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恐怖小说 > 煞气逼人 > 六十一章 艇上时光(上)

六十一章 艇上时光(上)

    走进了飞艇略显空荡的餐厅,张初九和刘潇潇随便就近找了张桌子坐了下来。

    环顾周围考究的装潢,张初九忍不住小声腹诽道:“这家航运公司的老板可真精明,把飞艇其他地方造的小小的。

    唯独能赚钱的餐厅又宽敞,又气派。”

    “我坐过的所有飞艇都是这样的。”刘潇潇笑着小声应道,这时已经有服务生走了过来,彬彬有礼的递上菜单。

    刘潇潇接过菜单边问张初九的口味,边荤素搭配着点了四菜一汤、一小木桶白饭和两道甜品、饮料,之后习惯性的从裤兜摸出手机,点开了电子支付软件。

    “一男一女吃饭,哪有让女孩子付钱的道理。”坐在对面的张初九见状,马上从口袋里摸出**递向服务生。

    “行了,我用app付钱方便,”刘潇潇见他掏出**来,以为张初九只是装装样子,笑着说道:“你那个**还要刷卡、签字的,太麻烦了。

    最多这顿我请你,下顿你请我好了。”

    “刷卡、签字有什么麻烦的。”张初九摆摆手,对服务生说:“用我的卡结账,多刷200块当小费吧。”

    以前他可没这么大方,但自从出入虚境冒险,赚的都是银河通用货币‘星币’,1:50的汇率让张初九渐渐觉得日常消费便宜无比,出手也越来越阔绰起来。

    这算是一种变相的‘养移体居移气’,同时也是暴发户既遭人羡慕,又遭人烦的原因。

    小费文化在华国方兴未艾,小部分的大方客人高兴了会给,大部分客人却没有这个习惯,服务生也不会讨要。

    可是不讨要归不讨要,能多200块的收入总是好的,服务生笑着接过了张初九的卡,“请先生稍候。”,美滋滋的转身离去。

    刘潇潇脸色莫名变得有些异样,随后恢复原状,笑着说道:“还说我是富二代,看来你也一样啊,而且还点大男子主义,连女生买单都不愿意吃。”

    “我可不是富二代,更不是大男子主义。”张初九笑笑道:“我父母的事业是不错,但我现在用的钱都是自己辛辛苦苦赚来的。

    还有男人吗,口袋里有钱时总不好留着自己花,用女人的钱吃饭。”

    “那就是大男子主义。”刘潇潇道:“现在是男女平等的时代,无论谁付账,或者干脆aa制都是正常的。

    真难以想象你一个中学生,思想这么陈旧,简直像是古代人一样。”

    张初九并未争辩的摆摆手道:“随便你怎么想啦,一个人一个想法,你是先进的现代思想,我是陈旧的土鳖思想。”

    “说起来你还真是土鳖,现在还用**,不用电子支付。”刘潇潇也没在继续纠结‘谁付账’这个问题,笑着换个了角度继续打击张初九。

    张初九摆摆手解释道:“那些电子支付虽然方便,可软件公司为了竞争都在软件上藏着后门,又是自动记录用户的消费习惯,又是偷偷定位经常消费的地点,让我觉得不自在、不喜欢。

    其实原本**我也是不太用的,都使现金,后来是支出大了,带钱实在不方便,才不得不改用了**。”

    “有没有人说你的性格很怪?”刘潇潇闻言叹了口气道。

    “没有。”张初九摇摇头道:“我朋友虽然不多,但都挺喜欢我的。”

    话音落地,服务生用托盘将张初九、刘潇潇刚才点的餐点送了上来,两人都很饿了,便不再闲聊,大快朵颐起来。

    年轻女孩要顾忌身材,晚餐不可能吃的太多,不一会刘潇潇便把肚子填了个半饱,克制着不再吃主食和主菜,慢条斯理的用小勺挖起甜品来。

    甜品是紫薯打成泥,掺上牛奶、砂糖蒸熟,放凉,用各种新鲜水果丁佐盘做成,口味相当独特。

    她吃了几口,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望着还在汤碗了捞肉的张初九,笑着道:“这道甜品的味道很棒,你该先尝尝。”

    “甜品吗等于是饭后的零食,”张初九大口嚼着饭菜,随口应道:“我吃饱了再尝。”

    看张初九狼吞虎咽的越吃越香,刘潇潇有些惊讶的说道:“练古武的饭量可真大。

    你个子不高,却比180几的体育生吃的还多。”

    “能不能不要揭别人的伤疤,”张初九闻言不满的说道:“什么叫我个子不高,我光脚也有1米63,穿鞋1米69好不好。”

    “我都一个女生穿平底鞋都168公分,1米69很高吗。”刘潇潇打趣的道。

    张初九撇撇嘴反驳道:“肤浅,你们女生就喜欢那些高高壮壮的大个子,可个子再高,肌肉再发达,头脑很简单,完全是个样子货,又有什么好的。

    再说了,女人发育的早,男人发育的晚。

    你现在身高差不多已经长成型了,我可是还会不断长高,未来说不定能有篮球运动员的身材,欣赏高海拔的风景。”

    刘潇潇不置可否的笑笑,突然好奇的话锋一转道:“对了,你刚说自己赚钱花,是不是真的?

    单单去宁陵一个来回就要几千块的票钱,咱们吃的这一顿也要一千多,你一个中学生怎么挣到这么多钱的。

    不会是靠拳头硬组织社团,收保护费吧?”

    张初哑然失笑道:“同学,你想象力未免太丰富了吧。

    我长的这么正义凛然,像是反派人物的样子吗?”

    “像啊,非常像。”刘潇潇笑嘻嘻的点点头道。

    张初九‘切’的一声撇撇嘴,却不想把自己已经能够自如的出入吉山虚境探险、寻宝,赚钱的事在学校传播出去,脑子一转,鬼扯道:“我家是经营‘家庙’的。

    祖传的道士事业兼‘收尸人’,从小就跟爷爷在第一医院的太平间里帮死人安魂、装裹。

    念个经能收几百块,洗下尸体又收几百块钱,再化化妆,换上衣服收拾一下再收几百块,轻轻松松就能月入数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