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恐怖小说 > 煞气逼人 > 六十六章 突破与异变(下)

六十六章 突破与异变(下)

    初冬的拂晓,整座城市还没苏醒。

    一轮明月将落未落的悬在天空,宽敞的马路上,路灯都还亮着。

    街头几乎没有行人,只有身穿醒目橘红色制服的环卫工人开始了1天辛苦的工作,清扫着都市红男绿女精彩夜生活,制造的垃圾。

    这种时候呃呃交通情况,远比张初九昨天8点多钟,由飞艇站赶往‘富平虚境商城’时顺畅的多,所以两个小时的路程缩短成了1个小时,7来钟,他便出现在了宁陵飞艇新站,宏伟的候艇楼外。

    时间富裕了这么多,张初九自然没有进飞艇站死等着航班出发,而是在附近溜溜达达的找了家卖宁陵特色早餐的小店,热热乎乎的吃了几碗煮干丝。

    之后他又在街边报亭里买了几份游戏杂志和饮料,这才漫步进了候艇楼,买好票,办理了仓库车的随行托运后,在相应的登艇闸口附近,找了张椅子坐下,一边惬意的喝饮料,一边翻看起杂志来。

    时间就这样缓缓流逝。

    临登艇15分钟前,刘潇潇提着几个纸袋,小跑着来到闸口前。

    见还没检票,她明显松了口气,目光四下里扫了扫,看到张初九的身影后,嘴角不自觉的浮现出一丝笑容,凑了过去道:“学弟来的好早啊。

    昨天都去了那些武馆开眼界啊,没被人打断胳膊腿,揍出什么内伤吧。”

    “不是我来得早,是你来的太晚了,刘同学。”张初九放下杂志朝刘潇潇扬扬眉毛,鬼扯道:“昨天我只去了宁陵西郊新区附近的几家武馆,冒充想要学武的学生见识了几种新拳术,后来和几个无意中认识的武术同好切磋了一下,根本没和武馆的人动手好吗。

    而且就算动手,也只会我打断别人的胳膊腿,揍得对手身负内伤,懂吗。”

    “练了一点功夫就这么自大,”刘潇潇闻言摇摇头道:“不学着谦虚点,我看你以后呀也很难进步了。”

    话音落地,候艇楼里的公共广播开始循环播报,“由本市出发,直航齐鲁省枣阳市荆南县的‘烽火850’号航班已经即将起航,请各位乘客做好登艇准备;由本市出发…”

    张初九和刘潇潇再顾不得闲聊,快步来到闸口前,排队登上了飞艇。

    之后张初九向刘潇潇胡扯,自己第一次来宁陵这么大的城市观光,玩了个通宵,累的筋疲力尽,得赶快补觉,进了自己的舱室锁好门,急急忙忙的开始用随身携带的土属性能量晶石修炼起来。

    几个小时后,消耗了上万度量晶石的张初九终于感应到了身体中‘土藏’的所在,并领悟了‘衍煞法’土像神通‘地藏当归’的施展之道。

    之后他控制着胸腔内的‘五藏’齐开,金、木、水、火、土五行煞力第一次在其身躯中循环转运,‘大阴阳五行衍煞法’一层终于修至圆满境界。

    总共悟得‘金神可立、青木化生、玄水万变、大日乘天、地藏当归’五种可以随着修为精深,不断增加威能的顶阶神通。

    全力出手之下,攻防力量暗合1阶超凡生命的极限199∞烈度,超级生物能量总值也达到了1阶超凡生命的极限1999∞度量,为自己未来的修行之路,筑下了无以伦比的根基。

    体味着身躯内增加的力量,张初九正暗自得意,皮肤之上突然浮现出无数古拙的象形纹路,正是张显刚耗时10余年,以密炼奇物在他身上纹的那些之前从未显形过的纹身。

    这些纹路出现后,隐隐闪现出金、青、黑、红、黄五种光芒,和张初九身体内的五行煞力勾连在了一起,登时将他的攻防烈度、生物能量增强了足足1倍。

    有了这等异变,事情还未罢休,紧接着张初九眼前一黑,模模糊糊看见一只通体雕刻着无数极细小的图案、古文字,腹圆、顶方的三足铜鼎,在一片漆黑中若隐若现。

    鼎,在华国上古时期为至高礼器,象征着王者之尊,同时还是最古老的文明传承载体。

    在没有书籍、竹简之前,华国先民便是在鼎身上记载邦国最重要的文化知识。

    看到那古鼎之后,张初九神志越来越模糊起来,感觉自己脱离了躯壳,飘飘荡荡投入了那鼎身之中,迷迷糊糊间仿佛一下穿越到了上古时代,成为了一名小小的墨家匠作学徒。

    几十年岁月转瞬即逝,小学徒不知不觉间熬成了大匠座,续而成为墨家巨子,继承了‘墨圣’尊号,得持墨家传承至宝,‘叁生鼎’。

    这叁生鼎的‘叁生’二字,并非出自墨家典籍,而是摘自华国上古时号称‘诸子之师’,被和墨翟并称春秋两大显圣之一的孔丘,尊以师礼的大贤‘老聃’所言,‘太初如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此鼎不知何物所制,却有三样极为神奇的用处。

    一是等于一个材料还原器,拥有使用资格的人,无论把什么物品放进鼎中,都能分解、还原成制造这种物品的最原始材料;

    二是等于一个无所不能的巨型智能制造工厂,宝鼎能在原材料充沛的情况下,根据使用者的思维构想,自动生产出各种各样小到茶杯,大到宇宙飞船的物品;

    至于第三样妙处,也是‘叁生鼎’真正能够被称为‘至宝’的原因,就是它可以化虚为实,凭空造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