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恐怖小说 > 煞气逼人 > 四十五章 青梅竹马的正确打开方式(上)

四十五章 青梅竹马的正确打开方式(上)

    家里两个女人的战争显然让两个男人满心为难,张光耀暗暗叹了口气,本起脸来,一边训斥出言不逊的女儿,“张木子,你是怎么和妈妈说话的。

    妈妈不让你学那些小小年纪就又是化妆,又是美容的小孩子,把精力用在学习上,还不是为了你好。

    杂志主编是你妈的工作,母亲是她的天职。

    在外面工作的时候宣传时尚美,在家里生活的时候管教女儿努力向上,怎么就是双面人,搞双层标准了。”

    一旁的张初九听了这番话,对父亲佩服的五体投地,心中想到:“啧啧啧,1年不见,爸的口才又见涨啊。

    这真是被生活抹平棱角的典范。

    怎么能想象这么能说会道的人,年轻时竟然性格到反出家门,差点和爷爷决裂。”,嘴巴里却配合着父亲,安抚母亲道:“妈,您别生气了。

    木子年龄还小,不能理解您的良苦用心,以后长大了,就懂了。

    好了,不说了,咱们吃饭,吃饭。

    哇,这个煎蛋看着真好吃呀,我就喜欢这种煎的老的蛋,吃起来咯嘣脆,油香味浓。”

    受到丈夫、儿子的双层安慰,李偲华怒气渐消,望着已经长大到和自己差不多高的张初九,满眼疼爱的说道:“还是儿子懂事,知道体谅大人的辛苦。

    唉,从小在蜜罐里泡大,要什么有什么的孩子呀,反而一点都不省心,不识好歹。

    光耀,看来我和你对孩子的教育,比起爸来差远了啊,真是失败。”

    张光耀明显有些惧内,闻言只能苦笑着点头表示认可。

    一边的李木子听了母亲若有所指的话,却把怒火都转移到了哥哥身上,怒视着张初九嚷道:“马屁精,就会颠倒黑白的马屁精。”,转身‘噔噔噔…’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李偲华见状大声喊道:“张木子,你怎么和哥哥说话呢!

    好啊,我看你今天是犟到底了。

    好,妈妈辛辛苦苦做的饭不吃,还无缘无故的和哥哥吵架,那就饿着好了,还有开学后第一个月的零用钱减半。”

    话音落地,张木子的卧房里隐隐约约传出委屈的哭声,但女孩本人却没有出门争辩,一场闹剧终于就此结束。

    早餐过后,李偲华和张光耀两人和儿子告别,匆匆忙忙赶去上班,又过了一会,家里的保姆赵春梅开门进了客厅。

    “赵姨好啊。”闲散的摊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的张初九,听到门声响,扭头望去,见一个穿着干净麻利的白色裤褂,大约40出头,长相普普通通,体态略微有点富态的妇人走了进来,急忙站起身一边迎了上去,一边招呼道。

    正在低头换鞋的赵春梅先是一愣,随后抬起脑袋一瞧,惊喜的说道:“啊,初九来了。

    哎呦,让赵姨看看。

    长高了,就是没长肉,男孩子啊还是壮实一点好,可不能挑食,今天赵姨给你做红烧肉吃。”

    “好的赵姨,不过我中午有事,晚上才能吃您做的红烧肉了。”张初九笑嘻嘻的应道,之后压低声音道:“早上木子嫌弃妈妈做的饭,被训了一顿,什么都没吃,正在屋里生闷气呢。

    您一会做点简单的东西给她送去,顺便听听她发牢骚,撒撒气。

    现在的中学生心理健康问题很严重,动不动就抑郁,跳楼、自残,吓死人了。”

    “哎呀,我们初九越来越懂得关心人了,”赵春梅笑盈盈的连连点头道:“小大人一样。

    行,阿姨知道了,马上就做碗木子最喜欢的鸡蛋羹,给她送去。”

    张初九闻言笑着说:“那好赵姨。

    我还有约,先走了啊。”,换上运动鞋,出了家门。

    虽是盛夏季节,但海边和内陆的气候截然不同,清晨的阳光明媚却不灼人,风很清凉,还带着微微的湿气,吹在身上十分怡人。

    顶着太阳,来到小区外,张初九躲到路边,摸出手机,打通了胶澳死党的电话,“你昨天不是说一早就来找我,动身了吗?”

    “马上就到,你去你家小区门口等着吧。”话筒里传来清脆的女声。

    “我已经在小区门口的好不好。

    行动快点,go、go、go。”张初九大声答道,之后立即挂断了电话。

    “你才是狗呢。”电话的另一端,清丽的少女低头望了一眼车载电话扬声器,恶狠狠的骂了一句,如果是她那些闺蜜朋友看到一向清纯有礼的她,竟会这么凶狠的隔空骂人,恐怕会跌碎满地的眼镜。

    少女名叫柳雅雯,家世优渥,长辈除了母亲蔡欣妍是个模特出身的家庭妇女外,大都是华国学术、政、商三界的精英。

    其中祖父柳庆卿,是享誉蓝星的海洋学权威,亦是华国海洋大学的校长;

    祖母华钟美,出身华国政治世家,兄弟姐妹中高官不少,本人则是从事星际贸易的大型集团公司掌控人;

    父亲柳余友,四十岁前跟随着父亲柳庆卿在象牙塔里做学问,是华国海洋大学里最年轻的终生教授,四十岁后却毅然辞职,跟着母亲华钟美从事星际贸易事业,短短几年,便有了非凡的成就。

    这样的女孩子按照常理讲,不应该会和在荆南这种小县城中长大的土鳖少年交好。

    但人与人之间的交往非常奇妙,有些天天见面却连名字都记不清,几乎形同陌路;

    有些却一见相熟,就算许久才能碰面,彼此间却毫无陌生的感觉,仿佛时空的隔阂根本无法消减去丝毫的友谊一般。

    张初九和柳雅雯的关系就是这样。

    从稚龄在华国海洋大学相见,认识,两人便投缘到了极点,直至今日,这么长时间以来,无碍性别、无碍距离都是‘死党’级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