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恐怖小说 > 煞气逼人 > 三十四章 意外之喜

三十四章 意外之喜

    所谓的‘飞天鲸鱼类虚兽涎’,是张初九靠着自己机灵的脑袋瓜和网帖经验,临时想出来的一个名称。

    虚兽乃是虚境中所有‘上古遗种’的总称,详细类别不知几凡,并且不时会有新种类的虚兽出现,所以对采集自虚兽身体的‘生物资源’的命名十分麻烦。

    慢慢的除了专有名称外,探险者采取和古董商人类似的那种把‘生物资源’包含母体特征的所有特质拼凑起来,自己起名的方式也是可以的。

    老者鼻子听到张初九的话,鼻子用力闻了闻,说道:“我们这里只要是‘生物资源’什么都收。

    不过你这种‘鲸涎’气味比较稀有,我得要借助仪器详细鉴别一下作用,才能出给价格。”

    “好。”张初九不动声色的点点头道。

    话音落地,老人已从柜台下选出一台像是便携式收尘器一样的中古机器,吩咐身边的店员道:“去帮这位先生把身上的‘鲸涎’吸掉。”

    年轻的店员闻言,急忙提起那机器,绕过柜台,来到张初九身边,秉着呼吸,强忍住恶臭道:“先生,麻烦您把手举高,谢谢。”

    张初九依言高高举起双手,那店员便将机器探出的软管,对准他的身体,喷出一股股温热的粉红色水雾。

    那水雾透过张初九的衣服,一层层的附着在他身体上,却不滑落,而是将本来风干的虚兽鲸鱼鼻涕粉末,重新溶解成了液态。

    等到张初九周身湿透,店员在机器上按了个钮,顿时软管中的喷力变成了吸力,将张初九身上的溶液一滴不剩干干净净的吸回了机器中。

    张初九摸摸衣服,已经变得干干爽爽且十分干净,低头闻闻自己身体,好像一丝异味都没有了,心中不由啧啧称奇的想到:“竟然还有这种洗人的机器,新区可真神奇。

    简直等于帮人穿着衣服洗澡,随便连衣服都洗干净,脱干啊。

    看来虚兽体液淋在探险者身上是种很常见的情况,所以才有人发明这种处理的方法,真是聪明。”,表面却显得毫不稀奇,木着脸装出见多识广的样子,耐心等待着。

    店员回收完张初九身上的体液后,便将手中的机器,小心翼翼的交还给了鉴定师。

    鉴定师接过机器,当着张初九的面,将机器打开,取出一个一尺见方,装着大半盒粉红色液体的透明塑料盒子,直接用柜台上的仪器对那液体细致的检验起来。

    几分钟过后,鉴定师完成了工作,望着张初九直率的说道:“很好的味源材料。

    可以制造个性化的香水,或者震慑、驱赶中、低智商魔兽的驱逐剂。

    但是因为没办法确定‘母体’具体的超凡等级,只能判断出是在4阶至6阶之间的超凡生物。

    唉,说起来如果真是6阶虚兽的话,那吉山虚境的探险者怕是又将迎来一场浩劫了。

    这话有点扯得远了,客人原谅。

    总之‘材料’的源头难辨等级的话,我也很难给出太高的价格,每克72星币,算是比较合适。”

    张初九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一身的虚兽鼻涕,竟然能卖出如此天价,呼吸都不由粗重了几分,却腹黑的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张张嘴巴道:“这个开价比我的预期低了一些。”

    “客人,‘奇兽斋’的鉴定师是出价不二的。”老人笑笑说道:“如果你不满意的话,可以去别家买卖虚境生物资源的商店试试。

    但我保证吉山新区境内,绝对不会有人比我出的价钱更高。”

    虚张声势的讨价还价没有作用,筋疲力尽的张初九也不再故弄玄虚,直接点头,将烘干后小数点四舍五入总共352克的虚兽鼻涕,卖给了‘奇兽斋’,换来了有整有零的25344星币。

    而当这笔钱,存进张初九办理了许久,余额却从未超过1000蓝元的银行账户时,他才真正体验到超凡者与普通人的不同。

    毕竟荆n县收入相对稳定、富裕的公职人员,每年也就是50000—60000蓝元的薪水。

    25344星币足可以兑换1267200蓝元,需要他们赚20多年,而张初九只不过去虚境转了半天,就戏剧性的获得了这样的报酬。

    这样的比较实在令人难以想象。

    可同样的,张初九今天在虚境遇到超凡位阶高出他至少3个层次的虚兽,还平安回归其实非常侥幸。

    恐怕那些生活在县城的公职人员一辈子冒得险,都没有他刚才几小时多,这样想的话,他因祸得福的获得丰厚回报,却也理所应当。

    钱是英雄胆。

    有了一百二十多万蓝元打底,张初九休整一夜后便重新鼓起了精神,再在买好装备,踩上仓库车,闯过了‘虚境之门’。

    而接下来的两天、48小时,他都是在虚境中度过,终于顺利完成了一次完完整整的寻宝探险,成功完成了由中学生到虚境探险者的转变。

    返家之后,距离开学还有不到1周时间,作为对张初九的奖励,张显刚当日便开恩放他离开荆南,去胶澳和父母短暂团聚。

    如果是一般孩子,这时必然急不可耐的欣然而去,可张初九从小在祖父身边长大,对父母的感情虽然深厚却并不依赖。

    加上刚刚结束的虚境之旅时间虽短,却令他精疲力竭,从**到神经都乏力的很,实在不愿意马上就千里跋涉的赶路,所以没有马上出发,而是一觉睡到自然醒,打算先赖在荆南好好放松一天,再远赴胶澳和父母团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