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C6

    016

    正在看姜棠直播的观众里有很多段段的粉丝。段段是浣熊的大主播,每次吃开播人气都轻松破百万,粉丝都很服气他的个人实力。

    除开职业选手,他是公认的浣熊平台主播中技术前三名。

    现在粉丝们听见evilkant漫不经心说出了“我比他强”。

    evilkant声音还是困倦随意漫不经心:“他不能带你,我可以。”

    姜棠很怕段段的粉丝们在直播间刷屏嘲讽,赶紧转移话题:“我们是不是要跑毒了?安全区刷新了。”

    安全区已经刷新了,离姜棠在的pecado只有三四百米距离,不远,可以步行进圈。evilkant在地图上选了一个点:“我们去这个房区。”

    他选的房区位置优越。处于高点视野开阔适合打狙,地势易守难攻,同时又位于圈的中央附近,下一个圈也很有可能刷在这个地方。

    唯一的缺点是,地理位置过于优越,很有可能已经被人捷足先登。

    弹幕没有放过“我比他强”和“他不能带你,我可以”,还在继续上一个话题:、、……

    可是他就是强的。

    他选的房区已经提前被人占领了。他隔着一百米狙掉房区外面走位观察的一个人,然后从侧翼冲锋上去平推收掉了剩下一个人头。

    弹幕有些已经服气了:

    姜棠只要跟在他后面舔包就行。舔完一堆包,她几乎已经富比空投。

    安全区一直往脸上刷。

    房区一直在安全区里,因为地理位置的优势,剩下的玩家都瞄准了这个房区,甚至开始集火攻击。来自四面八方的子弹打在窗棂上,发出砰砰的声响。

    这些子弹已经足够evilkant确定敌人的位置。

    一个也别想从双狙手里逃生。

    sks冲锋狙八倍镜点射,灭了两队人。

    场上就只剩下最后一个隐忍不发的伏地魔了。evilkant一时间没有发现这个伏地魔的位置,可是伏地魔却知道他的位置。

    伏地魔最后还是忍不住用m416扫了一梭子——但evilkant只中了第一枪,后面全部子弹都被他的神奇身法躲过。他瞬间确认了最后那个伏地魔的位置,几乎毫秒之间把枪切成m24,然后瞬间开镜。

    砰。

    winner winner chicken dinner

    队伍排名 1/50 击杀 0 伤害 0

    姜棠光荣躺鸡。

    再一次进出生岛之后,evilkant沉默了一会儿,说:“我要下游戏了。你下次如果想玩,叫我就行。”

    他的声音带点疲惫:“我要睡了。能要一个你的微信吗?”

    姜棠犹豫了一下,关了直播间的声音,然后告诉了他自己的微信号。

    她是一个粉丝也有十来万的女主播,虽然不靠露脸卖肉走红,但也有那么一些死忠粉想要她的微信,想要跟她约线下见面。

    她从来都不给出自己的微信的,虽然她见过平台上很多女主播把“一千块上舰长就给主播微信”这样的话挂在微博里,来钱很快。

    给evilkant微信……

    怎么说呢,鬼使神差。

    就这个,隔着网线面目模糊的年轻男孩子,让她想到了那个kant。

    姜棠有点无奈地想,已经中毒了。

    瞬间感觉,一击毙命,kant那一发穿烟杀人,也带走了我的性命。

    017

    evilkant低低地应了一声,说:“那我走了。”

    还才晚上八|九点钟,可他声音听起来太困倦了。

    姜棠轻声说:“好,晚安。”

    姜棠打开直播间的声音。粉丝们吵着也要、、。

    evilkant离开之后,不知道为什么姜棠也不是很想玩游戏了。

    她关掉了steam,打开自己的lofter提问箱。

    她平时在lofter里发一些图,粉丝们有问题,也在lofter上向她提问,她一周会专门抽时间解答。

    平时都是周六晚上解答的。可是今天她有点无聊,决定提前。

    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因为直播里解答过后,她还会再上lofter回答一遍,错过直播也没什么关系。

    提问:

    首先表白棠棠太太!超级喜欢太太的画风的。我也想学画画,想画棠棠太太那么好看。请问太太有没有什么给萌新的指导啊?ps我是一个完全没有基础的萌新,感觉很多太太都是从小学画画的。

    姜棠思索了一下:“如果没有任何经验的话,从哪里入手都可以,只要愿意开始学就好了。临摹,素描基础,人体,哪里入手都好,只要开始了,就会自己找到方向的吧。”

    “我其实,也是中学的时候才开始自学日系画风的。家里不同意,我就偷偷画画,画纸画笔都被丢过很多次。那个时候就是临摹,然后渐渐就有了自己的感觉。——是一种感觉吧?很微妙的,一种灵感。”

    “谢谢你的表白呀,我会继续努力的。”

    提问:

    棠棠我现在读高二,很喜欢画画,但是家里不希望我做艺术生。我文化成绩还不错,但我很想学美术,我该怎么办?真的,真的很想学美术。

    “我也面对过这种问题的。”

    姜棠又想起自己兵荒马乱的高中年代。

    被撕碎的画纸,泼掉的颜料和折断的画笔,不断下滑的文化课排名,那么多个月光下揪心的夜晚。

    后来……

    她还是没有抗争过家里。

    她天性柔弱,而她的母亲,刚强坚硬。却在夜里抱着她哭,“糖糖,不行的,美术不行……”

    说来狗血,姜棠她爸爸是个艺术家,献身美术,和画室的女学生私奔了。

    姜棠记得小时候家里有三个人,挤在逼仄的一居室里,母亲每天都很辛劳,父亲待在画室里教她画所谓“超写实”的油画。

    后来家里房子越换越大,母亲越来越刚强,而她终于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高中的时候突然闹出来一件私奔。然后一切天翻地覆。

    姜棠那么喜欢美术,学校里的老师都说,棠棠去集训一下,专业课能拿全国第一的,棠棠真是有灵气。

    可是不行。

    “糖糖,不行。”

    018

    姜棠慢慢说:“没关系的。我不想鼓励你一定要坚持自己的理想,但也不想说家里人是为你好这种话。要和家里沟通好呀,如果后果能够承受,自己能为选择负责的话,想做什么就去做,好吗?要和家里沟通好,知道吗?”

    她看着显示屏,又好像在看遥远的虚空:“其实对这种问题,我特别无力。我不知道怎么处理,我自己都处理不好自己的问题。有的时候觉得,这个世界太大了,谁都有不得已的苦衷,谁都有说不出口的故事,但所有人,都在咬牙走路,都不说话。”

    提问:

    棠棠。你喜欢过什么人吗?喜欢上一个人该怎么办啊,好难过。

    姜棠的睫毛微微抖了抖。

    她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想起谁,只是,脑子里一瞬间就闪出来kant的样子。

    是kant打完比赛之后,耳机挂在脖颈旁边,垂着头沉默的样子。

    她说:“喜欢一个人应该想到他就忍不住笑吧,会开心的。但是如果太喜欢一个人的话,太喜欢了,会很辛苦的。女孩子不要太喜欢一个人啊,他们如果不懂珍惜的话,你会很难过的。”

    “可是感情的事情,谁比谁更懂呢。”她微微笑起来,“我可能,喜欢上了一个人。可是他太远了,都不会和我有交集。”

    “心里会很煎熬吧。太喜欢的话,自己一个人在夜里柔肠百转地想他,可是他全都不知道,像个小孩。”

    她下了直播,呆呆地坐了一会儿,刷了下微博。

    微博里照常是群魔乱舞,几个相熟的画手和coser约着去逛马上要到的cj(chinajoy)。她往下拉,突然发现一条ace战队官博。

    @ace电子竞技俱乐部:#ace!#8月5日s市国际展览中心,ace战队全体成员将抵达chinajoy现场与粉丝展开互动,现场水友赛激情吃鸡!战队成员将出席雷蛇展台和狗东展台的活动,期待在现场见到更多粉丝哦!@雷蛇电竞 @狗东中国

    姜棠突然就来了精神。

    cj现在买票还来得及吗?定什么时候的机票?还有酒店,也要定的。

    前两天一个相熟的画手问她要不要去cj,浣熊官方也邀请过她去现场参加主播见面会,可是她觉得s市天气太热了,而且,最近还在刮台风,就不太想去。

    但……

    去啊。

    为什么不去?

    不去不是中国人。

    她翻出手机,划开微信,准备找那个正在到处约人去cj的画手妹子。

    但突然看见下边栏联系人上面有一个小小的红点。

    ……是evilkant加她的微信。

    姜棠点进去,看到evilkant的微信。他的微信昵称是……

    是kant。

    头像居然是姜棠昨天上完色的那副图,黑白红在kant身边汇聚撞色对比。

    姜棠脑子空白了一瞬间,头皮有点发麻,心脏突然砰砰砰跳得飞快。

    是kant吗?

    evilkant……这个id就很像。

    很像是小号。

    说话也像音色也像性格也像技术也像。……会是他吗?

    姜棠手有点抖,点进evilkant的朋友圈。干净,空白。

    他的主页背景……居然也是姜棠以前的画。水彩的天空,蓝得很纯净。下面配了姜棠写在下面的话,“天空蓝得使人觉得没有信仰真可怜”。

    是木心的俳句。这是姜棠高三,放弃画画准备专心高考之前最后一幅画,那时候她已经决定曲线救国。

    信仰永远不朽,只是稍微绕了远路。

    那时候她还没有开过直播,没有这么多粉丝。那个时候被学业压迫得有些抑郁,只是在微博和lofter上放一些水彩画,和朋友相互取暖互相治疗。

    evilkant到底……是不是kant?如果是,他为什么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