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恐怖小说 > 煞气逼人 > 三十九章 冤家妹妹

三十九章 冤家妹妹

    张初九在祖父身边长大,每年多了寒、暑假能去张光耀、李偲华两夫妻身边过个十天半个月,少了经年不得团聚,对父母远没有一般孩子的依赖,反倒是对祖父言听计从,这么多年来从未泄露过张显刚半点秘密。

    ‘荆南’到‘胶澳’沿途数百公里,却罕见的没有‘虚境’间隔,公路畅通,所以张初九一直以来都是乘坐城际巴士去找父母,这次也不列外。

    张光耀、李偲华两夫妻住在‘华国海洋大学’正门外,一处和大海相距不过百米名叫‘尚文别苑’的高尚小区。

    张初九赶到时已是傍晚时分。

    因为也算是回家,所以张初九并没带什么行李,两手空空走进‘尚文别苑’,沿着两旁花圃丛生的石板步道来到12号楼3单元门前。

    在设置在大门旁边的感应器上刷了下脸,铁门‘叮’的一声自动打开,张初九漫步进门,乘着电梯直上顶层,之后再次刷脸打开了家门。

    张光耀、李偲华一个是华国海洋大学终身教授,一个是著名时尚杂志主编,事业相当成功,又有贵人相助,住处自然不会寒酸,是套面积大约在320平方米左右,五室一厅格局,电梯入户的跃式公寓。

    一进门,装修考究的客厅正对面便是扇接近两米高,5米宽的巨大落地窗,透过窗户可以直接望见华国海洋大学校园和远处碧波荡漾的大海。

    因为夫妻两个膝下总共只有一对双胞胎儿女,除了张初九外就还有一个名叫张木子的女儿,在住处如此宽敞的情况下,虽然儿子不能常在身边,但家里还是给张初九留着单独的卧房。

    进家后换了鞋,喊了几声没有任何回应,挤车挤的满身臭汗的张初九确定父母、妹妹都没在家,就直接回了自己房间。

    他的卧房足有40多平方米大,四四方方的房间里收拾的十分干净,电脑、游戏机、运动明星手办这些普通男孩喜欢的东西一应俱全,还隔出一间干湿分离的卫浴室。

    张初九先进浴室里洗了个澡,之后走到自己衣柜前打开柜门,里面一年四季的衣服折得整整齐齐,按着厚薄一目了然的分类摆放着。

    虽然都是去年的尺寸,但因为买的时候特意选的肥码,大都还穿着合身。

    随便拿了套充满设计感的短裤、t桖穿上,张初九关上衣柜,在柜门上镶嵌的试衣镜中看了看自己的新形象,笑嘻嘻的自言自语道:“真是土鳖变帅哥啊。

    好牌子就是好牌子,穿起来就是好看,可惜穿的这么花里胡哨的,让爷爷看见能气死,1年365天里,我也就是在胶澳这十天半个月,能烧包一下。”

    说是这么说,但其实物欲不高的张初九,‘衣、食、住、行’中也就是对‘食’有点要求,其余3样只要过的去就行。

    洗去一路风尘,又换好衣服,他见父母还没回家,便摸出手机打算给父母打个电话,没想到还没拨号,突然听到外面有响声传来。

    张初九皱皱眉头,迈开大步从房间走了出去,恰好看到3个少女开门走进光线黯淡的客厅。

    四人八目相望,女孩们先是一愣,随后精神紧张的尖叫起来,一个胆怯的缩头缩脑,另两个却一起随手摸起门旁鞋柜上的皮鞋当做武器,张牙舞爪的朝张初九冲来。

    “啊什么啊呀,张木子,你眼睛瘸了,连我都不认识了。”张初九见状气定神闲的说道。

    听到这话,两个冲锋的少女中长着瓜子脸,柳叶眉,相貌清纯的那个猛的拉着同伴停住脚步,眯着眼睛打量着张初九几眼道:“张初九,是你吗?”

    “除了我还有谁,”张初九撇撇嘴道:“800度的大近视,都快成睁眼瞎了,进门还不开灯,脑残吗。”,之后高喊了一声,“开灯,柔和照明。”,顿时,客厅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灯亮起了米黄色的灯光。

    借着灯光确认刚才那个可疑的人影果然是自己哥哥,张木子红着脸把手中鞋子藏在身后,嘴巴却毫不客气的回敬道:“你才脑残呢,1年到头没几天在家,回来了也不提前打个电话,让人准备、准备。

    今天赵姨有事没来家里,学校又有聚会,爸妈都去参加了,最少也得晚上10点才能回家,你就吃自己吧。”

    赵姨名叫赵春梅,是张家的保姆,当初是因为张初九、李木子两兄妹同时出生,李偲华一个人照顾不过来,所以请了保姆帮忙。

    后来张初九被祖父抱去荆南抚养,张木子也慢慢长大,本来就不需要再请保姆了,可因为主家待人宽厚,每个月给4天休息,请假也是随请随准,从不扣钱,所以赵春梅就求着想要继续干下去。

    这时张光耀、李偲华两人的事业已经非常成功,雇保姆的花销显得微不足道起来,便答应了赵春梅的恳求,留下了她,直到现在。

    听到妹妹说父母晚归,一向宠爱自己的赵姨也恰好请假,张初九心里暗觉倒霉,嘴巴却满不在乎的说道:“你哥我有的是钱,吃自己就吃自己。”

    说完他望着张木子身边五官清秀,鼻梁上带着副大眼镜的女孩笑了笑,有礼貌的招呼道:“你好啊,恩琪同学。”

    眼镜女孩名叫刘恩琪,是张木子的发小闺蜜,和张初九虽然接触不多却也早就认识,,闻言不好意思的笑着应道:“你好,木子哥哥。”

    “恩琪别理他,我们叫外卖。”张木子撇撇嘴,拉着刘恩琪把当武器的皮鞋送回了鞋柜,问另一个一直胆战心惊呆在鞋柜旁,皮肤雪白,长相气质都娇滴滴的女孩,“果果,你想吃什么?”

    那女孩没有回答李木子的话,而是怯生生的指着张初九好奇的反问道:“木子,那是你哥哥吗,怎么从来没听你提起过?”

    李木子叹了口气,不耐烦的答道:“那家伙叫张初九,的确是我同父同母的哥哥,还和我是双胞胎

    因为是家里的长子长孙,未来要继承家业,所以从小就由家乡的爷爷抚养,1年也就是能来胶澳住个十天半月。

    咱们认识的比较晚,所以你的不知道很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