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恐怖小说 > 煞气逼人 > 四十九章 幻境

四十九章 幻境

    打开铅盒,里面是用薄铅板隔成一格一格的空间。

    格子里或者叠,或者卷的放满了蛇蜕似的动物皮革。

    眼睛在和这些布满了不规则却给人一种心悸感觉花纹的蜕皮,接触的一瞬间,张初九就感觉整个世界由彩色变成了黑白,紧接着便有无数古怪的低语声在耳边轰然响起。

    可奇怪的是,对于异变的黑白世界和嘈杂至极的低语,他心底并不讨厌,反而生出一种无端的喜悦,这时就见铅盒里的蜕皮突然一张张的膨胀起来,化为一只只庞大的邪怪,将整个实验室挤碎后,凶狠的望向张初九。

    和那些怪物对视着,张初九心中莫名其妙浮现出它们的详尽信息,没有物质化的实体,看起来就像是一块闪闪发光、无定形的色块,时而在地面上流动,时而在空中飞翔的是‘星之彩’又被称为‘生命猎食者’;

    宛如巨人般庞大,长着青鱼的脑袋,带璞的双臂布满鳞片,是达贡和海德拉;

    一旁体型稍小,身体应该呈显出一种灰暗的绿色,肚皮是白色,背上有着带鳞的高脊,人形特征头部却是鱼类,长着从不闭合的巨大凸出眼球,脖颈的两旁还有不断颤动鳃的是‘深潜者’,它们是达贡和海德拉的孩子…

    目光扫过所有的邪怪,张初九毫不畏惧的缓缓伸直手臂,呢喃着说道:“光、雾与混沌的子民,你们是在对自己的主宰怒目相对吗。”

    那声音出口不是蓝星上的任何语言,完全由语调相差极大的呐喊、咆哮和嘶吼组成,落入周围邪物耳中,化为一种无形巨力,瞬间撕裂了它们的身体,粉碎了它们的灵魂。

    短短一秒钟之内,这些黑白世界里的唯一色彩便无一幸免的化为一片碎末,之后像是扑火的飞蛾一般,自动投进了张初九身后的影子中。

    登时本来平如镜面的影子变得仿佛烧开的沸水一般,不断起伏,好像在孕育着什么似的急待喷薄而出,但最终一阵挣扎后却恢复了平静。

    与此同时,张初九眼前的世界也变回了彩色,一阵恍惚后,他发现自己仍站在‘玻璃房’中,实验室好端端的仍在,刚才的一切只是幻觉而已。

    感觉从幻境中得到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得到,张初九摇摇脑袋再看铅盒里的蜕皮,却仿佛在看着普通的皮包、皮鞋一样,再无出奇之处。

    他皱皱眉头,不死心的将铅盒翻了个底朝天,仍然毫无异状,最终只能不甘心的把一切恢复原样,关上铅盒,溜出了玻璃房。

    看看墙上的钟表已经2:10,张初九急忙跑到实验室洗手的水台前,拧开水龙头含了一大口水,大步来到柳雅雯身边,将水‘噗’的喷到了女孩脸上。

    截脉手法算是形意拳的奥义之一,一般中招便是体魄过人的彪形大汉也得昏迷3、4个小时,可要解除也很简单,冷水一激自然苏醒。

    被谁喷过之后,柳雅雯一个激灵睁开眼睛,之后直起身子,茫然的左右望望,突然伸手按住自己的裙摆,怒视着张初九道:“我怎么昏过去了!

    你个畜生对我做了什么,枉我把你当成最好的朋友!”

    张初九闻言一愣,硬着头皮道:“你,你胡说八道什么。

    你刚才滑了一跤,自己昏过去了,我吓的半死,好不容易把你搬到桌子上,又是掐人中,又是灌温水的,想着再不醒就打电话叫救护车,哪做什么了。”

    他说话间,柳雅雯已经仔细检查完自己的衣服,发现浑身上下穿的整整齐齐,身体也感觉没有任何异样,不由半信半疑的斜视着张初九道:“真的?”

    “当然是真的。”张初九双手在背后交叉着打差,嘴巴却诅咒发誓道:“我对三清大尊发誓,说谎的话灯灭人灭。”

    柳雅雯脸色稍霁,却又不满的朝张初九撇撇嘴道:“我长的这么漂亮,都昏过去了,你就没点想法,啧啧啧,真是禽兽不如。”

    张初九难以理解少女精灵古怪的想法,一时间只觉得无言以对,苦笑着道:“做了是禽兽,没想法呢禽兽不如。

    唉,不管我是禽兽还是禽兽不如总之你高兴就好。

    发生了这种事,研究实物我也不看了,眼界也不开了,咱们走吧,行吗,大小姐。

    晚上本来我要回家吃我妈亲手做的海鲜火锅的,我给她打电话,让她明天再做,今晚给你摆个大场压惊,吃什么、喝什么、玩什么随便你。”

    听到张初九这么说,柳雅雯才满意的点点头,从桌上下来,拍拍张初九的肩膀道:“好、好,你有这个心意很好,我就不客气了。”

    张初九因为刚刚把柳雅雯打昏,觉得欠了债,只能干笑着道:“你高兴就好,高兴就好。”

    这时柳雅雯无意瞥见墙上的挂钟显示时间已经2:20,不由一愣,狐疑的望着张初九道:“怎么2:20这么晚了,我昏迷了快1个小时吗?”

    “咦,2:20了,”张初九闻言故作惊讶的答道:“哎呀,我刚才慌的根本就没看时间,早知道你昏了这么久,早就叫救护车了。

    你没事吧,要不然咱们先去医院看看。”

    听到这话,柳雅雯下意识的挥了挥胳膊,踢了踢腿又蹦了几下,感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用力摇摇脑袋也很清醒,迟疑的说道:“我现在感觉倒是挺好的,去医院应该也查不出什么。”

    “那就算了,咱们快走吧,去市区逍遥喽,go、go、go。”张初九本来就不想真送柳雅雯去医院检查,听她这么说急忙拉起死党的胳膊,朝实验室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