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C7

    019

    姜棠忍不住戳进evilkant的聊天窗口。

    又想到他说他要睡了。已经睡了吧?还是不要打搅他睡觉好了。

    可是还才八|九点钟,怎么这么困。

    是不是没有好好休息啊。

    也有可能是在倒时差……如果刚从德国回来的话,中国和德国有六个小时时差。

    怎么办越来越像kant了。

    姜棠脑子里一团乱麻,深呼吸了一口,还是退出聊天界面,翻出和那个画手妹子的聊天记录。

    妹子名字叫蔚蔚,是圈内比较有名的画手,偶尔也出cos。姜棠之所以认识她,其实是因为她在微博上主动勾搭。因为都是c市人又都在b市上大学,就这样线下面基熟了起来。

    这个妹子还混电竞圈,是一位cs:go选手的死忠粉,不过她喜欢的那位选手已经退役了,姜棠也不了解很多。

    事实上,不管有不有名,这些世俗眼里的“网瘾少年”姜棠都不了解。

    鱼鱼蔚蔚:

    -棠棠你再考虑一下嘛~真的好玩的,超级多漂酿小姐姐。

    -我们可以住一起的,我酒店都定好了,超级方便!

    -考虑一下好不啦~

    是棠棠不是糖糖:好啦,我考虑一下。

    聊天记录还停留在上一次蔚蔚的劝说上。姜棠戳她:

    是棠棠不是糖糖:蔚蔚,我想好了,我想去cj。

    蔚蔚几乎秒回:

    鱼鱼蔚蔚:

    -真的吗!太好啦!约起约起!

    -机票定了没?酒店我都已经定好了,超近的非常方便,而且我们晚上还能去逛s市夜景哦。

    -而且我有熟人,超级棒的能去cj后台玩,超多sg小姐姐!

    -话说你为什么突然改变主意啦?你之前不是不愿意去的吗?

    是棠棠不是糖糖:

    -你知道kant吗?

    那边的蔚蔚突然兴奋,噼里啪啦打字:

    -我的天!棠棠你终于决定要进电竞圈了吗!

    -你也喜欢上kant酱了吗!

    -我们kant超级帅的,我整个人晕眩爆炸五体投地!

    姜棠还没来得及打字回她呢,她又噼里啪啦一顿输出:

    -我超级喜欢kant的!

    -因为ace是我们鱼鱼投资的嘛

    -然后我就知道kant酱了,他超强的不愧是我鱼鱼看中的选手!

    蔚蔚喜欢的那位cs:go选手叫“鱼鱼”。据说是靠一己之力将国内fps竞技带上世界舞台的大魔王,功勋选手,可惜已经退役了。

    姜棠有点无语。

    -我想去现场看kant。

    -ace战队在现场有活动。

    -挺喜欢他的吧。

    020

    蔚蔚:

    -呜呜呜其实去cj我是想看我们鱼鱼的。

    -不知道鱼鱼会不会跟着ace一起活动,虽然有点不可能

    -如果鱼鱼去的话整个场馆都要爆炸升天吧呜呜呜

    姜棠问:

    -那么夸张吗?

    -他不是已经退役了吗?

    她是真的不了解这些电竞圈的传奇人物。

    蔚蔚就开始跟她放彩虹屁:

    -呜呜呜我们鱼鱼当然有这么夸张

    -全世界枪法最好的选手90%在cs:go,他是cs:go最强的选手v社承认的top1,tga电竞大赏蝉联两届世界最佳选手

    -你不知道05年以后我们fps竞技就失落了是他一个人把中国fps带上世界舞台的呜呜呜

    -如果没有他的话pubg绝对不会这么火的你信不信

    -他就是世界fps第一人啊

    -如果他真的去cj的话我们说不定都挤不进场馆的

    -现场一定会踩踏的因为他实在是太棒了呜呜呜

    姜棠觉得蔚蔚简直跟邪教传教一样。

    -但我还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强的选手,你们要叫他

    -呃,鱼鱼?

    -噗

    -可爱啊

    -因为他叫周蔚,那个“蔚”念郁,四声

    -鱼鱼这个名字难道不可爱吗?啊?不可爱吗?

    -对了鱼鱼就是我们说的唯一k神,鱼鱼id是kalfka

    -其他人叫kant k神继承人,你懂我意思吗?

    姜棠懂了。

    她问:

    -那为什么ace人气不高啊

    -粉丝好像不多

    -这么厉害的选手投资的战队,没什么粉丝也不太像话吧

    蔚蔚电竞小百科:

    -啊

    -可能是因为ace刚组建吧

    -才两个月呢,线下比赛都没打过几场

    -你看他们赞助商啊,雷蛇,罗技,狗东,必胜客……全他妈是大财团啊,哪个没有成绩的战队有这种赞助商啊

    -而且主要是鱼鱼退役之后不喜欢曝光了

    -如果鱼鱼宣传的话你看看人气会怎么样

    姜棠心里想,原来我们kant待在一个这么好的地方啊。

    她居然莫名其妙就高兴起来。

    她跟蔚蔚讲:

    -好啦好啦谢谢科普啦

    -我可能会喜欢你们的鱼鱼的

    蔚蔚:

    -不好意思鱼鱼在我床上不准你喜欢他

    -女人都是大猪蹄子嘻嘻嘻

    -等等啊那你票定了没?酒店的话就和我一起睡吧我订的大床房

    -早就想睡你啦嘻嘻嘻

    -机票定了没和我定同一班吧怎么样

    姜棠折腾了一会儿,雷厉风行地定了cj的门票和机票。然后想了想,她搜了一下蔚蔚的男神。

    周蔚。

    百度几乎极尽溢美之词,获得的冠军荣耀向下拉都拉不到尽头,词条配图是周蔚披着国旗冲镜头笑的样子,清风朗月之入怀。

    周蔚年纪也不大,出道很早,年少成名,和kant那种孤独沉默的疏离感不同,他给人一种强大并充满希望的感觉。而且他的五官长相,不算上粉丝滤镜,都称得上是极其好看,让人想起夏天清朗的白桦树。尤其是眼睛轮廓,像那种秀丽的晚春桃花瓣。

    她发现,周蔚也万年不更新一条微博,但粉丝数量直逼娱乐圈当红偶像明星。

    姜棠完全相信蔚蔚的话了。如果周蔚没有退役的话他简直是整个电竞圈的男神吧?cj会被挤爆的吧?

    原来电竞圈最顶尖的选手,是这么荣耀的吗?

    我们kant也要加油,好不好?

    021

    *

    姜棠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脑海里的画面一时间跳到evilkant两把狙带她吃鸡,又跳到微信界面那个端正的昵称“kant”,然后开始发散联想cj现场。

    所以evilkant到底是不是kant?

    姜棠半夜没有睡着,第二天醒的时候脑子一片生疼。她慢吞吞拥着被子坐起来,摸索出床头的手机。

    已经十点多了。

    手机锁屏界面有一些未读微信。

    她的心跳突然漏了一下,耳朵里好像有海水漫灌,血液从管腔里呼啸而过,带来冥冥之中某种感应。

    她头抵着膝盖,打开微信。

    kant:

    -。

    -怎么说

    -我是kant

    这三条信息都是凌晨五点左右发的。

    姜棠脑子里一片浆糊。她觉得自己有点不太清醒,抓了抓头发,再摁亮手机屏幕,发现还是那句话:

    -我是kant

    果然是这样吗?

    那怎么回复?

    要回句什么啊?

    有没有参考答案啊?

    姜棠下了床,赤脚走到窗户旁边拉开窗帘。七月底早晨的阳光强烈,楼下一切植物散发着夏日的馥郁芬芳。

    万物让人愉悦,手机里的kant乱人心绪。

    回一句什么好。

    你好啊,我是姜棠,我很喜欢你的

    啊是kant吗我很喜欢你的!

    真的吗你是我很喜欢的选手呢

    姜棠在备忘录里打草稿,打来打去发现没变的只有“我很喜欢你”。她盯着备忘录上的黑字,慢慢停下打字的手,放空了大脑。

    女孩子不要太喜欢一个人。

    从小姜棠的妈妈就这么教导她。女孩子要自重,要自尊自爱,不要先喜欢别人,因为如果感情不被珍惜的话,就会难过。如果太敏感的话,经常会被喜欢的人伤害的。

    而且女孩子也要认清楚人心,不要到后面,发现喜欢错人了。

    可是怎么办呢。怎么办呢,突然就喜欢他了。

    他如果不喜欢我怎么呢?而且他看起来,那么孤独厌世,也不是什么温暖的太阳。

    姜棠下一瞬间就开始有点点难过。

    没错啊,男人天生就能让喜欢他的女孩子难过。

    她想了想,回复一条过去:

    -kant你好啊,我是你的粉丝的

    没想到kant居然秒回了。

    -我是你粉丝

    姜棠觉得自己有点没睡醒。她揉了揉眼睛,发现还是那几个寡淡的字:“我是你粉丝”。

    心脏不合时宜地乱跳起来,姜棠自己甚至都不知道为什么心跳过速。

    她平时和人聊天,从来不冷场的。所有人都夸的是情商高,温柔,会照顾人的想法,和她聊天最舒服。

    是没有遇到那个能让她手足无措的人。

    她又不知道该回复什么了,在打字框里写了删删了写,最后回过去一个小太阳笑脸。

    -真的吗?谢谢啦:)

    kant:

    -你直播我都会看

    -你如果想打游戏就叫我

    -昨天在倒时差有点累才下线

    姜棠想起他困倦到不行的声音。她的心脏一抽,那种很难过的情绪立刻从心房心涌向四肢百骸。

    她回答:

    -那你要好好休息呀

    -你今天早上五点钟就醒了啊

    -时差要好好倒呀,不然会不舒服的

    kant:

    -我知道

    -如果想打的话叫我

    -你今天晚上会直播吗

    姜棠想了想,问:

    -你想看我直播吗

    她问出口,又觉得不恰当,赶紧撤回了,回了一句:

    -应该会直播的,直播画画

    kant打字却比他说话要快得多:

    -想

    -想听你唱歌

    姜棠沉默了一下,说:

    -好

    -你想听什么,我晚上唱

    kant:

    -都可以

    -都好听

    姜棠捧着手机倒在床上,手机砸到她脸上。

    那种不知名的莫名其妙的难过瞬间被一扫而空。

    她感觉太幸福了,幸福到想尖叫出声,想唱歌,想画小黄图,想旋转跳跃永不停歇,想楼下跑圈跑一百个。

    她仰躺在床上,举着手机:

    -嗯嗯

    -/emoji小太阳笑脸

    她闭着眼睛把手机放在心口,笑容几乎都止不住。

    回味过后,她删删写写发了条朋友圈:

    想把我唱给你听

    谁能够代替你呢

    趁年轻尽情地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