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恐怖小说 > 煞气逼人 > 二十二章 以武犯禁

二十二章 以武犯禁

    张初九从小父母不在身边,只一个爷爷顾着,且自他成了超凡生命后,爷爷也不再太管他了,算是光棍一条,也不怕事,冷笑着喝道:“还故意伤害,看来你们也上过中学的社会课,懂点法律啊。

    那知不知道,用暴力抢钱,无论多少数额都是抢劫罪,要判重刑啊。

    平常是没人和你们这些杂碎较真,你们才没进监狱,现在竟然还有脸说报警。

    我打你们是因为你们先抢了我兄弟,知不知道,打伤算正当防卫,打死了才是防卫过当。

    老子今年刚刚14,防卫过当也就是进工读学校劳教3年,今天就试试你们骨头有多硬。”

    说话间他垫步上前,几招打的剩下叫嚣的烂仔,满地乱爬,连踢带踹的继续道:“喊呀,再喊呀,报警,她妈给我报!”

    烂仔都是欺软怕硬的性子,见张初九如此蛮横顿时泄了气,在地上一边打滚,躲避着张初九的拳脚,一边将口袋里的钱全都掏了出来,哀嚎道:“大哥,大哥!

    老大,饶命啊,饶命啊,钱还你,钱都还你,我们再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大哥,是我们没长眼,冒犯了您兄弟,我们认错,我们摆大场认错。”;

    “老大,老大,都是黑蛋这个死玩意不学好,有眼无珠抢了你的小弟,我们愿意赔钱,愿意赔钱。”…

    见他们认了熊,张初九这才停脚,凶神恶煞般的说道:“滚蛋,滚蛋,tmd。

    能动的搀着不能动的都给我滚蛋,以后记住,街头看见老子,给我街尾滚!”

    “是,是,是,是。”,一群遍体鳞伤的烂仔闻言,跌跌撞撞的爬起来,将钱凑在一起,恭恭敬敬递到张初九手中,之后受伤轻的搀扶着伤重的,逃出了游戏厅。

    张初九望着他们抱头鼠窜的背影消失不见,长舒了口气,再看四周,顿时发现旁人投向自己的视线,已经和以前截然不同。

    以前他一个相貌不英俊,气质不出众,土里土气,长得像大头菜的普通少年,谁会在意。

    现在这一霸气十足的出手,一般青年人都不敢与其对视,更有一些小小年纪就画着大浓妆的不良少女,投来或者好奇,或者仰慕的目光。

    自尊心得到前所未有的满足,张初九见张腾飞和张腾彦也在人群中,目瞪口呆的望着自己,便继续按着电影里的调调,装出一副江湖大佬的表情,漫步走到两人身边,把手里一叠零钱朝张腾彦面前一递,“场面找回来了。

    这些钱是他们赔的医药费,你拿着去医院涂涂药。”

    话没说话,一旁的张腾飞突然间回过神来,兴奋到有些语无伦次的嚷道:“我的天,行啊你张初九!

    这,这简直像打了兴奋剂啊,这么三下五除二就把黑蛋他们7、8个人给揍趴下了。

    才练了几天的拳啊,就那么管用。

    不行,我也得去‘煜邦武馆’报个班,练练,这扬眉吐气呀这!”

    张初九知道自己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能练成如此身手,99%靠的是练成了金煞之力,去武馆学拳的作用只是锦上添花,懂得出力技巧而已。

    他可不希望死党白花几万块的冤枉钱还浪费时间,半真半假的笑着劝阻道:“腾飞,你这细胳膊,细腿的就别浪费时间、金钱去‘煜邦武馆’练拳了,资质实在太差。

    你千万别和我比,我报名时教练一测就说是,万年难得一遇的练武奇才。

    本来需要学几年的招数、功法,不到一个月就学会了,如今已经是武馆弟子里的领军人物…”

    他正鬼扯着,突然身后有人说道:“我才出去培训四十多天,荆南煜邦武馆弟子里竟然就多了一个领军人物,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不过到底是真是假,咱还是得搭搭手再说。”,踏步一个钻拳,朝张初九耳根打去。

    拳锋临头,张初九一个激灵,金煞之力运转全身,使出‘金神可立’垫肩缩头,硬生生用肩膀挡住了那记钻拳,瞬间便消耗了003量度的生物。

    虽然和张初九72的超级生物能总量度相比,003微不足道,但却不意味着这记钻拳很轻。

    超凡生命和普通生命差距巨大,按着能量转换原则,张初九消耗了003量度的生物能,就意味着钻拳的力量足有003烈度。

    这已经超过一位训练有素的重量级拳手,直拳的威力,打在普通人身上足以瞬间夺去反击能力。

    而见这一招钻拳被张初九轻而易举用肉身硬抗了下来,还表现的不疼不痒,攻击者脸上一阴,不再开口讲话,抬脚一计侧踢,直奔张初九的胸口。

    正得意时突然间莫名其妙接连被打,张初九不由的也动了肝火,将力量释放至03的烈度,挥拳和那计侧踢撞在了一起。

    本来他想着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03烈度的力量怎么也能把对手的脚踝砸飞。

    却没想到,拳脚相撞之后,竟是不相上下,只不过张初九纹丝未动,那攻击者却在反作用力下,踉跄退了几步。

    拳力虽然不比脚力,但无论如何侧踢能打出03烈度的练家子,挥拳不会只有脚力的十分之一,张初九意识到原来第一击对手已经留手,恶意不深,便没有追击,望着那身材高大的攻击者,疑惑的问道:“你是什么人,干什么突然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