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恐怖小说 > 煞气逼人 > 三十五章 闲逸两三小趣事(上)

三十五章 闲逸两三小趣事(上)

    下了床穿好衣服出门一看,已经是艳阳高照的的大中午头。

    张初九穿上双夹脚拖鞋,走到自来水水管旁洗了把脸,来到家庙铺子前堂懒懒的和祖父打了声招呼,说不在家吃饭了,漫步出门,打算先找家冷饮店泡着消消暑气,随便招呼两个狐朋狗友,中午好好大吃一顿,犒劳一下自己。

    贯穿荆南南、北的主干道善城路上一家名叫‘冰缤’的店子,有种自制的稀**激凌是张初九最爱吃的冰品,只是每份58的价格实在太贵,零用再多他也不舍得常吃。

    可现在去一趟虚境探险,便幸运的赚了上百万蓝星币,吃吃冰激凌自然不成问题,顶着太阳,骑上脚踏车用力猛蹬,不过几分钟的功夫,张初九已经身在冷饮店中。

    东西贵自然有贵的道理。

    这‘冰缤’冷饮店面积不大,只有2个卡座,4张散台,但装修考究异常考究,显得极有情调。

    里面的服务生也明显经过挑选,都是年纪不大的帅哥靓妹,见有客人上门礼貌的笑着,齐齐鞠躬道:“欢迎光临。”

    张初九笑笑表示回应,快步来到柜台前点单道:“请给我三个自制稀油冰激凌,然后一碟冰果…”

    正说着,一阵‘大爷我给您打电话了,请接一下;大爷我给您打电话了…’的铃声,从他的裤兜里传了出来。

    张初九摸出手机,见是张腾飞的号码,随手接通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电话里死党急声问道:“初九,在哪呢?”

    “正想找你和大天来‘冰缤’吃个冰淇淋消消暑,然后下午浪一圈呢,你就来电话了,”张初九充满基情的说道:“咱们也算心有灵犀吧…”

    张腾飞不耐烦的打断了张初九,插话道:“你又不是女的谁和你有灵犀,还有大中午头吃午饭的时间吃什么冰淇淋啊,快来我家。

    基文和彬彬也都在呢,我刚点的外卖,烧鸡、卤牛肉、酱蹄、凉菜应有尽有,大铁桶加冰冻的啤酒也准备好了,就等你和大天了。”

    张初九是‘哑巴吃汤圆心里有数’的性子,做什么事都有自己的规矩,交朋友也是如此。

    按着友情的轻重,他把朋友分为四个档次,死党、好友、普通朋友、一般熟人,其中‘死党’只有荆南的张腾飞、王天宇两人,和胶澳一个从小认识的女生。

    剩下的朋友,交情最好的也就是‘好友’一挡,里面就包括了张腾飞电话里讲的的王其文和和刘彬。

    因此闻言他有些惊喜的问道:“基文从东北回来了吗,真的假的?”

    张腾飞不耐烦的答道:“这种事我骗你干什么,快来,快来。”

    张初九撇撇嘴说了句,“急什么急,你爸妈不在家,你就急着作死是罢,等着我,马上到。”。

    之后挂断电话,朝面前的服务生道:“稀**激凌要5份,再加两碟冰果…外带。”,点了一通足的,买单后提着一大袋冰品,用力蹬起自行车,朝张腾飞家冲去。

    一阵紧赶慢赶,来到死党家,见大门是敞开着,张初九便直接推着脚踏车进了院子,一边大声嚷道:“腾飞,你怎么门都没关?”,一边放好车子快步走进了屋里。

    客厅中,张腾飞正和两个身形都显得又高又壮,只是一个留着寸头,满脸精明;一个留着蘑菇头,神态憨厚的少年,围坐在在客厅摆满菜肴的茶几四周,下手捏肉吃。

    看到死党进门,张腾飞答道:“你和大天都说马上就到,我就把院门留着了,省的麻烦。”

    其余两人则异口同声和张初九招呼道:“初九来了。”

    张初九点点头,走近茶几,把冰品丢下道:“我买的冰淇淋什么的,一会吃完饭消消暑。”,说话时他无意间瞥见张腾飞等人油光光的手指,不由嫌弃的皱皱眉头骂道:“你们3个孙子装什么有教养的人啊。

    饿急了的话想吃就吃,真有心等我和大天来到再吃,就彻底的啥菜都别动。

    用手捏着吃,说起来是没动筷子,可哪道菜都被你们的手指头戳过了,还不如让我们直接吃剩的呢。”

    听到这话,那个留着板寸,胖嘟嘟的少年用东北口音,撇着大嘴道:“兄弟们用手指头戳几下怎么了。

    我们身体倍棒,吃嘛嘛香,还能让你害病咋的。”

    “基文呐,东北银也要讲卫生呀。”张初九摸了摸胖少年刺猬般的脑袋,笑嘻嘻的道:“何况你用这样的大碴子口音说话,一定说服力都没有,下次要讲普通话呦。”

    听到张初九又调侃自己的口音,王其文气恼的嚷道:“我说的就是标准的普通话,你去死了。”

    张初九‘嘿嘿…’两声,脸色一正,关心的问道:“看你这么活泼,家里的老人没事了吧?”

    王其文籍贯并不是华国齐鲁之地,而是东北3省,小学3年级前,一直住在华国边陲白龙江,后来因为父母下岗再就业,被荆n县在地的唯一一家大型国有企业‘鲁东水泥厂’招聘为工程师,才跟着来了荆南。

    因为齐鲁距离东北千里之遥,中间又隔着许多虚境,交通费用极高,所以自从来了荆南后,他们一家人便再没回过家乡。

    直到今年暑假,因为王其文留在东北的奶奶病重,在医院苦苦念叨着独孙,他父母才狠下心来拿出一笔钱来,带儿子重返东北尽孝。

    原以为八、九十岁的老人如愿以偿看到孙子后,八成会咽气,大发喜丧,却没想到老太太却挺了过来。

    此时面对朋友的询问,王其文笑着说道:“能有什么事。

    对我奶奶来说,我就是最好的药,看到我比开刀还灵,当时就叫饿,现在都出院了。

    看精神头至少还能再活个十几、二十年。”

    听到这话,张初九脸色重新变得轻松起来,笑嘻嘻的说了句,“老人家缓过来就好,以后有机会啊,还是多回去看看。”

    之后不再理会王其文,直接在茶几旁席地坐了下来,拿起桌上的筷子,捯了一大筷子切成薄皮,蘸着蒜泥调料的酱牛肉,大口嚼着,望向对面戴眼镜的憨厚少年道:“彬彬,你一个暑假都窝在乡里生蛆呢,怎么都不来城里玩?”

    刘彬急忙启开一**冻的冰冰凉的啤酒,给张初九递了过去,老老实实的答道:“我姥爷也病了,一直在家里养着,我妈让我照顾着点,就一直没出门。”

    听到这话,张初九愣了一下,“这么巧,老人家没事了吧?”

    刘彬轻声说道:“腰疼的老毛病了,一直治不断根,倒没什么大事。

    这不到月底了,轮到我二舅家照顾了,昨天刚把姥爷接走,说是再送去大医院看看。”

    “哦,老毛病也不能轻视,还是送去大医院看看的好。”张初九闻言郑重的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