)

    张初九、张腾飞两人经常出入游戏厅,自然也受过烂仔的气,后来还是和老板混的熟了,才慢慢幸免于难。

    毕竟普通学生和这些混社会的青年比,天生就少了几分胆气和狠辣,多了许多顾忌和软弱,挨了欺负,受了气一般也只能咽进肚子里。

    因此张腾飞虽然因为堂弟的哭诉,气的握紧拳头,脸涨得通红,恨得咬牙,却也只能忍着说:“那都是些烂人,你别跟他们一般见识。

    你身上瞧着都是外伤,没什么大事,一会堂哥带你去医院抹抹药,然后去吃肉串,别哭了。”

    安慰了张腾彦几句,张腾飞望向张初九道:“九,你不是要走吗,走吧,走吧,别和那些垃圾生闲气。”

    按着华国的人伦关系,堂兄弟亲近之极,可以用‘打断骨头连着筋’的俗语来形容。

    所以张初九知道死党嘴巴里对堂弟不亲不近,但实际看到堂弟被人欺负,心里一定气恼到了极点,只是不想连累自己,才让他赶紧离开。

    古语有云,‘侠以武犯禁’。

    若是张初九没修成金煞之力前,遇到这种情况,也只能低眉臊眼的依言离去,毕竟要是死党打算和烂仔拼到底的话,他还可以舍命奉陪,可张腾飞自己都明智的选择了忍气吞声,作为局外人关系再亲近也只能作罢。

    可现在连‘虚界’张初九都计划着去闯了,又怎么会怕几个烂仔,冷冷一笑,豪气的摆摆手,直接打断了张腾飞的话,“行了腾飞,我知道你的意思,不过今时不同往日,你就瞧好吧。”,之后望问张腾彦道:“欺负你的人什么样,在哪?”

    “揍我的是个光头,脸长的很黑。

    还有个矮个子,穿着件花汗衫。”张腾彦啜泣着答道:“打了我之后,他们就抢了我玩的那台游戏机。”

    张腾飞在‘大华’玩游戏也有两、三年了,对这里的烂仔也很熟悉,一听就知道是哪拨人,很江湖的点点头道:“看来是黑蛋那几个人打了你,行了,别哭了。

    你既然是腾飞的堂弟,就和我弟弟一样,哥去给你找回场面。”

    一旁的张腾飞见状,害怕堂弟被揍之外再饶进去一个,急忙拉住张初九的胳膊道:“行了九,黑蛋那拨人听说以前都是体育生,壮的很,你别练了几天拳就瞎起哄。

    该干嘛,干嘛去。”

    体育竞技其实不仅仅是比赛,更是一种复杂的社会文化现象。

    哲学性的说法,它是以身体和智力活动为基本手段,根据人体生长发育、技能形成和机能提高规律,达到促进全面发育、提高身体素质与全面教育水平、增强体质提高运动能力、改善生活方式与提高生活质量的一种有意识、有目的、有组织的社会活动。

    随着文明的进步,体育事业的规模和水平甚至可以变成,衡量一个国家社会发展进步的重要标志,也是外交及文化交流的重要手段。

    而即便进入半神话半科技的星际时代,蓝星上可以开山劈岳,断江拦河的强者迭出,但9999%的人仍然是以前的普通人。

    对于他们来说,可以横穿宇宙,在真空生存的超凡者在神奇到令人咋舌的同时,也距离平凡的他们非常遥远,无法产生太大的认同感。

    所以作为一种社会文明现象,体育竞技现如今仍然以普通人为主进行,并且严禁超凡者参赛,违者不仅终生禁赛,还会处以巨额罚款,甚至视情节严重与否判处徒刑。

    因为职业运动员收入颇丰,还有极高的社会地位,所以从中学开始,学校就会按照家长的意愿就对有潜力的孩子,进行竞技体育方面的培养,这样的学生就是体育生。

    因为课余时间都在进行运动训练,所以他们的身体素质一般情况下要远远超过四体不勤的普通学生,通常都是学校里的霸王。

    就连辍学混社会,也能当成一种资本炫耀。

    不过比起超凡者来,所谓体育生却只是笑话,面对死党的警告,张初九微微一笑,运转金煞之力胳膊一弹,震得张腾飞掌心发麻,不由自主的松开了手。

    得脱束缚后,张初九直接朝刚才张腾彦玩游戏的那台街机走去,到了机器旁,果然看到一个满脸横肉的黑壮身影,正在专心致志的打**,正是黑蛋本人。

    寻到了仇人,张初九也不说话,又凑近了些,猛的张开左手伸展五指,朝那黑蛋光秃秃的头顶抓去。

    人的头顶没有头发时按说不好受力,可张初九这一抓乃是形意拳五行里的一招,自有窍门,在金煞之力的催发下,一下就扣住了黑蛋头皮上的肥肉,紧接着连皮肉带神经的一抠,一拉。

    疼的黑蛋瞬间全身抽搐,脑袋惨叫着被抓到了胸前。

    而见黑蛋的脸凑了过来,张初九顺势用空着的右手,正反两个大耳朵,扇的他满眼金星。

    之后右手改掌为拳,一计‘炮锤’轰在黑蛋的肚子上,打的他凌空屈膝,跪倒在了地,将中午吃的米线都合着胃酸、胆汁吐了出来。

    一旁陪着黑蛋双打的矮个子青年这时才意识到同伴挨了揍,慌慌张张的挥拳冲向张初九,却被张初九一个劈掌直接打在拳头上,震得腕骨骨折,之后又是近身两个耳光,一计‘炮锤’,打倒在了地上。

    如此干净、利落、狠辣的出手,委实震慑人心,和黑蛋、矮个子青年一伙的几个烂仔,再也不敢动手,大声嚷道:“敢打人,你敢打人!

    还打的那么重,不怕我们报警吗!”;

    “老板,老板,快报警啊,大家都来看啊,这里有人故意伤害了,人都给打晕了!”;

    “等着,你等着,看警察来了怎么说,你等着。”…

    这就是烂仔没脸没皮之处了,像许贺年那样真正的道上人物,被打的内出血,哀嚎一夜惨死,也绝不会想着报警,让警察替自己出头,坏了名声。

    但烂仔却没什么顾忌,平常欺负善良嚣张的很,一旦碰到拳头硬的恶人了,又化身成遵纪守法的公民,寻求法律的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