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恐怖小说 > 煞气逼人 > 四十四章 莫名的渴望

四十四章 莫名的渴望

    夜色深沉,可张初九进了卧房后并未睡下,而是坐在电脑桌上打开电脑,在网上搜索起‘克苏鲁神话’。

    瞬间,上百万条符合检索要求的目录弹射出来。

    张初九看到后,有些惊讶的喃喃自语道:“没想到这个‘克苏鲁’还挺火。”,捡着标题吸引人的目录一条条点开,慢慢浏览起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对‘克苏鲁神系’渐渐有了直观的概念。

    这个神系的核心部分,就是旧日支配者。

    在小说家洛夫克拉夫特的小说中,对旧日支配者的定义是,“恐怖、拥有伟大力量的古老存在,在上古时代曾经统治地球,结果却被古神封印在了如死亡般的睡梦中安眠。”。

    ‘旧日支配者’数量庞大,其中最强大的一些又被称作‘外神’,威能无限,可说是宇宙运行力量的具体化,是凌驾于次元之外的存在,其能力是普通‘旧日支配者’远远无法企及的。

    而外神与普通‘旧日支配者’的领袖名叫‘阿撒托斯’,别名‘盲目痴愚之神’、原初混沌之源核或魔神之首、万物之主。

    其形象被小说家洛夫克拉夫特描述为黑暗、混沌的巨大不定形团块。

    在克苏鲁神话中,宇宙诞生之初,只有阿撒托斯存在,后来,阿撒托斯创感觉寂寞,才又创造出了‘黑暗’、‘无名之雾’和‘混沌’,与自己为伴。

    之后“黑暗”中滋生出了具有无限生育能力的“至高母神”莎布尼古拉丝,祂生出了包括克苏鲁在内的几乎所有普通‘旧日支配者’,乃至一切生命,其形象是黑云般有着无数触手,以及滴着黏液大嘴的肉块。

    “无名之雾”滋生出了“门之钥”犹格索托斯,祂知晓一切时间和空间的奥妙,不存在于任何宇宙和这个维度中,也不受时间和空间束缚,形象为亿万个聚集着的光球;

    “混沌”则滋生出了‘信使’奈亚拉托提普,祂是嘲笑与矛盾的象征,向四方传达着无上尊贵的‘万物之主’阿撒托斯的命令,其形象是一个脖颈上没有头颅,长着根巨大触手的恐怖巨人。

    至高母神、门之钥与信使,在克鲁苏神系中的地位仅次于万物之主,被称为‘旧日支配者’中的‘三柱神’。

    除了祂们以外,强大的外神还有“不净者之源”、“邪魔之祖”阿布霍斯,形态为浅灰色盛满黏液的池塘,其中的灰色物体不断颤抖和膨胀,生产出被称为”阿布霍斯之子“的可怕邪物;

    ”审判之星“、”毁灭之先驱“格赫罗斯,祂拥有着如通行星一般的外观与大小,由气体、灰烬与炙热的液态铁构成,外壳上遍布断层与裂谷,时常会将身躯上的广阔液态铁海洋化为一只巨眼,瞭望星空,等等。

    张初九单凭小说家洛夫克拉夫特创作的这些不知真假的资料,就感觉外神除非内斗,否则几乎无法战胜。

    后来从电脑资料和小说中读到,将‘旧日支配者’战胜并囚禁的古神其实只是击败了‘旧日支配者’中几个弱小的邪神,根本没有胆量挑衅‘三柱神’这样强大的外神,这感到释然。

    花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他将网上关于‘克鲁苏神系’的内容大致看了一遍,关上电脑,心中莫名其妙生出一种想要继续了解更多关于‘旧日支配者’隐秘的渴望。

    而这令张初九百思不得其解,眉头皱起,心中默默想道:“我现在已经由凡人进化成了超凡者,相当于古代修炼有成的修士。

    而修士必然不会无端妄动心思,这么毫无缘由的这么渴望多了解‘克鲁苏神系’,必然是冥冥中受到了某种因果缘由的牵引。

    可‘旧日支配者’即便是真的,也是外国的远古神灵,和我一个修炼华夏上古功法的超凡者根本毫不搭嘎。

    难道,难道爷爷其实是外国人,连带着我身上也藏着‘洋邪神’的基因,看到‘克鲁苏’这样的关键字眼,开启了血脉召唤了!

    呸呸呸,我长的肉鼻子、长条眼,十足的东方人长相,原生态的华国好少年,怎么可能是洋鬼子出身!”

    思来想去理不出头绪,张初九不愿耽误修炼,最终只能无奈的放下杂思,跳上床,摆出‘五心朝天’的姿势,开始运转体内煞力,直到清晨。

    而在张初九的卧室外,天才蒙蒙亮,李偲华就开始亲自做起早餐,忙忙碌碌了许久,才总算是勉强完成,将老公、儿子、女儿都叫了起来。

    睡的迷迷糊糊,被妈妈硬逼着起床吃饭,身穿可爱的粉红色兔子睡衣的张木子,望着餐桌上煎焦的鸡蛋、烤糊的面包、浓稠的过分的玉米粥,毫不客气的嘟囔道:“妈你做的都是什么啊。

    这鸡蛋、面包能吃吗,有的地方都烤黑、煎黑了,饱含致癌物质呀。

    难道你这一大清早的叫我起床,就是想要慢慢毒死自己的女儿吗,真是的,害的我连美容觉都不能睡,就吃这种东西。

    还不如饿着肚子等赵姨做的午饭呢。”

    这些话半真半假,有几分是嫌弃母亲做的早餐真心不怎么样,有几分则是报复母亲昨晚对她的为难。

    辛苦忙活了一早上的李偲华,被女儿这样毫不留情的嫌弃,自然怒上心头,可因为自己做饭的手艺确实不好,无法反驳,只能在别的地方挑刺道:“张木子,你小小年纪睡什么美容觉。

    初中生在意美容完全是臭美你知道吗?

    学生不以学习为主,整天该注意的不注意,不该注意的穷讲究,也不知道你是跟谁学的。”

    “你,你,‘初中生在意美容是臭美’这种话,是时尚杂志主编该说的吗,”张木子闻言望着母亲,气的跺着脚道:“你双面人,表面一套、背后一套,搞双层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