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恐怖小说 > 煞气逼人 > 二十三章 丢青梅打竹马(上)

二十三章 丢青梅打竹马(上)

    攻击张初九之人就是洪鹏飞。

    刚才他和师弟、师妹们宵夜完,又买了几只冰激凌做甜品,边吃,边要各自散去,恰巧碰到那几个烂仔被张初九赶出游戏厅。

    无意间瞥见黑蛋脑袋上的抓痕,很像是形意拳打法留下的,好奇之心,便走进了游戏厅中想要一探究竟,刚好听到张初九自吹自擂。

    现代星际社会,虽然已没有旧时那么严格的江湖规矩,但作为荆南煜邦武馆最优秀的弟子,半只脚已经踏进形意门的洪鹏飞来说,有些面子却还是不能舍的。

    要是没听见张初九的话,甚至听的是传言也就罢了,可如今是有人当着一众师兄弟姐妹的面,在他面前自称,‘煜邦武馆弟子里的领军人物’,就算是信口开河,洪鹏飞也不能置若罔闻。

    更何况他本来就是表面豪爽、大方,实则小气,善妒的性子,心中一怒,便朝张初九动了手,只是因为大庭广众之下伤人的祸实在太大,不得已才留了几分力。

    结果交手两招,洪鹏飞发现,招数姑且不论,单论力气,张初九明显不在自己之下,而‘一力降十会’。

    对手这般神力不免令他心生生出顾忌,怕继续较量下去自己丢丑。

    因此听张初九发问,虽然心中恨得咬牙切齿,表面却脸色一正道:“同学,看你使出的功夫的确是在‘煜邦武馆’学的。

    但我们学功夫的目的是强壮体魄,磨练意志,丰富内心,不是用来好勇斗狠的打人。

    尤其你打人之后还大言不惭的说自己是‘煜邦武馆’的学生,感觉非常骄傲。

    我作为武馆的老弟子,实在是看不下去。”

    这番话说的冠冕堂皇,占尽道理。

    张初九恰恰生来就是讲道理的性格,生平最讨厌的就是胡搅蛮缠的人,闻言张口结舌,无言以对,只能干笑着哼唧道:“我那个,不是,不是主动动的手,是,呃,是他们先欺负人…”

    正说着,突然就听人群里一个冷冰冰的女声传来,“张初九啊张初九,你还是那么能做错事之后,找各种各样的客观理由推脱啊。

    学武之人要有武德,你既然有恒心,有天份,短短时间便学拳有成,功夫上身应该知道,自己已经是一个‘武人’绝不该以武力欺凌弱小。

    就算普通人不知道厉害,无意间冒犯了你,你不得不还手,也该懂得分寸。”

    张初九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嘴巴抽动了几下,目光在人群里扫来扫去,终于看到了开口的翟丹,气势重新变足,横眉竖眼的回敬道:“大刀,不,翟同学,你什么时候从暴力女学生,转职成善良的白莲花了。

    还‘武人绝不该以武力欺凌弱小’,咱都是知根知底的人,这些年就你欺凌的弱小,包括我在内还少啊!

    当初踹我的时候,怎么不说懂分寸呢!”

    原来张初九和翟丹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就是同班同学,直到毕业都未分班,认识已经几年之久,按着古语算是有那么点‘青梅竹马’的意思。

    只可惜两人的缘分不是善缘,所谓‘青梅竹马’乃是你用硬的像石头一样的青梅砸我的头,我用单手棍一样的竹马敲你的脑袋。

    而这孽缘的起因,说起80%都得怪张初九点子太弊,剩下20%则是翟丹性子太强。

    小学1、2年纪,张初九因为年龄太小,性子未定还没把太多精力花在修炼上,所以成绩不错,拼一下便能勉强挤进班级前3。

    而翟丹的成绩恰好和他相差无几,所以两人当时期中、期末大考时,常常要争夺班里第3的位置。

    这样的竞争在大人看来,简直幼稚的可爱,可在7、8岁的孩子眼里,班级前3名意味着‘三好学生’、‘文明少年’这样的荣誉跑都跑不掉;

    意味着老师的另眼相看,同学中的超然地位,简直是人生目标的极致,每一个竞争者都是‘生死大敌’。

    更何况,张初九和翟丹两人的成绩当时实在不是班里第1、第2名的对手,都只能觊觎第三名的宝座,竞争更是激烈。

    时间久了自然而然就明里、暗里的别着劲,相互越来越看不顺眼。

    不过学习上的竞争乃是文比,两人又是一男、一女,再较劲最初也没发生什么实质性的冲突。

    直到3年级时,有一堂体育自习课,翟丹穿着一件不易分辨男女的运动装,趴在课桌上和别人兴致勃勃的聊天。

    张初九在操场上刚撒完欢,疯跑进教室,想回自己的座位喝水,穿过坐道时,巧好碰到翟丹挡路,还以为是男生,想都没想就一巴掌打在翟丹的屁股上,嚷道:“好狗不挡道,挡道不好狗,让开,让开。”

    华国教育法规定,国民7岁开始接受9年制义务教育,小学3年级已经10岁,而10岁的女孩子在星际社会,营养充足的情况下,已经可以勉强称之为少女。

    被人误打一下屁股其实不疼不痒,那算是什么大事。

    可被打者换成一个刚刚进入懵懂、敏感的青春期,情怀如诗的少女,打人者则是同龄少年,性质却变得截然不同。

    可以想象,当日大庭广众之下,屁股突然被男同学莫名其妙的打了一下,翟丹的那种羞怯、气恼又慌乱、茫然的五味杂陈滋味,是常人难以琢磨的。

    她脸孔涨的血一般红,直起身体,扭头怒视着张初九,还未开口讲话,眼泪先‘唰唰…’流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