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恐怖小说 > 煞气逼人 > 七十一章 一笔大财(上)

七十一章 一笔大财(上)

    看到张初九后知后觉的菜鸟表现,年轻人心中惊喜不已,表面却掩去刚才的烦躁,装出温和的样子,道:“我叫谢跃亭,是在华国官方注册的虚境综合业务公司‘钢拳’的职员。

    因为我们公司碰巧从‘奇兽斋’买到了那份飞鲸虚兽体液,对其‘源体’很感兴趣,所以特意向奇兽斋打听到了你的存在。

    想要从你口中尽量多了解一些飞鲸体液‘源体’的信息。”

    “是这样啊。”张初九露出理解的表情,脸上重新浮现出笑容,“可作为虚境探险者,对于每1份自己亲身体验,得到的虚兽情报都是…”

    “放心,”谢跃亭笑着打断了张初九的话,“我们公司的大部分职员也都是虚境探险者,懂得规矩。

    你提供的所有情报,都可以换到合理的报酬。”

    “那就没问题了,”张初九露出释然之色道:“我们去哪里具体谈交易内容呢?”

    “跟我来吧,”谢跃亭见鱼儿上钩,随口说道:“你也是运气不错,要是今天碰不见我,就赚不到这笔卖消息的钱了。”,引着张初九走到长街尽头,拐进了一家名叫‘凯旋’的酒店。

    踏进大堂,谢跃亭左右看看,目光定在休闲区一个坐在沙发上睡眼惺忪,喝着浓咖啡提神的国字脸青年身上,大声喊道:“卫宁,看,老板让找的人,我找到了。

    你们呀都没用,不要出去瞎转了。”

    那国字脸青年闻言一愣,揉揉眼睛,仔细打量了紧跟在谢跃亭身后的张初九几眼,脸上露出又惊又喜的表情,喃喃自语道:“夭寿,找到老板要找的人是好事,可怎么是谢跃亭这个碎嘴的活宝找到的。

    千万不要出什么幺蛾子啊。”

    他这边担心不已,那边谢跃亭已经趾高气昂的带着张初九快步走上酒店楼梯,来到三楼,推门进入了一间豪华套房。

    套房客厅中,一个西装笔挺,头发略显花白,气质雍容,相貌英俊,充满魅力的中年男人正在眉头微皱的,读着一份老旧的纸质资料。

    见有人进门,他抬头看了看,温和的笑着说道:“跃亭来了,有什么事吗?”

    “老板,您要找的那个在‘奇兽斋’卖鲸鱼虚兽体液的人,我找到,带来了。”谢跃亭压抑着心中的喜意,故作平静的说道。

    “哦,”那中年男人眼睛一亮,望了张初九一眼,“就是这位小哥吗。

    请坐,请坐。”,之后目光再次转到谢跃亭身上,“看来这几天跃亭真是用心了,应当记上一功,好,很好。”

    “这是我应该做的,应该做的。”听到老板的夸奖,谢跃亭压抑不住飘飘然的心情,咧着嘴连连摆手道:“呃,没其他事,我出去了老板。”,之后喜滋滋的转身离开了房间。

    客厅里眨眼只剩下了张初九和那中年男子两人。

    张初九态度从容的在中年男子对面的沙发上坐下,笑了笑,抢占主动权的问道:“老先生,听说您对我几个月前卖的飞鲸虚兽体液的‘源体’很感兴趣。

    想要购买相关情报是吗?”

    “是的。”中年男人不动声色的点点头,“奇兽斋的人告诉我,那几百克体液结晶,给了你2万多星币。

    我愿意出1半的价钱,买结晶‘源体’的情报,这应该很合理吧?”

    张初九闻言哈哈大笑起来,摇摇头道:“同一个陷阱,第一次上当可以说没经验,第二次再上当可就是愚蠢了。

    您看我像是蠢货吗?”

    听到这话,中年男人皱皱眉头,开口说道:“年轻人,我看你是误会了什么。

    你卖的鲸鱼虚兽体液经过专家检验,源体只是介于5阶到6阶之间的超凡生命,如果想靠它的情报大赚一笔的话,就请离开吧。”

    “老先生,也许您说的是真的,”张初九笑笑道:“但这样的结论只会让我的情报更加珍贵。

    因为在‘吉山新区’遭受浩劫的那天早上,我亲眼看见自己几个月前遇见的那只鲸鱼虚兽,和一个仿佛是掌握雷霆的神祗般的超凡者,一番大战。

    造成了新区的浩劫。

    而当时那虚兽展现出来的力量,至少也是高阶超凡生命的程度。

    也就是说,如果您的话是真的,那么那只鲸鱼虚兽在短短几十天的时间内,实力就翻了上百倍之多。

    通常这种情况,只有那些守卫上古先贤遗宝的,守护兽才能做到不是吗。

    虚兽这种东西根据用处和热门程度,同一等阶,价值相差千倍不止,可守护兽的价值只要是职业探险者就知道,根本无可估量。

    1万多星币就像买到这类情报,是不是太便宜了些?”

    “那你想要多少?”中年男人沉默一会,轻声问道。

    “我和那只鲸鱼虚兽在10米内,近距离接触过,”张初九没有直接回答中年男子的问题,而细致说出了自己情报的价值,“可以很详细、真实的描绘出它的身体结构,行动方式。

    此外,我曾经不知死活的主动对它进行过一次要害攻击。

    可以很详尽的告诉你它受到攻击后的第一反应,而单单这一点,就可能需要一个高阶超凡者用性命作为代价,才能试探出来…”

    听到这话,那中年男人的脸孔已微微变色,突然间沉声打断了张初九的话道:“我怎么知道你说的这些是真的?

    一个最多两阶的超凡者,主动挑衅一只5阶以上的虚兽,竟然还能活着从虚境回来,这简直是天方夜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