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恐怖小说 > 煞气逼人 > 八十一章 分胜负(下)

八十一章 分胜负(下)

    随着张初九心念的变化,不远处擂台上刀斧兵腹腔里的一个表面阴刻着神秘纹路,外露着许多不断拉伸的筋线、转动的齿轮浑圆盒子闪过一抹微光,筋线拉伸和齿轮转动的频率瞬间改变了许多。

    而随着那筋线拉伸、齿轮转动的改变,刀斧兵御敌的战术也一下由惊险的贴身猛攻,改成了灵活游走着偷袭。

    面对着对手战术的调整,强袭战士也很快由主要使用军刺、战刀等冷兵器伺机反击,变成了拉开距离使用枪械还击。

    场面上靠着灵活、敏捷的动作,只受到几枚冲锋枪子弹擦伤的刀斧兵,远比已经周身布满伤痕的强袭战士占据主动。

    但实际上竞赛双方都知道。

    因为攻防力度的差距,强袭战士受的伤看似严重其实深度极浅,对机体运转的影响微乎其微。

    而刀斧兵却从开局开始便始终游走在生死线上,一旦被对手那极具爆发力的攻击正面击中,瞬间就会落败。

    此外刀斧兵还有一个致命的缺点,那就是能量不足,无法在满负荷使用的状态战斗太久。

    毕竟墨家造物要靠‘符石’驱动,而符石的原料是刚玉,品质好的贵的吓人,为了省钱张初九只能用‘叁生鼎’制造。

    可用宝鼎造物便要提供相应属性的生物能量,他一天累积下来也就是接近20量度,造出的高品质刚玉还不到成年人的手指甲那么大,攒了几天做成的符石也就是能驱动着刀斧兵全力作战,10分钟左右。

    按着一般的机械武斗时间,10分钟已足够三、四场比赛之用。

    可此时刀斧兵和强袭战士的竞赛明显陷入鏖战,6、7分钟过去了还是难分难解,僵持之下10分钟就有些不够用了。

    “产品的成本和质量与生产力水平成反比,”望着擂台上激战的刀斧兵,张初九叹了口气,喃喃自语道:“以我现在掌握的墨家造器技术和对‘叁生鼎’的操控,两周时间造出这样的战斗型‘傀儡’已是极限。

    但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耗尽能量输了,还是不甘心啊,不如拼一下吧!”

    说话间他心念再次一转,通过冥冥中某种神秘的连接,影响的擂台上的刀斧兵动作慢了半节。

    这时,强袭战士一计中距离的阻击恰好击发,本来按着原先的预判,刀斧兵完全能够恰到好处的闪避开来,可因为动作变慢右臂便没有躲过,受了一丝擦伤。

    反器材**威力强悍,仅仅是一擦便令刀斧兵电锯组成组成的手臂锯条碎裂,发出‘滋滋…’细响,火花飞溅,连带着飞纵闪避的身形也变得不再稳定。

    趁此机会,强袭战士功率全开,背后暗藏的喷射孔燃起刺眼的尾焰,推动其庞大、沉重的身躯一个飞身冲刺。

    瞬间跨越数十米的距离,挥出军刺,击穿了刀斧兵的胸腔。

    这凶猛有力的一击精彩之极,观赏性十足的逆转了战局,令夜店里本来凝神屏气观战的年轻人不由发出一阵惊叹。

    而dj的声音也伴随着擂台上的多角度投影连放再次响起,“真是残忍而迅猛的一招直刺。

    看来在这场灵巧与强悍的较量中,还是我们的‘牛顿二世’先生设计的…”

    他正说着,被强袭战士窜在军刺上,看似已经无力挣扎的刀斧兵,头部唯一的器官‘眼睛’突然凸出,‘眼眶’化为击发孔,将‘眼珠’喷射了出去。

    并且在第一双‘眼睛’射击出去的瞬间,刀斧兵头部暗藏的‘眼珠’开始不断补充进眼眶,子弹一样的连续击发出去,不断击中强袭战士近在咫尺的头部、胸腔,撞击出深深的凹洞。

    受到如此意想不到的沉重反击,强袭战士做出的第一个反应便是使尽全力的下挥军刀,将刀斧兵狠狠的掼在地上,合身仆了上去,抡圆了狗腿战刀一计力大势沉的下斩,将刀斧兵砍断为两截。

    本来这一招近身斩杀过后,强袭战士应该利用腿部的弹簧支撑,巧妙的恢复重心,扭身站起的。

    可攻击过后,它胸前几处凹洞里突然传出一阵异响,身躯一下变得僵直,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关节处冒出淡淡的黑烟,散发出一阵阵的焦糊味道,再也无法动弹。

    这样的反转场面让擂台下,本来正为强袭战士的胜利高声欢呼的观众们一下哽住,整间夜店一时间变得鸦雀无声。

    几秒钟过后,dj的惊叹声打破了寂静,“哇哦,我们看到了什么,一招绝杀式的精彩翻盘!

    链锯神兵并未用链锯,而是把自己的眼睛变成炮弹喷射了出去,在千钧一发之际扭转了局面,由惨败变成了同归于尽。

    看来我们的五行主宰先生,为他的机械人起名的时候留了一手啊。

    哈哈,既然守擂和攻擂者不分胜负,那么按照规则,两人都有资格登上擂台,接受大家的喝彩。

    下面就有请两位年轻的科学精英,牛顿二世、五行主宰上场!”

    他播音时,已经有工作人员将擂台上报废的战斗机械清离了现场,之后夜店灯光逐渐变暗,一道道激光射线和镭射灯柱在擂台上汇聚,只等着刚才竞技的两人上台接受欢呼。

    张初九第一次遇到这种场面,又是冒险一搏的战术成功以弱胜强,心中不免激动中掺杂了一丝洋洋得意,脚步轻飘飘的走上擂台,听到四周响起,“五行主宰、五行主宰、五行主宰…”的声浪,顿时又生出几分热血沸腾的感觉。

    而他的对手孙琦立却脸色阴沉,似乎对于比赛的结果并不满意,登上擂台后只面无表情的挥挥手,便下台而去。

    张初九看到对手的表现,不由撇撇嘴暗暗想到:“假洋鬼子小气吧啦的,看样子是不服啊。

    真没气度,下次再有机会较量的话,一定让他服气。”,也走下了擂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