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恐怖小说 > 煞气逼人 > 五十八章 新区浩劫

五十八章 新区浩劫

    正当张初九百无聊赖的胡思乱想之际,突然间,远方天空上生出无数极为明亮的闪电,如银蛇乱舞般流溢于云层之上,刺得人眼睛发疼。

    之后便有‘轰隆隆…’连绵不断的雷声传来,空气中隐隐透出一股臭氧烧焦的异味。

    如此声势浩大的异状惊得张初九一个激灵,回过神来,目光死死盯着远天之上还未消失的电蛇,喃喃自语道:“这是什么情况!

    冬雷吗,可那么那么夸张的冬雷,都超过夏天暴风雨的时候了,不太可能啊。”

    说话间,凭着受到‘金神可立’加持的超人目力,他看见远方天空中,一只庞大到恐怖的大鱼破开云层,忽左忽右的扭动着身躯,疾飞不停,不时张开嘴巴一吸,便将大片雨云连同电蛇吞入腹中,好不威风。

    张初九瞪大了眼睛仔细分辨,看清那大鱼竟然就是自己曾经在吉山虚境碰到过的那只鲸鱼似的虚兽,不由惊骇的睁大了眼睛。

    这时他又发现,远方那庞大无匹的鲸鱼虚兽前面,还飞翔着一个相比虚兽如山的身躯小的可怜,犹如豆粒一般拼命躲避的人影。

    看了一会张初九便猜到,原来那鲸鱼虚兽飞来飞去,吞云食电不过是捎带,真正目的是想要把那道人影吞吃掉。

    而那人影也不甘示弱,生的一副好胆,在飞翔着逃命之际,还不忘运用超凡力量,周身毛孔透出丝丝电流,汇合成一只只边长一人多高的三角形电浆箭头,偷袭着射向鲸鱼虚兽的要害。

    就这样,一鱼一人斗得越来越凶,追逐的越来越紧迫,战场渐渐从天空转向地面,又由地面重回天空。

    用飞天遁地、生死相搏这两个词来形容,合适之极。

    如此激烈的异能争锋,自然牢牢吸引住了张初九的目光。

    不知不觉他停下了仓库车,呆呆的扬起面孔,专心致志的驻足观看。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间张初九身边异变突生,荆南郊外通往新区路上的几十公里高压电线同时爆燃起来。

    无数电火花洒落下来,将本来昏暗的公路照耀成刺眼的银白,惊得他一下回过神来。

    四下环顾,张初九眼睁睁看着周围的电线外面围着的胶皮烧焦,化为乌有后,高压线上流通的电流就像是被强力磁石吸住的铁块一般,化为一道道肉眼可见的细小电浆,连绵不绝的投射向远方那个被鲸鱼虚兽追逐的人影。

    那人影得到电力补充后,投射的电浆巨箭威力大增,每一击都可以在大鱼身上留下深深的伤痕,开始慢慢逆转战局。

    虽然不知道这招吸收方圆几十公里内的电网电力,强化自身力量是几级超凡者才能使用的异能,但张初九却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四周涌动的残余电能如果落在自己身上,可以轻而易举的把他化为焦炭。

    由此可以推断,远方空中那道人影是多么的强大,就更不用提张初九曾经近距离接触过的那只鲸鱼虚兽了。

    不过即便如此,通过几个月的磨练,已经具备之优秀探险者特有的不屈、猎奇、好胜品格的张初九并未退缩,反而重新启动了脚下的仓库车,放缓速度,小心翼翼的朝远处鲸鱼虚兽、电光人影追逐的方位赶去。

    望山跑死马。

    张初九这一走就是半个多小时,空中激战的虚兽鲸鱼和电光人影早已一追一逃的消失在了茫茫天际。

    而当他终于赶到了两者刚才争斗的地点时,赫然发现,原来那里竟是已经化为一片废墟的吉山新区几条,原本繁华的街道。

    望着遍地死状凄惨的死尸,按着正常人的想法一定是惊惧、恐慌,可对于不到十岁就开始帮忙祖父到太平间洗尸体的张初九来说,人的尸首其实就是一堆肉块。

    他丝毫也没感到畏惧,而是震惊的想道:“单单战斗时的波及,就毁灭了十几公里长的街区,那道人影和虚兽鲸鱼难道是8阶以上的高级超凡生命!”

    想到这里,张初九猛然间记起了几个月前自己险死还生,去‘奇兽斋’卖鲸涎时,‘奇兽斋’的鉴定师斩钉截铁的断定,鲸涎源头的超凡等级一定在4阶至6阶之间,不由得心中一怒。

    8阶超凡生物和6阶超凡生物,看似只相差两阶,其实却是中级超凡生命和高级超凡生命之分,两者之间的实力相差几十倍,出产的资源价值自然也相差数十倍不止。

    如果卖家去买家那里卖货,因为不识货,拿出根人参请买家坚定,买家直说:“这是人参,但现在行情不好,我只能削价购买。”,那无论出多低的价格,只要卖家愿意卖,就是公平买卖,谁都不怨;

    可若是卖家拿出人参去鉴定,买家坚定说:“这100%是根萝卜。”,那他无论出什么价买都是欺诈,所以‘奇兽斋’这种做法等于靠着声誉,狠狠的骗了张初九一把。

    如果是几个月前,也许张初九便吞下了这个哑巴亏,可现在的他早已不是从前的中学生,而是一名合格的虚境探险者,什么都能吃就是不能吃亏。

    那化为废墟的大片闹市刚好也包括了‘奇兽斋’所在的街道,恼怒之下张初九心中不由生出股邪念,“吉山新区发生这么严重的**,却连一个来救援的人都没有,一定是因为大家害怕那只虚兽鲸鱼和电光人影再杀个回马枪,受了无妄之灾。

    趁着这机会,我可以去‘奇兽斋’的废墟里翻翻,看能不能找到点值钱的宝贝,当作它坑我的补偿。

    反正是‘奇兽斋’欺诈在先‘做了初一’,我‘做十五’不告自取也很正常。”

    想到这里,他毫不犹豫的从仓库车上跳下来,施展出‘金神可立’的神通,身体轻如鸿毛,足不留痕的一跃十几米,朝记忆中‘奇兽斋’所在的方位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