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恐怖小说 > 煞气逼人 > 二十五章 机缘(上)

二十五章 机缘(上)

    来到‘永兴大厦’门前,才过去不到15分钟。

    张初九在路边树底的凉阴里稍停了一会,才掐算着时间走进大厦,乘电梯直上11楼,踩着1点半的秒针,走进了武馆练习厅。

    因为不是正规练习时间,荆n县的‘秋老虎’又特别厉害,午时的温度不比盛夏时节稍低,让人昏昏欲睡,所以硕大的练习厅连一个人影都没有。

    张初九见眼前空空荡荡,想了想,就打算摸出电话给赵贺打过去,却突然看到赵贺匆匆忙忙的推开大厅斜下角的后门,闯进自己的眼帘。

    两人一个对视,赵贺马上抬手连招,示意张初九赶紧过来。

    张初九见状小跑着穿过大厅,来到赵贺面前道:“师傅,我来了。”

    “嗯,跟我来。”赵贺点点头,一边转身推开后门,领着张初九走进了荆南煜邦武馆的办公区域,一边低声解释道:“形意门的掌门武大先生每隔一个季度,会在‘煜邦武馆’的内网上开1个小时的公开课。

    大部分是讲讲练功时的心得,演示演示拳法。

    运气好的时候偶尔会播放拳经原本的‘观想图’,甚至阐秘呼吸法中的某些诀窍。

    你现在练拳已经入味,应该懂了‘假传千万言,真传一句话’的道理,能亲眼看到宗师级的拳法大家演武,意味着什么就不用我多讲了。

    总之这种机缘,有时候可能一无所获,但有时候被点醒一句就能受益终生,一定要珍惜。

    还有按理说这类公开课,只对武馆教练和获得过形意门进修资格的优秀弟子开放,普通学员是没机会参与的。

    但你、我投缘,所以我愿意给你这个上进的机会,一会什么话都不要说,见人就赔笑脸,懂了吗?”

    张初九闻言心中暗暗腹诽,“就算武煜邦的实力再惊人,几千甚至几万个人都有资格看的网络公开课,有这么可能获得什么秘传。”,表面却一脸感激的说道:“谢谢师傅的器重,我懂了。”

    说话间,两人穿过一道走廊,走进1部需要刷卡才能使用的内部电梯。

    因为武馆办公区不对学员开放的,所以张初九这时只能盲目的跟随着赵贺,上到12楼后,又穿过一道钢化玻璃隔断隔出的长廊,来到尽头一间大型会议室外。

    会议室门口守着四名保安,和一名穿着武馆教练道服的教练。

    见赵贺走近,保安们自然而然的退到了一边,只那个教练动也不动的朝赵贺笑笑,招呼声,“赵哥来了。”,之后将目光转到张初九的身上,脸色一正问道:“这是哪位?”

    “吴教练,这小子是我姨家的表弟,”张初九笑盈盈的低声说道:“荆南本地人,这不听说我从济北武馆调到了荆南,特意报名了我带的‘精英班’,给我增加点业绩。

    孩子不错,挺有练拳的天赋,我就想着亲戚里道的,带他来开开眼界,涨涨练拳的恒心。

    兄弟帮个忙呗,哥哥我马上就要调回济北市了,咱们弟兄长得很,有情后补。”

    济北市是齐鲁省的省会城市,自然比区区荆南一个县城要繁华、重要的多。

    吴仪初闻赵贺的话显得面无表情,但听到赵贺说自己马上要调回‘济北’后,想到最近省城煜邦武馆翻天覆地的人事变动,眉头一皱,心中闪过许多念头。

    最后感觉不管赵贺的话是真是假,都不妨给他个面子,反正私放个把人进去也不是什么大事,就算被追究也就是罚点工资了事,于是装出左右为难的样子沉吟了片刻,跺跺脚道:“行吧,赵哥您的表弟那也不算普通学员,而是咱们武馆教练的亲属了。

    虽然进去还有有点违规,但看您的面子,我就破例一次。

    不过让孩子别那么招摇,躲着点人,看完马上出来。”,一侧身将会议室的大门让了出来。

    “那谢谢了啊,兄弟,有空请你喝酒。”赵贺见状笑着说道,之后轻轻推开大门,和张初九一起轻手轻脚的走了进去。

    进门后,张初九只觉得眼前一黑,随后惊讶的发现,自己竟身处一间宽敞、明亮的禅室之中,不远处一个头发花白,相貌祥和的老人正在不远处随着一种难以描述的韵律,一个接一个的摆着形意拳的基本架子。

    这种状态有些熟悉,让他一下回忆起了不久前在黑影院里,感受‘超现实拟像器’时的体验,只不过现在的仿真程度,似乎比那时还要逼真。

    正感叹间,张初九的耳边突然响起赵贺细微之极的声音,“这是‘三维虚拟投影’,弯腰向前走两步,不要碰到人,然后耐心的看。

    等公开课结束了,赶紧自己出去。”,

    张初九无声的点点头,深深弯下腰来,发现眼前的景象一变,由禅室变成了一双双黑暗中隐约可见的大腿。

    他弯着腰,慢慢前行几步把门口让开,选了处空地重新直起腰来,顿时不远处的老者再次出现,慢条斯理的讲道:“万丈高楼平地起,这句俗话大家都说滥了。

    随便找一个练武的问,‘请问你,习武什么最重要啊?’。

    十个有十个会说,“基础,基础最重要。”,可又有多少人心里真是这么想,这么做的呢。

    我看百中无一…”

    老者不停的说些初听起来极为质朴,细细品味却玄之又玄的拳理,听的张初九云山雾罩,似乎领悟到许多,又似乎一无所获。

    正当他越听越觉得无奈,突然间投影一变,化为一座荒芜的摩云高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