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恐怖小说 > 煞气逼人 > 五十九章 不告而取

五十九章 不告而取

    三、两分钟后,张初九已来到倒塌的‘奇兽斋’旁,一刻都未耽误便跳上废墟,翻看起来。

    他脑子聪明,知道商铺前堂存着的一定是不太值钱的孬货,便直接从后面的库房找起,不一会就翻到了一小堆稀奇古怪的矿石;装在尚还完高的钢化玻璃器皿中的生物器官、体液以及不知名植物的叶子、根茎、汁液。

    这些东西难断价值,张初九暂时放在了一边,继续翻找。

    随着时间的推移,乌云慢慢散去,天色越来越亮。

    估摸着再过一会救援队伍就会出现,张初九的心情渐渐紧张起来,想要马上罢手却不甘心。

    正在这时,他刚刚用尽全力搬开一道沉重的水泥横梁的手,手背一滑,碰到了一个大约15公分见方,压憋了的盒子。

    拿起那盒子掰开,张初九发现盒壁上竟然夹着一层铅,里面装的是一颗婴儿拳头大小,乌都都的石块。

    拿在手里左看右看,虽然瞧不出个所以然来来,但想到这石块被保存在铅盒里,一定很有价值,张初九便凭着‘金神可立’加持得到的巨大力量,将铅盒扯成两半。

    之后也不管裹在软性金属里的铅层会碎成什么模样,硬生生用扯下的半个铅盒,包裹住那块乌都都的石头,塞进了自己的口袋。

    昨晚这一切,远处已隐隐有纷杂的脚步声传来,张初九耳朵一动,叹了口气,匆忙跑到那一小堆自己翻出来的杂物旁。

    有心挑拣几件最值钱的东西带走,却根本就选不出来,他想了想,索性脱掉上衣当作包袱皮来了个‘卷包会’,之后掀动周围的瓦砾,把自己挖掘的痕迹填好,捧着鼓囊囊的上衣包袱跳下废墟,飞奔回了自己停放仓库车的地方。

    将收获收进仓库车里,张初九长长松了口,重新穿好上衣,也不在新区多呆,直接操纵着仓库车掉转方向,驶回了荆南县城。

    和来时一样,去时柏油路上仍然空无一人,等到他重返县城,时间也不过8点半钟左右,天色才刚刚泛白。

    在街头游荡了一会,饥肠辘辘的张初九随便找了家开张的早点店,热乎乎的吃了顿油条、白粥、鸡蛋,填饱了肚子,坐在马扎上开始想应该怎么处理刚刚到手的战利品。

    这时其实询问见多识广、似乎无所不知的祖父,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但成为超凡生命,经历过虚境磨砺后,张初九便自认为已经长大,有了担当,所以根本就没考虑这个选择,心中思量道:“这些从‘奇兽斋’废墟里淘的东西,我觉得是补偿,可在别人眼里就是赃物。

    稳妥的办法应该是收藏起来,等风头过后,再一点一点的卖出去。

    可我现在正处于刚刚修炼有成,进化为低阶超凡生命的起步阶段,这种时候,尽快把到手的资源转化成实力,才是最正确的做法。

    这样的话,就应该尽快把这些‘战利品’贩卖出去,换成属性能量晶石,吸收掉,增加实力,这样的话在吉山新区出货风险太大。

    得另找地方。”,

    想到这里他摸出手机,开始上网寻找华国有哪些知名、繁华的虚境物品买卖市场,许久过后,最终随机选择了地处江浙省省会宁陵市的‘富平虚境商城’,作为出货的地点。

    由荆南县到宁陵市不过五、六百公里的距离,比胶澳还近,如果一路坦途的话开车也就是几个小时,可因为隔着虚境,交通就变得的十分不便。

    就算是乘坐飞艇,也得要整整1天,24小时的飞行时间,才能绕过新区隔离墙,实现单趟通行。

    张初九之前虽然每年都要去一、两趟胶澳,也算出过远门,但从没坐过飞艇,心中不免有些忐忑。

    不过初生牛犊不怕虎,连虚境都敢去,他又怎么可能被区区的紧张心情所阻止,想到就做,出了早餐店,在商场买了一套运动装,换下自己已经湿透,崩了许多泥点子的旧衣服后,便直奔荆南飞艇站。

    张初九的运气不错,赶到飞艇站后很凑巧的在航班即将出发前10分钟,花3500蓝币买到了去宁陵的乙类船票。

    因为行礼超重,他又多花了450块为自己的仓库车办了随航行礼托运后,便登上了驶向宁陵的飞艇。

    荆南是小小县城,飞艇班次其实很少,飞艇的型号也大都是旧式飞艇,吊舱不大,只有5000平方米左右。

    不过整个吊舱被分割成上、下两层,等于面积大了1倍,下层是货仓,上层则隔出10间带小客厅的甲等舱,20间单人单床的乙等舱,以及50间最多可以容纳3人使用的丙等间,此外还有单独的餐厅,娱乐室和公共休闲区域,虽然狭窄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张初九住的是乙等舱,面积也就是长4米,宽3米的样子,还用玻璃罩隔出了间卫浴室,所以舱室内除了摆放着一张有床头柜的大床之外,就只还在床脚放着台饮水机。

    好在床头柜上有投影仪,可以看电视、电影,旅途倒也不嫌枯燥。

    走进狭隘的房间,正觉的换了新衣服却没洗澡,似乎缺了点什么的张初九马上脱光衣服,冲进玻璃罩,美滋滋的冲了个热水澡。

    之后他舒舒服服的重新穿上内衣,跳上床,随手打开投影仪,开始看旧电影消磨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