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C11

    030

    帝都,ace战队基地内。

    “中国装电视台,装电视台,采访一下当事人kant酱,给……女主播送12w并且被带了大节奏,现在有什么感想?”

    每天练习aim hero和rank之间有短暂的休息时间,这段时间往往是其他人联合调戏kant的时候。

    kant一直盯着显示屏,手上动作不停,喉咙里滚出三个字:“别烦我。”

    “哈哈哈安详快看,这个帖子牛逼,我们kant有新代号了,太子殿下?”whyme和旁边机位的tranquil笑成一团,“破案了破案了,女主播是……呃,甘棠?”

    whyme:“咦,看不出来我们kant喜欢这种类型的小姐姐,啧,温柔会画画,文艺小清新哦。”

    经理pawer从外面推门进来,春风满面地宣布:“大家停一下啊,停一下,我们今天晚上放假,老大请客出去吃饭。”

    lline从机位上跳起来激动地往训练室门口看:“老大来了?”

    tranquil赶紧拾掇自己,紧张地耙了耙头发,又理了理衣服——握草,居然是睡衣,他有点僵硬。

    kant却很无所谓,手里练枪的动作没有受到丝毫干扰。练完一局,他才停下动作,取下耳机端正放回原位,坐在位置上默默想事情。

    关于女主播,12w和太子殿下这样的调侃,被老大请客的好消息冲淡。

    *

    china joy第一天,有粉丝凌晨就开始排队。早上十点开始入场之后,入场区简直人潮汹涌人头攒动人山人海人满为患。

    姜棠拉着蔚蔚,想让她小心不要磕着碰着了,但蔚蔚心大得不行,不仅窜来窜去,还开了户外直播。她做coser圈了一些粉,再加上cj本身就很受关注,她直播人气居然挺高。

    蔚蔚直播入场,拉着姜棠逛了好几个展台。

    索尼发布了新游戏,隔壁微软也不甘示弱;外星人展台showgirl小姐姐和alienware的跑马灯一样夺目。著名灯厂雷蛇甚至做了一把巨大的机械键盘来全面展示自己的美貌look。

    第一天的日程差不多就是主播见面会和宅舞表演,蔚蔚对试玩索尼展台的游戏兴趣更高一点。

    而姜棠,姜棠混在一群游戏粉里,感到格格不入。很多穿着cos服的小姐姐笑眯眯地跟周围的人合影,她站在人潮中,突然感到旷日持久的孤独。

    蔚蔚已经兴奋地消失在了索尼展厅里,姜棠一个人都不认识。

    接连逛两天,姜棠只有把兴趣全扑在游戏原画上。暴雪爸爸新出的游戏预告制作精美,ea的原画整整一面墙令人震撼,甚至手游,阴阳师和fgo,都好看到不行。

    姜棠是考虑过毕业之后去做原画师的。

    甚至有粉丝认出了姜棠。

    就在绝地求生展台前,一个男孩子犹犹豫豫地问她:“哎,是、是甘棠吗?”

    绝地求生展区宣传中规中矩,主要卖点还是游戏内部模型和周边商品,空投箱三级头一类。但他们请来的coser很出彩,cos的是枪娘——甚至有一位,cos了姜棠最出名的那一张awm拟人枪娘。

    是的,很久以前就有人联系过她,想要cos授权。姜棠当时毫不在意,随口就答应了。

    也就怪不得被粉丝认出来了,标志性的枪娘和她的作者在一起。

    031

    姜棠叠声答应:“是,是的。”

    那个男孩子就很激动:“哇,棠妹,我超喜欢你的,能,呃,能签个名吗?合个影行不行啊?……哇不行了,我太激动了,棠妹我真的很喜欢你,你的枪娘色纸我全都有买的,超级精致。”

    “……啊?”姜棠懵逼,“可是我没有色纸的贩售啊……”

    “什么?可是我在淘宝上买到了啊……”那个男孩子也懵逼了。

    “……”

    姜棠最后用5分钟给那个男孩子画了一个可爱q版,来安慰他不小心买到盗印色纸的失落和懵逼。那个男孩子非常羞赧:“不好意思啊棠妹,我……我不是故意买盗版的。你如果出立牌色纸明信片的话我一定买十套,好不好?”

    姜棠笑着给画面下面加一个小太阳笑脸:“好的呀,谢谢你。”

    晚上到了酒店里,姜棠打开淘宝,发现自己这样一个小透明画手居然有很多盗印图。

    盗印也就算了,那些她很珍惜地一张张熬夜签好名在漫展上送出去的海报,那些在温暖昏黄的光线下满怀心意画好的明信片,也有很多挂在闲鱼上贩售。

    那些珍贵心意,明码标价,童叟无欺地挂在网站上。

    姜棠有点心冷。

    如果不喜欢,放在书架上积灰就好,为什么……为什么要拿出来卖呢?卖的是作者的爱啊。

    她跟洗完澡出来擦头发的蔚蔚说起这件事。

    蔚蔚翻了个白眼:“你第一次知道盗版?棠棠你这么天真的吗?”

    “……真的吗?”她仰躺在床上看天花板,“原来做一个画手,也不能安静画自己的画吗?”

    “蔚蔚,我觉得被辜负了。”

    众生皆苦,甜甜的画手也不例外。

    被盗印这件事的直接后果是,姜棠半夜没睡着,在床上翻来覆去辗转反侧。第二天还是蔚蔚激动地叫醒她:“棠棠,今天去看kant啦!”

    姜棠从床上坐起来,把被子堆在身前,跟自己生闷气——起床气和昨晚没生完的气。

    生完气,当然还是要梳妆打扮自己。

    她从行李箱里抽出一条一字肩淑女风的连衣裙,上身比划了一下:“蔚蔚,好看吗?”

    对着镜子她自己否定了自己,又拿出一套牛仔look摊在床上。不满意,继续拿出其他裙子裤子。

    蔚蔚觉得她太夸张了:“……天哪,棠棠你带了这么多衣服?前两天怎么不见你这么打扮啊?今天也没什么特别的啊——咦?不会吧,是为了见kant酱?”

    姜棠问她:“我穿哪一套好看一点呀?”

    “kant肯定觉得你穿什么都好看,嘻嘻。”

    姜棠叹气:“别开玩笑……我真的,他不认识我的。我是他粉丝,他看我直播,我们只是这种关系。”

    虽然想要有进一步的关系。

    姜棠最后还是选了一套白衬衫配黑色百褶裙,领口的蝴蝶结从容优美,荷叶袖把手臂形状勾勒得精致动人。蔚蔚帮她梳好头发系好发带,红色缎带长长的一截飘飞在空中,她一搂黑发带动暗香盈盈。

    画了个淡妆,涂了温柔的珊瑚粉色口红,亭亭玉立就是一道亮丽风景。

    “哇棠棠你超级迷人的,你真的不考虑来做coser吗?——我是你男票的话,我会被你迷死的。我是说,如果我是kant的话。”

    “出门了。就你爱说话。”

    032

    china joy第三天,也是第一个休息日。昨天晚上下了点点雨,天气预报忧心忡忡地预测第十三号台风“贝壳”即将登陆s市,带来一波强降水。但是早晨起来,s市还是明媚的好天气,空气清新干净,在展览场馆里待着很舒服。

    参展人数比前两天更多几筹。

    各大电子竞技战队几乎都在今天给展商站台。比如著名的绝地求生第一流量战队dct,今天就有三星的活动。

    dct的队长陆京墨,id mystery,所有人都叫他梦帅。他的人气几乎逼近没退役时候的传奇k神周蔚。dct其他三位选手,各自拥趸也极多,fire火火,tze天泽和catt猫神,都是高人气选手。

    京墨是一种药材,味辛,性温。

    dct原来也是cs:go战队,首发五人,老队长退役之后只剩四人,他们干脆就转了pubg项目。

    他们的老队长就是,周蔚。

    可想而知这支战队的人气。

    人气高嘛,选手在活动之前自己逛个展都要偷偷摸摸鬼鬼祟祟,戴齐帽子口罩像做贼。

    说的就是梦梦。

    是蔚蔚眼尖,一眼就看见三星展厅里戴着大黑口罩到处乱逛的梦帅。梦帅做贼技术不好,口罩居然还是dct战队周边。

    蔚蔚当时就疾奔过去,凑到梦帅面前压低声音鬼鬼祟祟问:“……是梦帅吗?啊!是梦帅吗?”

    梦帅很上道地配合她压低声音:“……是,人多,风紧扯呼,过来说话。”

    蔚蔚兴奋地拉过姜棠,一起到展厅角落没人的地方去:“梦帅,我超级喜欢你的,能签个名吗?合个影行不行?”

    梦帅无奈,不敢摘口罩,声音闷闷的:“那个,签名可以,合影的话如果你不介意我戴口罩……”

    签了个名,梦帅笑眯眯地问站在一旁的姜棠:“你要不要?”

    姜棠……

    呃,姜棠不太认识他。

    蔚蔚已经很自来熟地跟梦帅聊起来了:“梦帅你一个人看展啊?你们待会儿是不是有三星的活动?”

    “不是一个人,我等我朋友。”梦帅从角落里往外头望,目光逡巡一回合,瞬间定位到了他的朋友,“他在——在抓娃娃。”

    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姜棠眼前拥挤的人潮好像一瞬间蒸发消失,一切暴裂无声。

    耳边热闹的人声瞬间静寂如谜,世界好像沉入海底,而那个拎着胖胖的熊猫玩偶向这边走来的人,就好像深水里的荧蓝光线。

    姜棠的脑海里一瞬间浮现的是夜间广阔的海面,月光冰冷清凉,波光粼粼碎影流金,空气里浮动着话梅和樱桃酸甜的香气。

    世界退化成黑白电影,唯有那一抹幽蓝的彩色楚楚动人。

    是kant。

    kant低着头匆匆走路,他太高了,看谁都低着头。一件简单的深蓝t恤显得他肩胛骨薄而且凛冽,肩头瘦削磊落,有种逼人的少年感。他表情还是那样——

    不管面对谁,都是那样,没有表情一脸帝王式冷漠困倦的样子。

    如果不是还拎着一只胖熊猫,他简直要让所有人相信他是真的冷漠孤高了。

    他穿行人潮径直往这个角落里走来。

    姜棠能听见自己心跳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