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恐怖小说 > 煞气逼人 > 五十一章 规划

五十一章 规划

    孙子的进步自然让张显刚内心十分欣喜,不过他表面却不动声色,平淡的说道:“这样的进境还算不错,总算是没辜负了你那次奇遇。

    不过最近这段时间,你除了周末去虚境探险外,周1到周5晚上,还是经常和张腾飞、王天宇去打游戏,看电影,浪费大好时光,实在太不应该…”

    “爷爷,我周1到周5又不能去虚境探险,”张初九没耐心听祖父的教训,忍不住反驳道:“每天极限修炼也就是5个小时,再睡3小时的觉,晚上11点回家都不晚,放学后去玩玩有什么关系。

    再说了,玩完之后我都会去张腾飞家的废车间练习自己的超凡力量,直到生物能快耗尽了才结束,那里浪费时光了。”

    张显刚眉毛一扬道:“当然浪费时光了。

    你要是懂事的话,难道不应该把玩游戏、看电影的时间全都用在学习上。

    如今你也大了,又修炼有成,有些事也该给你敞开了说了。

    我平常这般谨慎度日,身怀强悍力量却不欲人知,连你父亲、叔叔、姑姑都瞒着,你猜是为了什么?”

    “侠以武犯禁呗。”张初九闻言一愣,之后尽量美化着说出了自己早已思量好的猜想,“爷爷你肯定在以前旧秩序崩溃,新秩序还没建立好的混乱时期,仗着超凡力量横行霸,啊,不,应该是替天行道,顺便留了一点好处给自己。

    结果没想到外星人一发现地球,迅速帮着政府镇压一切不服,您就歇了菜,成了大通缉犯。

    万不得已之下,只能伪造身份隐居在荆南这种土鳖县城里苟且偷,呃,顺应时代的浪潮,过起了平凡的生活。

    后来生下我老爸、叔叔、姑姑一大堆孩子,却都不是修炼的材料,你就没向他们透底,直到我闪亮出世。

    你一看,这是万年难得一遇的修行奇才啊,足以继承我的衣钵,未来光大张家门楣就靠这小子了!

    顿时如获至宝,死乞白赖的硬把我留在身边…”,他越说越兴奋,几乎手舞足蹈起来,可瞥见张显刚那似笑非笑的神情,不由得哽了一下,咽了口吐沫道:“怎么,我猜的不对吗?”

    张显刚面无表情的答道:“还侠以武犯禁、替天行道、顺应时代浪潮,你倒是会粉饰,可惜却想错了路子。

    你爷爷我隐姓埋名的蛰居荆南的确是万不得已,但不是因为政府的通缉,而是避祸。

    至于仇人是谁,现在还远不是告诉你的时候。

    你只需知道那敌家的实力、势力都大的吓人,现在咱们与其相比是以卵击石,只能暂且蛰伏。

    嗯,‘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而且从古至今都是‘公门里面好修行’,我其实早就想过了,你未来想要安安全全,一步步强大起来,最稳妥的路子就是加入衙门也就是政府机关。

    一旦在体制里有了地位,就算露出些痕迹被仇家所察,他们也会有所顾忌,探查清楚才会动手,这就有了回转的余地。”

    张初九听祖父说的严重,沉思了一下,苦着脸道:“爷爷,你这样说不会是想让我以后考个好大学,然后考‘公务员’吧。

    想都别想了,我这个成绩是门都没有,除非是特招,以超凡者的身份加入…”

    “以武勇入公门,不过鹰犬,就算看起来彪赫一时,却于未来无益,”张显刚冷着脸打断了孙子的话道:“我给你设计的路的确是考上好大学,最好博士毕业,再辅以强大力量,以允文允武青年才俊的身份,选调进体制,走赫赫正途。

    至于学习成绩,嘿嘿,等你上了高中,我便把你送回父母身边,你爹爹是正经的高级知识分子大教授,你娘我当初一看就是好胜争抢的性子。

    你现在久在荆南,每年也就是在他们身边过个十天半月,见面自然舐犊情深,千好万好。

    可要是日后真呆在身边住了,他们自会调理你的顽劣性子,死逼着你用功苦读,以后考个好大学是不用愁的。”

    听到这话,张初九不由目瞪口呆,感觉自己的一切都在祖父算计之中,愣了好一会,才干笑着说道:“可是一个人的时间有限,学业和虚境探险不好兼顾。

    您真把我送回父母身边,我这个,这个虚境探险…”

    “人的一生要做的事情百样、千样,”张显刚淡淡一笑,插话道:“你每隔时段都有所偏重。

    你在荆南生活的偏重是修炼入门,打好根基,然后适应虚境实战,找出最适合自己的御敌之路。

    等回到父母身边,侧重就变成了好好学习,努力考上大学,以便未来更安全的积蓄实力,为此就算稍稍耽误虚境探险,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毕竟甘蔗哪有两头甜的道理。

    不过呢谚语有云,‘时间就像是海绵里的水,挤一挤总会有的’,依你的性子学会了‘屠龙之技’难道还会忍着久久不用。

    必然千方百计的挤出时间来去虚境探险,所以我是不担心的。”

    听到这话,张初九张张嘴巴,只觉得无可辩驳,最终长长叹了口气,无精打采的说道:“我刚才上初二而已,高中的事离着还远,现在说也没什么意义。

    行了爷爷,您自己慢慢吃,我得去上学了,晚上别等我回来吃晚饭了。”,提起书包,蹿出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