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恐怖小说 > 煞气逼人 > 二十八章 人老精,鬼老灵(下)

二十八章 人老精,鬼老灵(下)

    听到这番解释,张初九只觉得目瞪口呆,无言以对,紧接着就听祖父嘿嘿一笑又说道“无量天尊,煜邦武馆这些年红火的很,开遍华国,听说外国也有很多分馆。

    每年单单学费就收百数十亿,牵连的利益太大,被人看上,也属正常。

    不过这尚无伤使得手法确实花巧,比一般踢馆、商业并购有意思,也吸引人注意的多。

    江湖恩怨,兄弟阋墙,两代血仇,遗孤报复。

    啧啧啧,真是场狗血的活剧,就不知最后谁胜谁负了。”

    听完这番话,张初九恍神了几秒巴结着说道:“这尚无伤狗血,爷爷您也不简单啊,脑子这么聪明,简直是‘神探夏洛克’呀。”

    “哼,人老精,鬼老灵。

    这点小聪明算得了什么。”张显刚淡淡的说道:“行走江湖想要不吃亏其实也简单,那就是记住,天上永远不会掉下馅饼来。

    偶尔掉下来,不是有人布局拿你当枪使,就是有无无穷的后患,只不贪心就是了。

    这形意门被人盯上,纠葛一起必横生无数变故,‘煜邦武馆’以后你也别去了。

    但有着不知真假的尚无伤闹闹也好,日后精进你就可以推说是,因为曾经看到四象神兽、上古歧蛇斗法生出的感悟,‘衍煞法’也算有了掩饰。”

    “唉,要真有感悟该多好。”张初九闻言无精打采的说道:“结果却是白激动了半天,受人愚弄,竹篮打水一场空。”

    张显刚面色冷峻的说道:“攀登高峰时,该走捷径时可以走捷径。

    但应该一步一个脚印踏实精进时,却万万不能一意图快,刚学会爬呢就想要学跑,小心跌跤。

    你刚才说看到四象神兽的投影现身时,曾被吓(读赫)的失神许久,伸手让我探探脉,看是不是留下了什么暗伤。”

    听到祖父的教训,张初九不敢再随便胡言,老老实实的应了声,“是。”,将左手伸了过去。

    张显刚轻轻把住孙子的脉门,探究其中变化,神情越来越怪异,许久过后,突然放下脉门,手掌贴在张初九胸腔上四下移动,陷入沉思之中。

    “爷爷,我身上真留下了什么暗伤吗?”看到祖父这般慎重的表现,张初九心里一沉,忐忑异常的问道。

    张显刚却置若罔闻,沉默着又重新开始探脉,并且这次连右手脉象也不放过,折腾、思量了足足十几分钟才终于长长松了口气道:“刚说让你‘当走捷径可走捷径,但应一步一个脚印踏实精进时,万万不能一意图快’,你却已经走了捷径。”

    见祖父神色放松了下来,张初九心情舒缓了些,轻声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我探脉发现,你体内金、木、水、火、土‘五藏’已经转化完毕,”张显刚沉吟着说道:“但‘大阴阳五行衍煞法’却还离一层圆满,有段距离。

    深思之下觉得唯一的可能就是,你不久前观看,四象神兽、上古歧蛇斗法的直播影像时,神魂被摄。

    进而影响了体内气机的运转,侥幸打开了木、水、火、土‘四藏’。

    可这种开启既不是冥想调息一点一点修炼而来,也非借助五行生克的至理,摄取外物精华得来,不是正途,有着极大的缺陷。

    只有弥补了,你才能如同感觉‘金藏’那样,感受到其余‘四藏’的存在。”

    张初九闻言又惊又喜,慌忙转动心念运转煞力,发现果然还是只能打开金藏。

    他不觉得祖父会夸夸其谈的哄骗自己,脱口而出的急声问道:“那该如何弥补?”

    张显刚笑着说道:“一是,耐心打坐修行,依着木、水、火、土的顺序,慢慢感受‘四藏’的存在;

    二是,用金煞之力砍伐木灵或者分解纯木属性能量结晶,以为引导,感受‘木藏’。

    等成功后再用木煞之力分解水属性能量结晶,作为引导,感到‘水藏’,成功便依样画葫芦,继续冲击剩余的‘两藏’。”

    听到这番话,张初九脸色的喜色登时消失的不见了踪影,苦着脸道:“还是要慢慢修炼或者借助外力,才能洞开其余‘四藏’啊,这样的话和以前又有什么不同?”

    张显刚摆摆手道:“感受‘四藏’是已经拥有了某些东西,只是暂时不具备使用它的条件,所以要弥补不足,而转化却是把人天生的脏器,改造成不同之物。

    两者间达成的难度相差十倍不止,由‘转化’变为‘感受’等于节省了你无数力气,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容易10倍不止吗,那满意,满意极了,”张初九惊喜的说道:“不过就只是看了几只上古遗种打架,就能节省那么多的修炼时间,简直比吸收属性能量晶石还要方便,有什么不满意的。”

    张显刚看孙子重新变得眉飞色舞的样子,脸色一沉道:“瞧你那‘无利则忧,闻利则喜’的样子,真是轻浮。

    能目睹四象神兽、上古歧蛇斗法就算在上古,对于修士来说也是莫大的福缘,你当对上苍怀感激之心。

    还有千万不要因为有了奇遇,不用苦修得到莫大好处,就得意洋洋,耽误了功课。

    现在才下午4点多钟,快去修炼吧。”

    “知道了。”张初九强忍着内心的喜悦,本住脸,朝祖父点点头,转身走进了自己住的偏房。

    跳上床本想要入定,可他许久都静不下心来,只能放任着心猿意马在脑海中乱窜,胡思乱想了好一会,才终于进入了修行之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