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C2

    004

    姜棠晚上七点开始直播,直播间名字叫。她正在大范围铺色,数位板上运笔如飞。

    她手中不停,一边还要跟弹幕聊天:

    姜棠在直播间的id叫甘棠。粉丝们叫她棠棠或者棠妹,都很甜蜜。

    她调了调麦,弯起眼睛笑着回答:

    她正在精细地选区,画布上只显示局部线稿,弹幕都在吵着。

    她叹了口气,“拿你们没办法,怎么性子都这么急。”

    按快捷键缩小画布,整幅线稿在屏幕上完整显示出来。

    画面上最先闯入人眼的是作为背景的男人,他肩上扛着一把awm(绝地求生里的空投大狙)手里端着m416自动步·枪,直视前方目光凛冽神情坚毅。

    画面的焦点是披着国旗的少年——说少年不准确,是介于少年和成年人之间的那种边缘感。他穿着猎猎生风的长风衣,黑色袖章上的的“ace”笔触凌厉,手持双枪,子弹以一股强烈的气势破膛而出,几乎要撞碎整幅画面。精美的排线让那一颗颗子弹挟带无与伦比的气场,几乎令人呼吸一窒。

    他微微扬起头,脸颊旁边还贴了一个小小的国旗。

    五官被描绘得格外精细。

    睫毛很长,眼珠乌黑,嘴唇抿着于是神情有些奇妙的冷酷,几乎让人柔肠百转。姜棠已经铺上的灰调子让他有一半五官隐没在黑暗里,冷漠的质感仿佛金石相撞水晶跌碎。

    姜棠轻声说:

    姜棠一边微笑一边还要继续铺色。大面积的黑白色调,配上国旗精致的鲜红,笔刷大范围地涂抹勾勒出画面的整体色调。

    弹幕一起聊起昨天看的比赛:

    姜棠跟他们一起吹:

    她顿了顿,弯起眼睛轻声含笑说:

    005

    *

    德国科隆。

    保姆车正在往机场奔驰。

    入耳式耳机突然被抢走一半,“阿樾,呔!在看什么骚东西!……女主播?我的天!”

    林樾翻身起来夺过自己的耳机,神色是还没消褪的孤独厌世。

    话都不愿多说一句,他抿着嘴唇安静地坐回自己的座位。手掌里的手机屏幕还没有熄灭,画面上显示着黑白线稿,一张未完成的cg。

    whyme直起身来,夸张地对后排队友宣布:“我们阿樾在看女主播!声音还甜!阿樾到了嫁人的年纪了!”

    后排就开始起哄。

    “阿樾在看谁啊!”

    “卧|槽阿樾思春了?”

    “少年kant的烦恼?”

    “该嫁人了该嫁人了!”

    林樾终于从屏幕上抬起眼睛。

    他说:“闭嘴。”

    声音干净凛冽。

    ace是刚组建的新战队。

    队内指挥位tranquil李静哲,大家都叫他叫他“安详”,因为他风格就是稳和苟,口头禅是“小兄弟,安详吧”——但和在游戏里稳健的风格不同,他骚话贼多。

    副狙击手whyme,扬天,近距离和远距离对战都很强势,风格稳健,活泼话多。

    突击手和副指挥lline庄晓荣,一个gay里gay气的直男。

    主狙击手,林樾,id kant。

    领队简单simple训斥大家:“阿樾年纪还小!哎,你看看你们满脑子什么骚东西,联想能力怎么这么强?难道我们阿樾看个女主播就要嫁人了吗?——哎阿樾啊,”他清咳两声,压低声音神神叨叨,“所以,嘿嘿所以你在看谁呢?”

    林樾靠着窗继续看直播,撇过头不肯理这群人。

    他垂头盯着手机,发丝在后脑勺打了一个小小的漩,头发乌黑几乎发蓝。

    手机上的黑白画面渐渐丰满起来。

    笔刷仍然在大范围铺色。

    温柔的女声在那头轻声絮语:

    这道女声像清泉一样汩汩流出,淌过林樾的耳膜,一直钻到心里去。

    林樾耳朵突然发烫。

    他调了调耳机的位置,微微垂下眼睛,心里几乎塞满了酸涩的欢喜。

    居然……

    不,终于,你认识我了。

    姜棠。

    lline在后排大声哄笑,“——贼牛逼,阿樾昨天那一下一穿三。今天早晨我姐就问我,哎你们队里那个kant,有没有女朋友啊?”

    whyme:“怎么说?”

    lline:“我说我们kant可是小宝贝,臭女人都走开!走开!”

    whyme:“……哇荣哥,那你这,你还能全须全尾地回基地?待会一下飞机就被你姐打死了好吧?”

    tranquil突然插嘴:“哎你们说,会不会,到时候有粉丝在机场接机啊。我们……”

    战队经理pawer老神在在:“想什么呢。你对我们的人气心里都没有一点ac数的?”

    “炮哥,自信一点啊,人活着没有梦想,那跟咸鱼有什么区别?”lline捧住大脸,“我想要一百个女粉丝,最好还是萝莉。”

    whyme也捧住大脸:“啊,我今早还看了贴吧和论坛呢,都在夸我们,ace牛逼!”

    lline反手就是一波戳穿:“——是夸我们还是夸kant啊?啊?我见到的全是夸kant哥哥的。我们kant一飞冲天马上要成为下一个k神了!”

    “比心心,苟富贵勿相忘,我们阿樾百万女粉之后,分我两个萝莉就行了——”

    林樾还抵着座椅靠背低头看手机,不听这些人的骚话和调侃。

    tranquil还沉迷在粉丝接机话题中:“我觉得会有粉丝的。毕竟我国pubg项目第一个世界冠军。第一个!——虽然这个比赛话题度,有一点点低。”

    冷漠无情simple:“……如果这么想能让你开心的话,那你就继续幻想吧。”

    whyme很哀怨:“我就喜欢做梦啊。我如果,哎我如果有阿樾那张脸的话,我就不打游戏,去娱乐圈solo出道了,那肯定有一百个迷妹给我接机。”

    tranquil:“哇那还不止好吧?你会有百万迷妹在微博上嗷嗷叫你老公,多安详啊,小兄弟。”

    lline:“从这个事情我们可以总结出什么道理?”

    tranquil:“电子竞技,帅是第一!”

    激情群口相声也没能骗到kant出声。他仍然低头看着神秘的女主播,耳朵红彤彤。

    一直到机场,要过安检了,他才肯把掌心的手机收起来,竖起队服卫衣的帽子面无表情地排队。

    宽大的队服外套衣袖上绣着他的id,kant。

    ace、kant。

    这个时候他还不能预知,会有多少光荣、热血与悲情伴随这个名字成长。

    006

    *

    在科隆国际机场的候机厅,tranquil想象中的遇见粉丝提前发生了。

    候机厅里真的遇见了粉丝,活的,数量还不少。

    国际航班晚班飞机人不多。ace一队人穿着统一的黑色队服走进候机厅,都是年轻的男孩子,个高腿长非常惹眼。

    候机厅里头一群一看就是国人的年轻男孩女孩,一见到他们进来,就都捂着脸惊叫起来。

    林樾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低头开始看手机,其他队员倒是主动走到欣喜的粉丝群里去打招呼。

    手机没看多久,他就被背后的人推了一把。

    是whyme,还有两个紧张的女孩跟在后头悄悄看他。两个女孩儿都穿着可爱的jk制服夏装,百褶裙弧度优美。

    whyme笑着示意他:“兄弟,萝莉粉福利好吧?”

    一个女孩眨了眨眼睛,软声说:“kant酱,我是你的粉丝,从、从你在北美我就喜欢你了。能要一个签名吗?”

    林樾抬起头,安静地注视她一会儿,才说:“好。”

    “签在哪里?”

    那个女孩害羞地递上小本子。

    ace、kant。林樾顿了顿笔,画了一个笑脸。

    “那个……那能再要一个to签吗?就写,to乐乐。谢谢,谢谢k神!”

    林樾补上一个“to 乐乐”,把本子还给那个女孩儿的时候,她使劲鞠了一躬。

    “谢谢,加油啊kant,你超级棒的!一定要加油,我们会一直支持你的!”

    这女孩儿眼睛亮晶晶的。

    她身边那个女孩也鼓起勇气要了一个to签,签完接过小本子的时候她问:“kant酱,能合个影吗?”

    林樾站起来和她们俩合了个影,没什么表情没什么感觉。

    两个女孩儿有点紧张地问:“kant酱我们能把照片po上网吗?我们实在太开心了能遇见你们!”

    whyme在后头搭过林樾的肩膀,笑说:“当然可以。”

    后排的更多粉丝纷纷上来要求合影签名,最后战队成员和粉丝来了一个集体大合影,这才算完。

    登机之后林樾才想到问whyme:“天天,为什么他们叫我kant……酱?”

    “封王拜将你还不满足?”

    林樾抿着嘴唇不想理睬他。

    #esl绝地求生科隆邀请赛##ace冠军#在德国科隆国际机场,遇见了准备回国的ace战队。whyme人太好了,kant帅爆我实名吹爆k神!ace加油,少年们未来可期!分享图片图片图片图片@ace电子竞技俱乐部

    博主放了三张图,一张大合影,一张和kant单人的合影,最后一张是kant一个人坐着低头看手机的侧脸。

    很快这条微博下面就出现了大把评论。

    a:哇贼几把气,我也想偶遇我kant哥!

    b:我|日,阿册队娱乐圈出道吧?都这么帅的?

    c:ace太棒了,继续加油啊,只要你们有成绩,我们就会一直吹!

    d:kk放心飞,k吹永相随,嘻嘻

    这些评论的粉丝都是电竞圈吃瓜路人或者ace路人粉。评论固然多,但都是在玩梗圈地自萌,并没有出圈激起热度。

    猝不及防的出圈,是在一个跟电竞圈八竿子打不着的画手大v转发了这条微博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