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C3

    007

    @甘棠今天要画画:[图片][图片]他太好看了,我喜欢他。

    @甘棠今天要画画:转发微博

    姜棠转发了一条微博,自己再发了一条。她的微博里有两张图片,一张是转发的微博里的kant单人半侧脸照片,一张是直播里完成上色的kant贺图。kant的容貌过于出色,没有调色没有滤镜,那张侧脸照片干干净净,有中国传统美学上素净的禅意。

    转发下面全是表白。

    a:抱图了抱图了,棠妹这什么神仙画画啊

    b:我的天,这谁?长相也太bug了吧?

    c:棠棠的画和本人照片气质也太像了!这都是什么仙子下凡啊呜呜呜

    d:棠妹神仙下凡辛苦了!kant也仙子下凡辛苦了,太好看了叭

    完全不熟悉电竞圈的路人,把kant当成一个素人帅哥开始转发。

    @速速不喝奶茶:这是谁家小哥哥啊,这也太抢镜了叭//@甘棠今天要画画:图片图片他太好看了,我喜欢他。

    @我乃黑旋风:哇什么神仙长相,侧脸秒杀苏得我心口痛//@甘棠今天要画画:图片图片他太好看了,我喜欢他。

    @好甜好甜玛奇朵:好看,想……亲。哥哥我能亲你一下吗?就一下:)//@甘棠今天要画画:图片图片他太好看了,我喜欢他。

    微博被顶上了热门。

    上了热门,因为颜值和画手进来的路人们就被科普了一波,知道这位素人小哥哥是电竞职业选手。一个,和娱乐圈颜值居然没有壁的素人小哥哥。

    ace、kant,这个名字猝不及防上了热搜。

    远在异国他乡万米高空之上的kant本人不知道自己火了一把。

    他常年不用的微博被网友翻出来轮了个遍,实在没什么好轮的,刚被圈粉的热情粉丝只能轮队友的。连他的网易云歌单都被神通广大的网友挖了出来,发现他最爱听的是死亡金属,颓废厌世。

    微博私信挤爆信箱,“小哥哥你有没有女朋友啊!”、“k神缺男朋友吗上过大学八块腹肌的那种”、“小kk姐姐好喜欢你啊你要好好的要加油啊”。

    姜棠看见热搜榜上慢慢爬上去的那个名字,有一种,珍宝终于被发现了的惊喜和心酸。

    明明是昨天才知道这个名字叫kant的男孩子的。可是,她觉得好像早就认识,好像久别重逢。

    他的脸颊,黑发,素白的皮肤,温柔酒窝,流利的下巴线条,绷紧的指尖和手背青筋,都完美符合她一切审美想象。

    就像久别重逢。

    尤其是,他有一种孤独的气质。

    明明在游戏里那么强那么厉害,枪枪爆头干净利落几乎没有敌手;可是游戏外,眯起眼睛看显示屏的样子,摘下耳机垂着眼睛沉默的样子,那么让人怜惜。

    简直……

    是珍宝吧?

    想让他做自己一个人的珍宝啊。

    可是这个男孩子,马上,不,已经被更多人发现了。

    算是完美见证他的一夜爆红。

    姜棠昨天直播结束之后,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无法入睡,然后索性爬起来,google键入“kant”。跳出来第一条,伊曼努|尔·康德,德国古典主义哲学家。

    kant的个人百科有长串介绍,把他的职业经历清晰罗列。美服路人王,北美最好的awper,神级carry一保四,残局之王,跳狙1v5,条条都是他得过的荣誉。唯一一条遗憾,“两年来没有拿过一场major冠军”,无冠噩梦。(*awp,cs:go中的大狙,是pubg中空投大狙awm的军用版本)

    ——可是cs的荣誉跟现在的pubg无关。在pubg,他是个纯新人。

    “201x年5月,加入ace战队,同时宣布转至pubg项目。”

    是个pubg新人。

    姜棠上微博,顺着ace战队官博才找到他个人的微博。结果他不怎么发微博,都是勉强转发俱乐部的活动。

    看上去也没有什么爱好,很孤独。

    唯一一条算得上有情绪的微博,他发了一张凌晨三点钟ace战队基地的走廊图片。外面冰凉的月光倾泻一地,右下角有一个小小的拍摄时间。

    姜棠看到那张图片,构图精致色调晦暗,光线语言完美。即使没有配字,她也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那种,孤独的情绪慢慢发酵。

    她不是学美术出身,可是看到那些冰冷月光的时候,心头就安谧地一惊。

    为了这个,遥远的人,在夜里,心口微微发痛。

    kant。

    009

    姜棠玩绝地求生技术不大好。粉丝看她玩游戏,也不追求技术。

    因为她脾气好,礼貌,温柔平和讲道理,她不大好的技术并没有让粉丝失望,反而还圈了一些粉。

    “因为棠妹就像身边的朋友一样啊,技术不好,又菜又爱玩,但是脾气是真的好。”

    姜棠点击obs开始串流。她调了调耳麦,抱怨说:

    进入游戏大厅里,姜棠犹豫了一会儿:

    ,她把组队模式改成双排,点进匹配。

    进入游戏出生岛之后,她操纵的小姐姐转了转圈,往队友的方向奔跑过去。队友名字叫“dct_wreck”,亮起小喇叭和姜棠打招呼:“hello,能听见吗?能不能说话?”

    姜棠回复了一句:“能听见。”

    对面马上来了一句:“妹子?!哇小姐姐你声音好甜啊,来来来哥哥带你吃鸡!”

    “妹子你吃过鸡没有啊?我跟你说,我贼强,机场霸主98k小王子,没有人能从我枪下逃命!你待会儿跟好我,做一个医疗兵就行了,我绝对带你吃鸡!”

    “这么自信?……你是不是神仙啊?”

    绝地求生作为一款fps/tps游戏,有许多玩家寻求作弊开挂来获得游戏体验。这些开挂的玩家被尊称一声“神仙”,但正常玩家都鄙视他们破坏游戏平衡。

    dct_wreck爽朗地笑起来:“那必须的啊妹子,不是神仙怎么带妹吃鸡?”

    姜棠的弹幕里疯狂刷起来:

    姜棠征求弹幕意见:

    姜棠问队友:“你开的是什么挂啊?”

    “那必须多了,微自瞄,透视,无后座都有。我跟你说啊妹子,你如果想吃鸡的话也可以试试,透视特别好用。”

    话还没说完,两个人已经坐上了飞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