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C14

    039

    梦帅不再继续趴在盘风口了。

    他开始积极走位,半蹲站立趴下后仰前俯,手指在键盘上跳跃不停,眼睛仍然集中注意着楼里kant的走位。

    两个人都有掩体,没有地理位置优势区别。对狙就拼真实力。

    梦帅抬起98k试探着开了一枪,没有击中。kant如法炮制,762mm子弹也被梦帅轻松躲过。

    两个人你来我往,硬生生把一个射击游戏变成了回合制游戏。

    终于,梦帅不小心卖了个破绽,走位太过风骚身体探出了盘风口的位置,被kant抓住机会,一枪击中身体。

    梦帅赶紧缩回去打急救包,却发现自己的护甲掉了至少一半耐久。他动了动嘴唇想说骚话,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会翻车。

    操,阿樾这么认真。

    他打好包,趴下用肉眼观察蓝白高楼的情形。楼里那个戴着二级头的人影还在窗口卡着位置,看得见打不着。梦帅竖起枪口,有点烦躁。

    突然,那个头稍微挪动了一下。

    终于让我找到你了。梦帅几乎爆发出最快的手速,使出了他的招牌瞬狙。

    砰,来自高处的762命中。

    与此同时,他的头上也冒出一蓬血花。

    他自己竟然也被击倒。

    是蓝楼楼顶的枪。梦帅一瞬间反应过来。

    楼里露头的那个人根本不是kant。趁着打急救包,kant悄悄挪了位置,从旁边上了楼顶。

    操,还演我,真尼玛阴。

    一波神仙对狙,导播再一次慢放两边的操作。可以看见梦帅这边,那个人头挪动的瞬间他的准心就已经稳稳跟上。慢镜头才能看见他确实开了瞄准镜,但过程极其短暂,一闪而过在一般人看来,就跟没有开镜一样。

    招牌瞬狙,必杀。

    而kant,趴在蓝楼楼顶边缘,把自己整个身体都隐藏了起来,直到他察觉到梦帅半蹲开枪瞬狙的动作。

    在梦帅半蹲起来探头开镜的那一瞬间,他的枪口也稳稳地对准了梦帅的头。从头盔在镜头里出现到准星对上,前后时间差不过05秒,吃瓜群众甚至觉得,就是同时。

    弹幕刷起来:

    dct_mystery 使用 kar98k 爆头击倒 meow555

    ace_kant 使用 kar98k 爆头击倒 dct_mystery

    姜棠很听话地卡着二楼窗口的位置观察四周,与世无争淡泊世事,直到系统跳了一条击倒提示。她惊讶地瞪大眼睛,问梦帅:“能不能扶你?”

    梦帅蜷在盘风口下面,kant没有办法补枪。

    但说实话,也救不了。姜棠根本没办法上楼顶,一上楼顶就会被狙。就算能顺利到达盘风口,扶人也需要半蹲身体,会露出一个头皮给对面。封烟救人的话,对面只需要□□一排横扫过来,两个人就都会完蛋。

    梦帅就操|了一声,调戏kant不成反而翻车了。

    他的血量飞速下降,姜棠急了,说:“我来扶你!”

    梦帅沉声说:“救不了了,你藏好。”

    “啊?什么?”

    梦帅在楼顶变成了一个孤独的盒子,他笑骂一声:“阿樾真的是我的傻儿子,打这么认真。”

    不远处kant好像意识到他在说什么,从电脑前回过头看了他一眼,几乎扯出一个冷笑。

    带妹界耻辱梦帅只能ob姜棠的视角。姜棠还卡在二楼窗下。

    梦帅一瞬间就意识到不对劲。

    他再仔细看了一下自己ob的姜棠视角,自言自语小声“卧|槽”了一句,对姜棠说:“妹子,你这个位置不对吧——你没卡好,对面能看见你的头皮的!”

    他有点迷茫:“为什么这么久阿樾都没打你?”

    “……握草,”他反应过来,“这么浪漫的吗?阿樾这个禽兽,存心放水。”

    “刚才其实妹子你可以救我的,他居然不打你。”

    姜棠的脸一瞬间红了。

    040

    梦帅“啧啧”痛骂kant的行为之后,跟姜棠说:“只剩你一个人了……没关系你别怕。阿樾不打你——搞不好,你还可以悄悄跟着他们进圈,他还会保护你。你什么都不用怕了。”

    “不过妹子你跟我说实话啊,你是什么时候跟我们阿樾勾搭上的?他明明天天在基地里,基地那只猫都是公的啊……”

    姜棠被他说得满脸通红:“没有,不是你想的那样……”

    梦帅很骚地指挥姜棠从卡位置的窗户下站起来,让她径直从阳台处跳下楼去。

    导播还ob着kant的视角。直播间观众都能看见姜棠在他的瞄准镜里走路,但他没有任何要开枪的迹象。

    倒是他的队友小姐姐扫了姜棠一梭子,枪法不好只扫中一枪。

    梦帅往kant的位置看。kant皱了皱眉,动了动嘴唇对队友说了句什么。

    是“别打她”。

    队友小姐姐睁大了眼睛,表情有点委屈。

    梦帅指挥姜棠不远不近地跟着kant。

    他自有一套歪理:“跟着他们进圈。前面有人的话他会清人,你根本不会遇到任何来自前面的危险。如果后面摸来人了?没事,我们能苟住。而且你看这圈刷的,个个都是天谴圈,屁股后面就是毒,后面哪里会有人。”

    不对,后面真的会有人。

    姜棠听着梦帅的指挥苟在一处房区里,kant就在不远处的高点房区架着枪观察。然后姜棠身后的毒圈里,真的摸来了一队人。

    姜棠躲在房区里,耳机里是一阵摩擦着石板的脚步声。

    然后就是猛然爆开的枪声,在耳膜上沉闷地震荡。

    “ace_kant 使用 m24 爆头击倒 seeyouagain”

    有人被击倒。那人的队友慌不择路跳进最近的房区,姜棠黑洞洞的枪口准确对上他的脑袋,砰砰砰。

    candiedginger 使用 m416 杀死了 withoutyou

    首杀。

    开了一枪,姜棠手还有点抖,只能缓慢平复着过于激烈的心跳。

    射击游戏,玩的就是开枪那一瞬间的快感。

    后面的转移进圈没有什么波折,姜棠始终不远不近地缀在kant和他队友身后。他和前面的人不断爆发激烈的枪战,但屏幕右上角从来没有跳出过有人“击倒ace_kant”这样的消息。

    倒是他的队友小姐姐,走位离他稍微远了一点,被老阴比两枪打头,然后瞬间补刀淘汰了。

    他赶过去收掉老阴比的命替队友报仇,弹幕开始幸灾乐祸地刷起来:

    一路走到决赛圈。