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恐怖小说 > 煞气逼人 > 三十二章 遇惊险

三十二章 遇惊险

    望着满树果实,张初九不由得又是惊喜,又是烦恼,长叹了口气心中想到:“唉,真是幸福的烦恼啊。

    本来打算3天能收获半箱子资源,就不错了。

    结果现在还不到半天,就多半箱了,这不是探宝,而是捡钱啊。

    找这样下去,按着星币的汇率,几百万的蓝元不是一、两个月就无惊无险的挣来了。

    难怪生活在新区的人那么阔。”,行动不停的踩着仓库车,驶上石台,来到了野果树下。

    他先没摘果子,而是跳下仓库车,依着果树坐了下来。

    打算歇一口气,吃过了饭再做计较。

    没想到,正当张初九倚着树干,想要将钢珠从嘴巴里吐出来时,突然感觉一朵巨大的阴云飘过头顶。

    下意识的仰头观望,他惊骇的看到一只样子像是鲸鱼,将蓝天当做大海,遨游其中的不知名虚兽,正在空中看似缓慢,实则快捷之极的顺着山势飞掠而下。

    停在了自己选作餐厅的石台边,水桶大小的乌溜溜眼睛,好奇的望向自己。

    一人一兽就这么形成了对看之势。

    这种体积又可以自如飞翔的虚兽,一看就知道绝不可能是1阶超凡者所能对付的。

    第一次踏足虚境就遇到这么个大家伙,张初九紧张的心都要跳出胸腔,脑子却还离奇的想道:“这只虚兽长的很奇怪啊,像鲸鱼就像鲸鱼吧,偏偏还长了两只大鼻孔…”

    这其实是人的一种心理自我保护机制,许多心理素质超群的人,遇到极端危险时,脑海中往往会先闪过一些诡异、好笑的念头,以减轻心理压力。

    可惜胡思乱想杀不死虚兽,从最初的震慑中稍稍冷静后,张初九还是要面对怎么抵御强敌这个尖锐的问题。

    硬对硬正面拼斗是必死无疑,赶紧转身逃走也不一定能保证虚兽不会追杀,游击作战随机应变呢周围又太过空旷…他的大脑极速转动,短短几秒钟之中闪过无数念头,却一个有用的都没有。

    正急的心头冒火时,望着面前巨大鲸鱼虚兽诡异的鼻孔,突然灵感一闪,想到即便是上古遗种,也难脱动物的范畴。

    而一般动物最坚硬的便是头骨,但鼻孔直通脑腔,攻击鼻孔便可避过坚硬的头骨,直接攻击动物最脆弱的大脑。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面对如此巨大的虚兽,等它先动手的话,一击之下自己很可能便死无葬身之地。

    不如拼死一击,重伤强敌后再伺机而动。

    如此鲁莽、危险的计划,老练的探险者就算能想到,也必然会有几许犹豫,可年轻人却胸有血气,想到便做。

    张初九毫不犹豫的暗咬槽牙,施展出‘金神可立’的神通,使尽全力‘噗噗噗’三声,将口中钢珠喷出,打进了近在眼前的鲸鱼虚兽鼻孔之中。

    全力以赴,将12烈度的超凡力量全都加持在‘炼珠连弹’上,他只在废弃车间练习时,施展出少数几次。

    因为害怕威力太大,当时并未瞄准厂房墙壁,而是将目标定为那些精钢铸造的机床。

    而事实证明这种考量很有必要,钢珠射出竟然像是大口径榴弹炮一般,将铸钢洞穿,在内里爆裂开来,炸的整个机床四分五裂,要是设在厂房墙壁之上,很可能会造成房倒屋塌的惨象。

    按照张初九的想法,接连受到三次这样的重击,而且是通过鼻孔直入脑髓,那鲸鱼虚兽就算是三阶甚至四阶超凡生命,也必然会受重创,退一万步讲,不受重伤也会受轻伤,给他逃亡的机会。

    可万万没有料到的是,那巨大虚兽受到钢珠穿鼻之苦后,竟只是拟人化的露出一丝瘙痒的表情,抽抽鼻子,打了个喷嚏。

    瞬息之间,一股力道恐怖的气流裹着鼻水,从虚兽的鼻孔中喷出,朝张初九冲来,单单挤压空气产生的烈风,就仿佛要把他的身体撕碎。

    这种危局之下,张初九想都不想,全凭本能的随着风势急速后退,却仍被刮中,整个身体浸在恶臭的虚兽鼻涕里飞出上百米远,脑门正中一疼,眉心被夹杂在鼻水中的一只拳头大小的,古旧四足方底圆口铜鼎打了个正着

    这一击势大力沉。

    那铜鼎轻而易举洞穿了张初九极限12烈度的防御力量,砸塌了他一小片头骨,镶嵌在了他的额头上。

    按着常理讲,受到这样几乎致命的重创,张初九应该赶紧想办法疗伤保命才对。

    可生死一线间,此时他却根本顾不得其它,落地后,运转金煞之力,感觉体内还有大约1量度的超级生物能,马上弹身而起,不顾一切的朝山下狂奔而逃。

    因为最近一段时间,沉浸于习练拳法,不知不觉间形成了一种机械的肌肉记忆,张初九飞纵间自然而然使出了形意架势。

    起若草蛇拨地而纵,腾如飞雀穿空疾行,自然而然将能量的耗损减少到了最低。

    那鲸鱼般的虚兽看着他一跃几十米,快到几乎生出残影的身躯,就像是一只慷慨大度,饶过一只在鼻端搔痒的苍蝇一般理都没理,任由张初九消失的不见了踪影。

    之后摇摆了一下庞大的身躯,虚兽动作像是木偶般生硬的缓缓转向,继续沿着山势飞翔,很快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张初九并不知道自己其实已经脱险,只靠顽强的意志拼命飞奔,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在眼冒金星,周身轻颤,即将脱力时,看见了新区隔离墙的影子。

    心情稍稍放松,他终于无法坚持,一屁股瘫坐在地上,虽然知道自己还没有完全安全,却连一根手指都无法再动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