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恐怖小说 > 煞气逼人 > 二十六章 机缘(下)

二十六章 机缘(下)

    云雾中,有一人身穿黑袍,以帽兜遮面,伴着清风缓缓演武,使得正是形意五行。

    那拳式一出,‘劈’如开天辟地,‘崩’若裂云见日,‘钻’能洞穿山河,‘炮’似摧星毁月,‘横’可力挽狂澜,惊得人目瞪口呆,无法言语。

    打完一套拳,把周围云海激荡的粉碎,露出脚下站立的独峰,竟赫然是一座天然的铜山。

    那铜峰西邻碧波荡漾的大洋,东靠岩浆横流的火hn依坚石遍地的荒原,北临巨木森森的丛林,地形诡异之极。

    而对这一切,黑袍人却视若无睹,缓缓站定后,将拨开帽兜,露出脸来,其相貌初看之下无什么特殊之处,五官显得极为普通。

    但细看却可发现,黑袍人眼眶里的眼珠微微凸起,瞳孔极大,宛如枭鸟一般阴森,即便是与其投影对视,也令人心生寒意,不敢直面。

    众人正心惊间,黑袍人突然声如洪钟的说道:“我的名字叫尚无伤。

    父亲名叫尚存意,乃是贼子武煜邦的师兄。

    当初家父和武煜邦共同投入大拳师李存信的门下,学习古拳法‘乾坤璇玑术’。

    后来师祖去世,家父得承衣钵,和武煜邦一起寻访天下武术名家,以‘乾坤璇玑术’为蓝本,博取众长,去芜存菁,耗时十年,研究出了‘形意拳’。

    结果谁成想,武煜邦狼子野心,拳术有成之日,便是其欺兄灭长之时。

    竟先以毒酒毒杀家父,后又买通悍匪灭我尚家满门,意味独享开宗立派的尊荣。

    好在天可怜见,不从歹人。

    灭门之日,我因为随着回山村省亲的奶妈游玩逃过一劫,保住了性命,数十载颠沛流离,终于学有所成,今日来揭穿武煜邦这贼子的真实面目。

    我知道,看这视频的都是武贼手下的弟子亲信,不会轻信我所言之事。

    没有关系,那武贼天性伪善、吝啬,你们追随了他这么些年,怕也得不到什么真传。

    而今日我便让大家得点真真正正的实惠,知道知道,一代宗师的后人该有怎样的胸襟。

    晚生、后辈们,给我睁大眼呐!”

    话音落地,黑袍人又演起武来,只是这次练得却不再是形意五行拳的基本套路,而是虎、龙、蛇、雀、鼍,五形进阶拳术。

    瞬息之间只见,虎闪金光,龙生木机,蛇延水息,雀生火意,鼍现土气,五种兽形齐备,显出百米虚影,化生五行,搅动的乾坤颠倒,天地变色。

    张初九透过虚影见到这一幕,镇静的目瞪口呆,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好强啊,这人好强!

    这种威势,怕不是5、6阶的超凡者才能做到!”

    他正想着,眼前却又有剧变出现,像是受到了那黑袍人惊天动地的武技惊扰,铜sx邻大洋之中突然翻起滔天波浪。

    一只半截身子便足有百米多高,扁头,宽颈,身生两翼,长着半透明的鳞片,漆黑身子的巨蛇从水中钻出,涌动着千仞浪峰,朝独峰冲来。

    远远看到那巨蛇出现,黑袍人马上便停了演武,话都不敢多说一句的往怀中一抹,也不知取出什么遁形的宝物,身形瞬间一虚,消失的不见得踪影。

    他逃掉了,那巨蛇却不肯罢休,撞上铜峰后,驾着海浪盘绕而上,召云布雨,好不威风。

    闹腾的正欢,铜sd临一望无际的岩浆火海中,突有千万缕火流腾空而起,直上云霄,凝集化为一只硕大无朋,短喙,长翎、利爪、黑目的火鸟,将半边天幕染的赤红,随带着也把漫天雨云蒸发的无影无踪。

    巨蛇见自己召唤的乌云化尽,像是觉得颜面受损,探身弹起,煽动肉翼,伸头朝火鸟咬去。

    两者皆是洪荒异种,属性相克,本是天敌,这一斗便斗的天地变色,日月无光。

    那四溢的烈焰、波涛,泛滥到南方荒原、北方森林,竟在岩层之上形成了无数黑漆漆的天坑,毁掉无量生机勃勃的巨木。

    引得先有角长九叉,爪生五趾的青色巨龙从茫茫树海中腾空而起,身带青气‘吼吼…’咆哮着冲向蛇、鸟,后有龟首蛇尾的大鼍负岩而出,猛的朝孤峰撞去。

    那孤峰周身铜质,水火不侵犯,却唯独防不住物理攻击,被巨鼍一撞,撞的整座山峦颤动,缓缓摇摆。

    成千上万块或大或小的铜石滚落了下来,也震得刚刚落地,盘旋在山峰上的大蛇骨酥肉软,差点跌下山来。

    造成这样惊天动地的效果,那大鼍还不满足,又连撞了山根几下,逼的巨蛇只能再次离地,飞遁着逃到了天上。

    这时铜山中峰一眼洞窟中猛然冒出刺眼光芒,随后洞口屏裂开来,一只首尾足有上百米长,周身雪白,脚踩金光,可以踏空而行的吊颈猛虎从洞中蹿出,双目中射出浓浓的怒意,朝山下巨鼍扑去,斗作一团。

    荆南煜邦武馆工作区的会议室中,张初九看着这五兽之争,只觉得心神皆迷。

    刚开始海蛇、火雀现身时,他还只是惊骇,没有什么异状发生,但当巨木之森的那条青龙,带着漫天青气出现时。

    张初九发现那青气竟仿佛活过来一般,透过投影钻进了自己卤门之中,引得他神志突丧,体内气机自生剧变。

    金藏无缘无故打开,滋生出一缕缕金煞之力倒灌入胃中,刺激的胃里生出海量阴、阳两气穿透皮肉冲向肝脏。

    许久过后,待到阴阳能力将肝脏与胃贯通,张初九的肝脏便自然而然转变成了‘大阴阳五行衍煞法’里的‘木藏’,与肺脏所化的‘金藏’遥相呼应。

    这时他的目光,自然而然转到了那条搅动无尽海浪的巨蛇身上,感应着一股玄黑气息透过投影映入身躯之中,不觉气机再变。

    木藏中生出木煞之气,灌入胃腑,滋生阴阳能量冲向肾脏,最终将肾脏转化为‘水藏’。

    之后,张初九注目之处便又移到了,那天生便可驾驭烈焰的巨鸟身上。

    人身五脏中火属‘肝’,土属‘脾’,接下来依样画葫芦,靠着争斗的上古异兽牵引气机,张初九又完成了‘衍煞法’中肝脏化‘火藏’,脾脏化‘土藏’的转变。

    短短不过几十分钟,他就由只具金煞力量,变得五行煞力俱全,同时五种洪荒异兽厮杀之像也分毫毕现的烙印在了神魂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