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恐怖小说 > 煞气逼人 > 七十七章 碰个杯好朋友(下)

七十七章 碰个杯好朋友(下)

    张初九想着入境随俗,虽然不明就里,可也举杯笑着喊了声,“cheers。”,可之喝了一口杯中之物,他眉毛忍不住皱了起来,悄悄把头凑到刘潇潇耳边道:“在大都会的夜店里就喝这个,雪碧,你们也太‘儿童’了吧。”

    “这家店的‘客群’定位是14岁至18岁,中学阶段的年轻人,根本就不卖酒。”刘潇潇解释道。

    “这么装b。”张初九闻言忍不住脱口而出道。

    “你以为这里是荆南啊,”刘潇潇斜着眼睛瞥了瞥张初九,“沪城可是国际化的大都会,执法严苛,一切都按规矩来。

    商家如果向未成年人贩卖烟酒,可是会被吊销经营执照的。”

    说话间,夜店动感的音乐突然停止,激光射灯瞬间关闭,天花板上冷白色的吊灯亮起,整个场面突然间由喧闹变得安静了下来。

    舞池中刚刚还在尽情扭动着身躯,忘我热舞的年轻男女脸上带着兴奋的表情,脚步匆忙的离开舞池,各自回座。

    等到所有人都坐好,整个夜店以那直径过百米的舞池为中心,地面呈环形急速升起,最终分为阶梯状的3层。

    以此同时,一层完全透明的硬化玻璃罩从天而降,将舞池整个罩住。

    这种种变化发生的太快,不明就里的张初九愣了一下,张张嘴道:“这,这什么情况啊,这是?”

    话音刚落,夜店的dj高声喊道:“诸位年轻的先生们、女士们,今晚的**时间已至。

    让我们胸中的热血沸腾起来!

    欢迎第一场机械武斗比赛的擂主,已经成功守擂3周的霸主‘火力狂潮’,和它的设计师、制造者‘大智’刘思扬先生!”

    话毕,音响中响起激昂的音乐,镭射灯也重新亮起,在全场的欢呼声中交错纵横,最终汇聚着落在一个高高瘦瘦的男青年身上。

    那人其貌不扬,故意穿着与夜店格格不入,帆布制成,胸前满是口袋的机工制服,面无表情,目光中却包含着倨傲之意,做出一副世外高人,科学怪杰的模样。

    站在舞台前,面对着周围呼啸的欢呼声,冷酷的挥了挥手,等到罩住舞台的防护罩上无声的划开一道小门,便和身边一个高度相差无几的钢铁机器人,一起走上了舞台。

    “星际时代,咱们蓝星这样的5等文明星球,只有虚境产业和高等文明接轨,”刘潇潇悠悠的向张初九低声解释道:“而想从虚境里谋取利益,武力或者说战斗力,尤其是个人或者小团队作战能力至关重要。

    所以单兵兵器设计和超凡力量研究使用,慢慢就成了最热门、高端的学科。

    尤其在这两方面取得一定的成就后,就算和银河联盟高等文明精英阶层交际,也毫不掉价,懂行的人自然更加趋之如骛。

    一般城市还没有这种意识。

    可在沪城、燕京、纽约、伦敦这种社会精英云集的大都会,早就形成了风气。

    除非父母特别开明,否则中产以上家庭但孩子有点有点天资,十有**会从小就注意这方面的培养,

    有条件的拼了命也要把孩子送进,国家和各大著名‘修炼传承势力’联合开办的英才学校,或者贵族式科技中学。

    没条件的也跟着凑热闹,参加各种超凡能力、单兵设计工程班。

    潮流之下就连课外消遣也必须和这两方面相关,才显得高大上,够档次…”

    张初九没等刘潇潇把话讲完,吃惊的望着防护罩中的机械人插嘴道:“不会吧,刘同学。

    你的意思是,这家夜店不是那种喝酒、跳舞、泡妞单纯吃喝玩乐得夜店,而是某种变相的‘课外学习班’?”

    “变相的课外学习班,呃,你这样讲也不算错啦。”刘潇潇想了想说道:“大家来‘激斗吧’的最终目的就是参加或观看机械人武斗比赛和真人擂台,跳舞消遣什么的都是前戏。

    对了,机械人武斗还罢了,真人擂台参与者大都是超凡生命。

    虽然防护措施做的很好,但偶尔还是会有伤亡出现,比赛前都是要签订《身体放弃同意书》的非常惨烈、刺激,所以是压轴好戏。

    你这样的暴力狂一定爱看。”

    张初九闻言张张嘴巴,无力的说道:“这不是神经病吗,超凡力量和武器设计工程师哪能是课外班辅导班可以培养出来的!”

    刘潇潇笑了笑低声说道:“咱们华国的家长碰到孩子问题哪还有理性存在,从老妈肚子里就又是听音乐,又是听外语的开发智力,不更疯狂。”

    “那倒也是,这样看我在爷爷身边长大,还是种另类的幸福啊。”张初九点点头,突然提高声音装出愤愤不平的样子玩笑道:“不过你们这些富二代平时不是应该胡作非为,纸醉金迷吗,需不需要这么拼啊。

    还签什么《身体放弃同意书》。

    难怪现在网上那么多像我一样的**丝发帖说,我看见富二代开超跑不绝望,看他们泡嫩模不绝望,绝望的是看到他们比我更努力,更勤奋。

    你们这么上进,会导致阶级固化的知不知道,还不去花天酒地。”

    周围除了和张初九熟悉的刘潇潇外,其余程媛媛、刘鸿光、孙吴几人听到这样的玩笑话,也都不由被逗得笑了起来,顿时感到张初九亲切了许多。

    这便是幽默的力量,一个能够幽默着自嘲的人,不仅不会令人轻视,反而会给人一种心理健康、从容,不卑不亢的良好印象。

    程媛媛就一反怒色,主动笑嘻嘻的插话道:“我们也想放假的时候天天开着游艇出海party、海钓、晒日光浴啊。

    但就怕被你这样野心勃勃的优秀少年给篡了位,老了掉着眼泪,悔不当初。”

    “别听他胡扯八道,他是**丝,哼,”刘潇潇闻言挑挑眉头说道:“他爸爸是华国海洋大学系主任,老妈是‘超美’杂志主编。

    爷爷是国家授箓的道士,还主持着一间登记在宗教管理局‘黄册’上得子孙庙。

    这小子之所以在荆南县城长大,就是因为要继承家里的祖庙,跟在祖父身边修行。”

    张初九这家世虽然相比政商名流、豪门不算什么,但也绝对称得上是精英阶级子弟,周围的年轻人听了,并未吃惊,神情却又隐约多了一份认同。

    尤其几个男生纷纷举起酒杯,“张同学那么谦逊,原来是养在小池子里的蛟龙。

    未来成了一山一庙的主持,就找你‘祈吉避祸’了,来,先喝1杯。”;

    “职业宗教人士总是让人尊敬的,张同学现在的辛苦,未来一定能结出硕果,我先干为敬。”;

    “道家讲究清静无为,最是散淡,很符合张同学得气质,请、请。”,向张初九敬了杯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