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恐怖小说 > 煞气逼人 > 五十三章 感悟

五十三章 感悟

    蓝星进入半科技半神话的时代后,神功异术层出不穷,可对于小县城的土鳖学生来说,翟丹使出的手段,已是非比寻常,让他们大开眼界,顿时四周人群里的小声议论变成了惊叹:“轻功,那就是轻功吧,我还是第一次亲眼看见有人施展轻功呢,好神奇啊。”;

    “那女生是咱们一中的学生吗,太牛了,超凡生命了吧!”;

    “那么有名的人物你都不知道,翟丹,听说是咱们荆南法院院长的闺女,从小练武,长得又漂亮,知名暴力mm啊。”…

    俗语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和周围惊叹的同学不同,练习形意五行拳入味的张初九,一眼就认出翟丹使出的乃是进阶五行拳中‘水行蛇像’的路子。

    只是那蹿行的轻功,架子虽属蛇像,内里却又蕴含了难以言述的玄奥,仿佛暗合了这漫天风雪之势,这才显得如此高深莫测。

    “可这玄奥到底是什么呢?”张初九感觉答案似乎就在心底,却就是想不起来,不由陷入了沉思之中。

    一旁的张腾飞不明就已,看张腾飞发愣,随手拍了一下他的后脑勺道:“看到翟丹的轻功吓傻了吗。

    看来你的功夫是比不上她啊。”

    就着一拍让张初九灵光一闪,穿透了心底的那层窗户纸,想明白了翟丹蹿行时的动作里分明揉进了几个月前,在煜邦武馆会议室中观看到的,歧蛇御水飞天时的一丝韵味。

    受到这个启发,平常在虚境赶路用仓库车,对敌用‘金神可立’加持的‘炼珠连弹’,早已将外功形意五行拳法抛之脑后的张初九,只觉得心有一热,惊喜的想到:“原来形意五行拳还有这样的进阶用法,我竟没想出来。

    唉,看来爷爷10多年来对外功的轻蔑,潜移默化影响了我的想法,就算明知道那四象神兽、上古歧蛇相争展现的‘动态观想图’非同凡响,却仍没用心去钻研。

    今后得要注意改正才行。”

    看他又开始发呆,一旁的张腾飞单手摇了摇张初九的肩膀道:“怎么了初九,你也脑残了。

    喂喂,醒醒,该上学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我在想今天下那么大的雪,是不是吃个羊肉火锅滋补一下。”张初九回过神来,笑嘻嘻的掩饰着说道,却听得死党眼睛一亮,“羊肉火锅,真是个好想法啊,好想法啊。

    咱们就愉快的决定了,叫上大天,晚上吃羊肉火锅,你请客。”

    “我请客就我请客,”受到启发一时间心情大好的张初九闻言,财大气粗的答应道:“毛毛雨啦。”,喜滋滋的蹬起自行车,朝学校冲去。

    不过上了一天的课,下午放学后这顿羊肉火锅却没有吃成。

    原因是王天宇逃学,整整1天没见踪影,张腾飞家有外地来的亲戚,他老爸摆了家宴,三令五申张腾飞晚上必须参加。

    而吃不成火锅正和张初九的心意。

    整整一天,他满脑子都是如何将形意五行拳和‘四象神兽、上古歧蛇动态观想图’相结合的念头,没得吃正好把时间用来研究形意拳术。

    放学后,张初九马上赶去了张腾飞家所在的厂区废弃车间,时而运转金煞之力,时而运转木煞之力,打着形意五行拳中龙、虎双形、

    俗语有云‘拳不离手,曲不离口’,因为荒废多日的关系,最初他拳打的略微有些生疏,好在毕竟已经练得入味,渐渐便恢复了往日的顺畅。

    感觉火候已经至,张初九开始努力回忆几个月前,看过的白虎、青龙争斗的即时直播投影,模仿着打拳,本以为会渐渐融会贯通,却没想到越练越荒腔走板,最后连固有的套路都打的零零散散,不成样子。

    练来练去毫无成效,反而出现了退步,让张初九火气渐生,努力抑制着怒意打了两、三个小时拳后,终于因为拳架子太散,立足不稳,竟然被块铸铁绊了一下,向前跌去。

    这次失误终于让他的火气爆发出来。

    怒火中烧之下张初九咬牙切齿的借着绊脚之势,向前一扑,十根手指朝一台蒙满灰尘,锈迹斑斑的小型机场面板发泄似的一扣,顿时像是捏中烂泥似的插进了金属面板之中。

    之后他顺势一甩,竟将那1吨多重的机床半举起来,扔出了五米多远,随着‘当啷啷’一阵刺耳的巨响,变成废铁一堆。

    这一扣、一甩足足消耗了张初九27当量的生物能,却让他心中生出一种酣畅淋漓的感觉,胸中郁气一扫而空,

    发泄过后,张初九脑袋一情,猛然间想到,刚才自己加持着‘金神可立’凭一抓之力洞穿了金属,自然而然发挥出了近乎实力上限的超凡力量,正暗合形意五行拳虎扑之势。

    心中一喜,闭上眼睛,全神贯注的回忆那一扣、一扔的每个细节,他渐渐找到了‘四象神兽、上古歧蛇动态观想图’中白虎探爪的一丝神韵。

    俗话说的好,真传一层纸,假传千层山。

    修炼不得法门,就算勉强十年、百年也是无用,入门之后再下苦功却很会便会有所收获。

    如今机缘巧合之下,张初九找到了将形意五行拳和‘四象神兽、上古歧蛇动态观想图’结合的窍门,细细琢磨之下,不知不觉间有了越来越多的感触,“原来刻意模仿是行不通的,要顺其自然,顺其自然…”

    再练拳时,他刻意放松,什么都不想,顺其自然,结果拳虽然仍然越打越不成样子,却渐渐生出种摄人的气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