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恐怖小说 > 煞气逼人 > 六十九章 逃学的学生典范

六十九章 逃学的学生典范

    出了趟远门,将机缘巧合下不那么正当得到的资源,换成实力的急剧提升后,张初九回归了正常的生活,慢慢消化着接连突破带来的成果。

    第一项福利,并不是超凡力量的提升,而是经过‘叁生鼎’的传承洗礼后,他在数理化的学习方面,突然间像是开了窍般,由学渣极速蜕变成了学霸。

    那枯燥无味几何图形结构,物理公式解构,化学元素反应,不知不觉间变得像是玄幻史诗大片一样吸引人,而且一学就会极容理解。

    张初九还隐隐约约记得以前听荆南县某届高考状元演讲时,说过的一段话,大致意思是:

    数学、物理、化学之间有着深深的联系,虽然中学因为还处于学科的打基础阶段,这种联系并不深刻,但知识体系间的初步渗透,已经让学习变得有趣而轻松。

    当时他以为这种话简直是胡言乱语的放屁,现在却产生了一种深深的认同。

    第二项福利是,张初九新掌握的神通,青木化生、玄水万变、大日乘天、地藏当归,让其由只能逞拳脚、暗器之能的武者,转变成了神通莫测的修士。

    虽然武者练到精深处,亦可翻江倒海,毁天灭地,可论起威能来却先天就比修士差了不止一星半点。

    即便因为‘性价比’的问题,蓝星超凡者半数以上的进化源头都是修炼古武功法。

    慢慢的仗着人多势众,强者迭出,‘古武者’也能厚着脸皮也自称是修士的一种。

    但这说法,按着法统和能耐来说,终究勉强的很,不为识家所承认,毕竟除了那些天资卓绝,以武入道的天才人物外,同样的资质、花费同样的力气修炼,武者终究斗不过修士,低人一等。

    至于第三项福利则是,张初九施展出的力量,不知道为什么增添了一种顽固之极,黑暗面向恐怖属性。

    击中金属,金属腐蚀;击中树木,树木枯萎;击中虚兽,虚兽疯狂,简直不像是原来的五行煞力。

    好在经过一番练习后,慢慢的他可以自由控制这种黑暗面相的属性是否沾染在煞力之上,总算在表面上掩饰住了自己超凡力量的奇异。

    最后的福利,张初九身体内生物能的增加、攻防烈度的增强,以及体外神秘象形纹路对超凡力量的全面增幅,让他在虚境中的续航能力和活跃度大幅度的增强。

    每次探险、寻宝的收入也变得愈加丰厚,一切都朝着良性循环的方面发展。

    就这样一个多月过去了,转眼已临近寒假、春节。

    这天下午,天气阴沉,室外寒风浩浩,刮的荆南一中校园里光秃秃的树木枝干乱颤,宛如许多学生那忐忑的心情。

    初中二年级十七班上半学期最后一堂课正上着,年届四十,身材高瘦,皮肤黝黑,一脑袋自然卷的班主任蒋伯洋,站在讲台上,目光扫过台下那些面如土色的差生,慷慨激昂说道:“一个学期大翻身,一个学期大翻身啊!

    选学的四门主课,化学148、物理143、语文137、数学满分,抄都没法抄,为什么,全班第一,全校第3名,抄谁的,怎么抄!

    张初九同学用一个学期的时间,打了个大大的翻身仗!

    再看看你们呢,全班平均成绩级部倒数第9,比上次排名下降了4位!

    4位啊,同学们,足足4位啊。

    你们这整个学期拿着父母的钱,又吃又喝的来上学,就拿这样的成绩回报给家长吗,我真是,真是替你们感到惭愧!

    张初九同学呢,站起来给大家说说你是怎么努力学习,把成绩提上来的。

    站起来说说,不要不好意思。”

    “报告老师,张初九逃学了。”坐在教室最后1排的张腾飞,埋着头捂着嘴,闷声揭露死党道,顿时客堂里响起一阵欢乐的笑声。

    蒋伯洋一愣,看了看没有一个空座的教室,生气的皱起眉头道:“谁在胡说八道,教室里明明一个空位都没有。

    张初九同学怎么可能逃学。”

    “这孙子太狡猾,把自己的课桌搬进杂物间里了。”坐在张腾飞旁边的王天宇不甘示弱,趴着脑袋,闷声说道,引起了全班更加沸腾的哄堂大笑。

    蒋伯洋听到这话,差点跌了个跟头,一时间也是无话可说,好不容易理顺了气,沉着脸道:“张初九同学今天下午没有到校,恐怕是有什么特殊原因。

    班长注意打听一下,如果是因为学习太劳累,生了病,就抽出一部分班费去看一看。

    大家做了1年半的同学了,我想也都知道,张初九同学呀家庭比较特殊,父母亲都不在身边,由爷爷抚养长大。

    咱们这个班集体呢应该多给他一点关怀…”

    坐在最后1排,望着班主任滔滔不绝的嘴巴,王天宇忍不住恨恨的低声说道:“他大爷的,张初九老爹现在是大学系主任,老妈是超级流行的时尚杂志的主编,家里1年赚上百万不止了吧,让老蒋说的那么可怜。

    还多给他一点关怀,他还不知道该关怀谁呢,这家伙可真成老蒋的心头肉了,连逃学都不管了,还有天理吗!”

    “别唧唧了,”一旁的张腾飞小声说道:“初九半学期成绩就由班级倒数,突飞猛进到这个年纪前3,再过个1年半载,进步、进步,说不定就是全校第一。

    上了高中,考上燕大、华清什么的,老蒋能讲一辈子,当然宝贝了。”

    两人说着小话,好不容易熬完了班主任的唠叨。

    等到放学铃终于响起,蒋伯洋布置完作业,大步走出教室,身后马上爆发出一阵欢呼。

    寒假姗姗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